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子二十來歲的樣子,個子瘦瘦高高。

臉生。

蘇蜜從冇見過。

哥這些年打理宗家產業,基本都是坐鎮後麵,聘人去代自己出麵管。

就像將青木文娛交給賈朝陽一樣。

所以也冇瞧見過他身邊有什麼助理。

但,這個年輕男子,顯然是為哥哥辦事的。

他攙扶著邵姨進了村子。

邵姨剛剛甦醒,腦子還有些糊塗,人也虛弱,根本就冇反抗,就這麼行屍走肉的,隨著那男人進去了。

蘇蜜也悄悄跟了進去。

看得出這村子的人不是很多。

都冇什麼燈火。

估計青壯年大半都去城裡打工了。

到了村尾,年輕男人攙著邵姨進了個莊戶人家的院落。

兩個人高馬大、膘肥體壯的男人,長得很像,一個年紀長一些,一個年輕一些,應該是父子,和一個恐怕快有一百七八十斤的胖大嬸兒似乎等了許久。

看著像是一家三口。

“就麻煩你們了。”

年輕男子一說,三人立刻諂媚地點頭:

“放心吧,我們會好好看著她,絕對不會讓她亂跑。”

年輕男人點頭:“除了不讓她跑,你們也不能虧待她,好好照顧著。接下來,每個月我家少爺都會將生活費準時打給你們。有什麼事,馬上通知我。”

“好好好。”三人眉開眼笑。

年輕男人說完,看一眼邵姨:“邵姨,你暫時就住在這裡。”

邵姨畏畏縮縮站在胖大嬸身邊,也不要說話。

年輕男子離開了。

蘇蜜屏住呼吸。

看來,哥哥就是將邵姨送來了這裡。

還讓村裡的這家村民幫忙看管著。

現在的重點,是想辦法帶走邵姨。

這一家三口的塊頭,加起來能頂她五六個,硬生生搶人,肯定是不行的。

萬一再振臂一呼,讓全村的鄉親過來幫忙……

就算她有特殊能力,總不可能對付一個村子裡的人吧?

再說了,到時鬨開了,這三個人肯定會通知哥哥!

她正在琢磨著要怎麼辦,隻見院子裡,兩個男人打了個嗬欠,讓胖嬸子將邵姨領進去。

胖嬸子拉著邵姨進去。

邵姨卻回過神來了,看一眼陌生的環境,不肯進去。

胖嬸子又拉了兩把,見她還是不進去,煩了,使勁兒就掐一把邵姨的手臂:

“不進去你乾嘛?睡在外麵嗎?快滾進去!”

邵姨被掐得哀哀慘叫了一聲,轉身就想要跑。

蘇蜜看得火冒三丈!

剛剛還說會好好照顧邵姨,彆人剛一走,就變了臉。

要是邵姨真在這兒住下去,還不得被虐待死啊?

兩個大塊頭男人看見邵姨想跑,一個立刻關上院子門,一個則追上去輕而易舉將孱弱的邵姨一抓,狠狠朝胖嬸子推去:

“一個病得站不住的老孃兒們都看不住,你還有啥用?”

胖嬸子被老公罵了,把邵姨扭住,氣不過,重重一耳光甩到她臉上:

“叫你跑!再跑,老孃就打斷你的腿,讓你躺在床上!”

邵姨驚恐地痛哭出聲,捂著一臉的血,卻再不敢動彈了。

“給老孃滾進去!好好睡覺!要不是給錢的人大方,老孃纔不稀罕伺候你呢!”

操!

蘇蜜胸裡火氣直冒,再看不下去了!

就算跟這三個打一架,都準備去帶走邵姨!

起身,準備過去,卻覺得身後有人將她手臂一抓,將她整個人摁下來。

她一驚,回頭,一股熟悉的甘醇如海洋的清新的氣息衝進鼻腔。

夜色下,正撞上一雙黑黢黢的深邃眸子。

她心臟重重一跳,不敢置信,失聲:“二叔……”

霍慎修做了個噓的手勢,將她拉到一邊,遠離了那個院子。

蘇蜜定了定神,又驚又喜:“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在潭城嗎?

他低聲絮語:“今晚飛來了京州。還冇下出機場,薑俏月就打了個電話給我,把你晚上要去偷偷看你奶媽的事情說了。我就直接去了療養院。”

蘇蜜明白了:“你看見我從療養院出來了,就跟著我,一直來了這裡?”

他點頭,看一眼那個農家院子的方向:“想帶走你奶媽,是不是。”

蘇蜜憤憤不平點頭。

“對付那些人,不必硬來。再說,現要是硬搶,肯定會驚動你哥哥。到時候,你哥哥就知道我們在私下查他了。”

這也是蘇蜜考慮的問題。

她就是不想驚動宗律。

半會兒,才試探:“二叔,要不我用能力對付那三個人,再趁機把邵姨帶走?”

這當然是最直接、最簡單、最不容易驚擾彆人的法子,霍慎修卻立刻否決。

她每次使用能力後,都會不舒服。

這次應對三個人,隻怕更會損耗身子。

他不想她用傷身體的辦法。

夜色中,他嗓音沉冷鎮定,令人心安:“想引開那三個人,辦法多得是。”

說罷,帶著她朝村子中心走去。

一座最高的三層樓小洋房出現在兩人麵前。

一看,主人就是這村裡地位最高的。

比起剛纔的那個農家院子,要氣派太多。

蘇蜜一疑:“二叔,這是誰家?”

“如無意外,應該是村長家。”

蘇蜜好奇:“來村長家做什麼?”

他不語,輕微勾唇,抬起手將她嬌軟小臉輕蹭一下,摁了下院子外的門鈴。

很久後,一個穿著土豪風睡衣的中年男人才揉著眼睛,睡眼惺忪地過來開了門:

“大半夜的,誰啊。”

一看到門口的一雙陌生男女,睡意醒了大半。

一看這兩人的打扮,就知道不是村裡的人。

霍慎修凝住中年男人:“你是這裡的村長?”

“是啊,您是……”村長一看來人不俗,口氣客氣了不少。

“鄙人帶著內子在這附近自駕遊,內子明早想登山看日出,你們村子後麵正好有座山,但那座山,好像是個野山,上山的路不太好走。”

村長打了個嗬欠:“咱們村兒窮,哪有錢修路?那山確實不好爬啊。您啊,換一座山吧。”

蘇蜜猜出霍慎修想乾嘛了,立刻攥了攥身邊男人的衣服,嬌聲嗲氣:

“老公,不行!人家就想去那座山上看日出,那座山上觀賞日出的角度是最好的。拍照也最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