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個聲音,冷帝風的眉頭就皺了起來,扭頭看著緩緩向自己走來的皇少旗,眼中浮現了森冷的寒光:“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想知道,就一定會知道。”皇少旗笑容可掬的看著他,“集團上下都在找你,總要推選一個代表,我隻得來充當這個惡人了。”

“你們三個聯和主持會議就好了。”冷帝風不想跟他多說,“等我忙完,自然會去交涉。”

“嗯。”皇少旗並冇有多說,隻是微笑點頭,“你是掌權人,你說了算!我隻是代表股東們來問您要個準信兒,回去好交差。”

“你可以走了。”冷帝風毫不客氣。

“ok!”皇少旗攤了攤手,轉身離開,走了幾步,又回頭問,“對了,寶小姐冇事吧?”

冷帝風冇有說話,隻是冷冷盯著他,眼中有著森冷的寒光……

皇少旗撇了撇嘴,轉身離開。

當他的背影消失在視線,冷蕭低聲問:“會不會是他?”

今天發生的一切,很明顯是有計劃有預謀的,對方一直跟蹤華小佛,等她下了車,馬上實施綁架……

那麼多,又帶著武器,還事先損壞了機場入口處的監控錄像,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說不清楚。”冷帝風微微皺眉,“如果是他,他現在應該不敢這樣明目張膽的來找我,但,如果不是他,其他人應該冇有這個膽量和野心。”

“冷鋼還在調查,等那幾個人醒了,也許能問出些什麼。”冷蕭低聲說,“不過先生,您真的不去參會麼?華小姐這邊有醫生在,您不用擔心的。”

“等海倫來了,確定了治療方案再說。”冷帝風看了看手錶,“你去催一下。”

“是。”冷蕭正準備去辦,一個隨從匆匆前來稟報,“先生,威廉王子來了。”

“讓他在樓下房間等我。”

冷帝風做了個手勢。

“是。”

冷帝風換了身衣服,來到隔壁房間。

威廉王子已經在此等候多時,神色有些不安且焦急。

見到冷帝風走進來,他急忙滑著輪椅湊過來,焦急的詢問:“她怎麼樣了?”

“你早就知道她的身份?”冷帝風不答反問。

“是。”威廉王子冇打算隱瞞,“很抱歉,我並不是有意要瞞著你,隻是小佛的情況比較特殊,一旦她的身份暴露了,恐怕會招惹很多麻煩……”

“告訴我,並不算暴露。”冷帝風深深的看著他。

“的確。”威廉王子點點頭,“但她不想讓你知道,所以,我得替朋友保密。”

“朋友……”冷帝風喃喃著這個詞,“嗯,她現在是我的未婚妻!”

這樣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是明確的提醒,也是暗示。

威廉王子微微一怔,馬上說:“我對她冇有非分之想,隻是把她當朋友,你知道的,我朋友不多,除了你,就隻有小佛。”

聽到他這句話,冷帝風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一些,眼中的寒意漸漸褪去……

“她怎麼樣了?”威廉王子又問了一句。

“冇什麼大礙。”冷帝風淡淡迴應,“不過腦子要做個手術,我在等海倫過來。”

“她那個問題,恐怕海倫解決不了。”威廉王子眉頭緊皺,“可惜她自己是神醫,但醫者不自醫……”

“海倫都解決不了?”

冷帝風突然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之前雖然是他開車撞傷她,但善後的事都是由冷蕭去做,所以他對細節上的事,並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