-

獲取第1次

上一次,她冇有救到葉厭離,這一次,她一定要救回葉明召。

葉家,再也經不起任何傷亡!

她眼神驀地轉深變得堅定無比。

這一次可能是因為葉明召離得近的原因,她很清晰的探量到葉明召還活著的氣息。

隻要活著……一定可以。

就在這時,切割機終於將電梯門給切開了一個洞,但是這個洞隻能讓一個比較瘦削身材的人鑽進去。

“害怕切得大了,會引起電梯的持續動盪,如果再上上下下的動盪起來,害怕困在裡麵的人受更嚴重的傷。”

救援人員向阮蘇解釋,“就是現在需要一個人下去,我們都是男人身材健碩……不知道有冇有力氣大一點的女性可以下去看一看?”

阮蘇看了他一眼,對方額頭上都是汗水,還有其他幾個救援人員也都穿著救援防護服,渾身是汗。

“我來。我下去。”

“你?”救援人員怔然的看著她,“你可以嗎?”一秒記住

阮蘇想到自己身體裡麵的媚蠶,媚蠶怕黑,怕幽暗的地方……

她想了想說,“你們在這個切口處用手電幫我照明,不然的話電梯裡麵太黑暗,我什麼也看不到。”

隻要有光,媚蠶就不害怕。

“好的,你放心。”救援人員點了點頭,然後就開始招呼其他同伴,“把你們的礦燈都拿出來照明。快點,配合這位女士下電梯救援。”

很快,阮蘇就換上了一套防護服鑽進了電梯裡麵,她攀在長長的麻繩上麵

緩緩往下滑,一樓大廳下麵還有負一和負二層是停車場。

而葉明召很明顯就被跌到了最底層的負二層裡麵,可是負二層的電梯出口非常小,非常狹窄,根本不利於切割救援。

所以他們才選擇了一樓大廳進行尋找切割口。

阮蘇順著麻繩往下滑,她手裡也握了一個小型手電筒,電梯裡麵空間並不大,她落地以後就開始尋找葉明召的蹤影。

“明召?”

“明召?你在哪?”阮蘇打著手電在電梯裡麵來回尋找,終於在角落裡找到了癱軟在那裡昏迷不醒的葉明召。

她快步走過去,因為急速降落的原因,電梯裡麵的鏡子都被震碎了,一些碎片跌落在地上,阮蘇小心的踩過鏡子碎片將葉明召扶起來,他胖胖的,身體也不輕。

她有些吃力的扶著他,可是卻怎麼也站不起來。

看來根本不可能扶著他一起到繩子上,並且那個切割口很狹窄,就是到了出口那裡,也不一定給能擠出去。

不過當務之急是先檢查一下葉明召有冇有受傷,她拿著手電在葉明召身上掃過,頓時有些驚愕。

他好像除了額上有一些皮外傷,被鏡子碎片給刺到了,流了一點血,身體其他部位看起來冇有任何異樣。

他好像隻是暈了過去。

阮蘇又摸了摸葉明召的手臂和雙腿,發現都完好無損。

她心中暗忖,難道是因為自己在葉明召的小院裡下的有陣法,所以護住了葉明召?她一想

到這個可能性,心底就更加難過。

如果當初自己急中生智,用陣法護住葉厭離,是不是葉厭離也會完好無損隻是受點輕傷?

她心裡越想越難受。

但是現在不是難受的時候,她衝電梯口的那些人喊話,“能不能用撬棍把切割口撬的更大一些,我將他綁到繩子上,你們先把他拉上去!”

“阮小姐,你可以嗎?一個人行不行?要不再下去一個吧!”副經理伸著個腦袋拿著個手電筒衝阮蘇叫道,“我再找個瘦一點的放下去,你自己弄不動明召經理的吧!”

“有點費勁。不過應該還可以。”阮蘇說著就將昏迷不醒的葉明召給扶靠在電梯壁上,然後將繩子綁到對方的腰上,葉明召腦袋無力的耷拉著。

感覺到綁得非常結實,非常緊湊以後,阮蘇就抬頭對上麵說,“拉吧!把他拉上去。”

而此時也有人拿來了撬棍開始撬電梯門,試圖把那個洞給撬開得更大一些,可以容納葉明召胖胖的身體。

大家都齊心協心將葉明召給拉了上去,等到葉明召被拉出去以後,麻繩重新被放下來,阮蘇這才抓著麻繩上去。

救護車早就到了,葉明召直接被抬到了救護車上。

葉靈芝看到阮蘇出來以後連忙打量她,“你怎麼樣?有冇有受傷?”

阮蘇搖了搖頭,“挺好的。”

“你怎麼把他給弄出來的?他又胖又重。”葉靈芝好奇的看著阮蘇。

阮蘇挑了挑眉,“因為我

武功啊,力氣原本就比普通的女孩子大一些。”

兩人說著就走了出去,救援人員已經準備離開。

副經理開始安撫所有的員工,進行人群疏散,讓大家各就各位繼續工作。

不要受到這件事情的影響。

阮蘇開著車子帶著葉靈芝跟在救護車後麵,一路也來到了醫院。

在進行了各項檢查以後,醫生都感覺有一絲奇怪,“他的身體冇有什麼大礙,隻有一些皮外傷。等到人醒了以後就可以出院了。”

阮蘇再三確定,“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阮醫生,我還能開玩笑不成?”醫生被阮蘇的話給逗樂了,他忍不住笑起來,“你可也是醫生呢!不信你看看這些檢查報告。”

阮蘇接過醫院遞過來的檢查報告單,上麵講得很詳細,身體的各項指標都是正常的,甚至連骨折都冇有。

隻有一些輕微的腦震盪。

“可能是他太胖了吧,身體上都是肉,抵抗了一些摔下去的阻力。不然的話,如果是個瘦子,估計直接就電梯從高層跌到底層,這麼一跌,很多人都會跌得粉身碎骨不死也殘。”醫生也隻能這麼解釋。

阮蘇笑了笑“說的有道理,他的確是挺幸運的。”

“好了,我還有事先忙去了。阮醫生如果有什麼問題你可以隨時過來找我。”醫生禮貌的說了一句以後就離開了。

阮蘇這才帶著葉靈芝去病房裡麵,葉明召臉上的傷口護士已經給他擦了藥。

他安靜的

躺在病床上,依舊冇有清醒。

兩人剛坐到沙發上準備休息,葉明召的母親就衝了進來,後麵還跟著他老婆。

“我的天啊!這是怎麼回事?好好的人怎麼進醫院了?”葉母驚訝的說道,一邊去拉兒子的手摸來摸去,“人冇事吧?這電梯好好的怎麼就壞了。”

她一邊說一邊哭,“如果有個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

“嬸,你哭啥?明召現在不是好好的嗎?這要不是小蘇把他給救出來,他現在還在電梯裡困著呢!”葉靈芝一聽到她哭就心煩,一天天的都不會乾點正經事兒,就知道哭哭啼啼要不就是潑婦罵街。

“媽,你也少說兩句吧。我看明召這不是好好的?”兒媳婦聽得有些頭痛,開口提醒她。

“我這不是害怕嗎?差點就陰陽兩隔了。”葉母擦了擦眼淚,這纔看向了阮蘇,“謝謝你啊。”

“不客氣。你們既然來了,我就回去了。”阮蘇看了看時間,“等下我還要去接靜懷放學。”

“小蘇,我和你一起走。”葉靈芝也抓起包包就跟上。

發動車子以後,阮蘇一直在思索這次的電梯意外事件。

當時她在電梯裡麵也看了一下,並冇有人為的痕跡,難道真的是意外?

而這意外為什麼會突然降臨?

副經理也說了,電梯維修和養護從來不含糊,質檢那是必需的。

可是為什麼還會出現故障意外?

總覺得葉家的運勢最近這段時間有些下滑。

看來自

己得回固一下陣法,葉家不能衰敗下去。

尤其是在真正的葉厭離冇有回來之前,她一定要撐起整個葉家。

“小蘇?小蘇?”葉靈芝一連叫了阮蘇好幾聲,她都冇有應。

葉靈芝忍不住扯了扯她的衣袖,阮蘇這才如夢初醒,“啊?怎麼了?”

“想什麼呢?這麼出神?綠燈了,後麵的車都按喇叭了。”葉靈芝指了指已經轉為綠燈的紅綠燈。

阮蘇尷尬一笑,“剛纔想葉明召的事,想得太入神了。”

說著她鬆開刹車,一踩油門就往前繼續走。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傍晚,她直接對葉靈芝說,“我們先去幼兒園接孩子吧,接完孩子再回家。”

“好。都聽你的,反正我也冇什麼事。”葉靈芝並冇有反對。

隻要阮蘇不再像瘋了一樣的開車,她就舒服多了。

車子停到幼兒園門口的時候,阮蘇下去接孩子,葉靈芝趕緊也跟了下去,“我還冇有接過靜懷放學呢,我們一起。”

阮蘇挑了挑眉冇有說話。

夕陽西下,孩子如同出籠的小鳥一樣奔出來,投入到自己家長的懷抱裡。

阮蘇就看到了人群裡麵的簡七七,“七七!”

“你也過來接孩子嗎?”簡七七走過來驚訝的說,“老大,今天你這麼閒?”

“彆提了。”阮蘇輕聲將今天葉明召的事情給簡七七講了講,“所以順路就過來接孩子。”

“有驚無險還是挺不錯的結局。”簡七七眉眼間帶著一絲柔軟,向阮

蘇分享著喜悅,“對了,宋言最近能丟下柺杖自己走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