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羞辱!

**裸的羞辱!

“沈小姐,還有事嗎!?”

蘇明海咬牙切齒。

“有冇有事,蘇爺管得著嗎?”

沈雨琦不屑!

下一刻!

一道黑影,直接現身,頓時一股陰森的冷意,瀰漫全場!

嘶!

頃刻間!

蘇明海就感受到了窒息感!

好強!

至於蘇詩涵和劉春梅,直接是被這股冷意,凍結了意識般,愣在了原地,如同一具行屍走肉。

恍惚間。

蘇詩涵和劉春梅感覺自己置身於一處黑不見底的空間!

四周冷風呼嘯。

寒霜遍地。

“沈小姐,戰神縱使休妻,也不用咄咄相逼吧?”

危急關頭!

韓初雪走進彆墅。

頃刻間!

這股寒意驟退!

黑袍內的神秘人,露出了驚疑的神色,目光也隨即落在了韓初雪的身上。

修為差距,如同天壘...

可卻是能破開自己的氣息籠罩...

“韓初雪?”

沈雨琦冷笑了一聲。

在千道國時,她就在一份絕密檔案裡,看到了韓初雪的名字。

危險人物!

在千道忍部,被列為sss級。

而這種級彆的危險識彆,除了她韓初雪外,皆是‘諸神榜’的榜上之人。

據說是千道國部署在上京城的暗探碟網,給出的級彆堅定,權威十足。

沈雨琦依稀還記得,鬆下族長說過,當時忍部也覺得給韓初雪sss定級,太高了。

就派出了三位皇忍,去鳳迎樓求證。

結果...

那三位皇忍在進入鳳迎樓後,便冇有了任何的音訊...

也是通過這件事!

才坐實了她韓初雪的危險級彆...

不過...

自己這前腳剛到,她後腳就是來了,怕是這元門餘孽的身份,也是坐實了。

既和元門牽扯上關係...

秦昊又離開了京都...

“怎麼?”

“韓樓主,這是要替她蘇詩涵打抱不平?”

沈雨琦挑釁道:“可以啊,雖說阿昊辦的,有些倉促,可終究還是我的責任,讓他為了我,拋妻棄子...”

說著,沈雨琦就是將目光掃向蘇詩涵,歹毒道:“如果你能讓阿昊一直愛你,那我這一番深情,可就要付諸東流了...說起來...我還真要好好謝謝你蘇詩涵的慷慨!”

“這樣吧,今晚我請客,好好敬我丈夫前妻幾杯。”

“沈小姐!”

韓初雪上前,義憤填膺道:“這件事,是真是假,等戰神歸來,自有定奪,到時候,誰是小醜,顯而易見!”

“韓初雪!”

沈雨琦冷聲道:“你是在...”

不等沈雨琦開口,韓初雪就是賠笑道:“彆急,冇說你,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該難受和憤怒的應該是蘇小姐,纔對,沈小姐這是乾什麼?”

“牙尖嘴利!”

沈雨琦冷聲道:“當然了,我也不屑同你爭論,這女兒不爭氣,被人休了,做父母的也有責任,蘇爺,您說是吧?”

蘇明海痛苦的閉上雙眼!

若非那黑袍人的氣息一直壓製著蘇明海的憤怒!

怕是此刻!

蘇明海早就給沈雨琦雪白的脖頸扭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