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依舊燈火通明的內院第二座明鏡台。

不是因為那群新生所組成的十子同袍隊伍用了一日的時間橫掃了明鏡台十三座讓他們頓時間感受到了壓迫與威脅而無法在這深夜裡入眠,而是真的冇有睡意。

內院十七座明鏡台同榮共辱。

如今被一群剛入學的新生徹底洗牌,這無疑是讓他們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哪怕他們並冇有受到那群狂妄新生們的挑戰。

哪怕是受到挑戰也有百分之九十的信心能夠終結新生們在內院明鏡台的戰績。

可還是有種倍受屈辱的感覺。

書院內院之中千年以來都是流傳著一個不成文的習俗,內院明鏡台之中的老生們自然也知道這個習俗裡明鏡台的最終歸宿都終將是川字門徒一鳴驚人的墊腳石。

從今屆書院新生入學開始,他們就一直在暗中籌謀著如何打破這個不成文的習俗。所以纔會有紫竹林之中門神蕭靈童對新生的挑釁。

雖然明著說是針對所有新生,可是事實上不過是為了一探川字門新生洛長風的實力而已。

可是現在倒好,一直保持著高度警惕的明鏡台老生們非但冇有被打破這個千年習俗,卻還栽在了一群新生手中。

自書院開院以來,有哪一屆新生在入學數月之後便是擁有連勝內院十三座明鏡台的實力?

又有哪一屆新生在入學數月之後便能夠與號稱不動如山的第三座明鏡台十子同袍老生鬥個不相上下甚至還隱隱的強上幾分?

唯有這一屆!

“現在我們非但要保持巔峰狀態應對很可能在明日就到來的那群新生的挑戰,還要時刻警惕著忘情川的動靜,說不定今夜回到房間就能發現那封神出鬼冇的戰書。”

懸在夜空下的第二座明鏡台小院落裡,一名年輕的女學生將石桌上的杯子紛紛倒滿了滾燙的茶水,順便端起了一杯緊握在手中暖手說道。

這年輕女子看起來很乾淨。

她的眉很細,眉間卻有些寬。

她的雙眼並不是很大,也不是人見人愛的雙眼皮,但笑起來會彎成月牙般迷人。

她不是櫻桃小口,她的唇有些薄。

她臉頰有兩點不是那麼容易察覺的梨渦。

她的五官單獨看起來冇有一處出眾的地方,但拚湊在那張乾淨的臉上卻是顯得剛剛好。

剛剛好看!

剛剛好迷人!

所以她從不濃妝。

她隻是淡抹。

她穿著一身乾淨的紅裙。

並冇有太多的裝飾,卻有一種獨特的氣質與溫暖。

她姓易,名為紅妝。

她叫易紅妝。

由於她的溫柔體貼善解人意,在內院第二座明鏡台中,師兄弟都喜歡叫她紅娘。

“其實也無須太過於擔心。那群新生在與第三座明鏡台的一戰之中耗損極大,而且勝負各半。如果閻璽師兄守在第三座明鏡台的話,新生不一定有機會能夠獲勝。由此看來,他們的實力最多也就與第三座明鏡台持平,想要勝過我們恐怕有些難!”

“三師弟可彆忘了,新生們可是連續挑戰了十二座明鏡台。換句話說,他們是在極度疲憊與耗損狀態下與第三座明鏡台的師兄弟們打了個不相上下而且還險勝。如果若是讓他們養精蓄銳恢複了狀態,我們未必能夠輕鬆應對。”

一道粗重的聲音從院落外傳來。

這聲音很熟悉,但卻像是少了些氣,聽起來冇有平常那種自信與踏實的感覺,倒更像是受了傷之後的表現。

易紅妝與其餘人等望向門處,行者拖著虛弱的身體咳了幾聲走了進來。

“師兄。”

“行者師兄,你受傷了?”

“小傷而已。”

正廳之內,諸位同袍手足攙扶著行者坐下。

易紅妝頗通醫術,手搭在行者脈搏之處仔細檢視了看,頗為驚訝的說道:“師兄這是被刀意所傷?”

眾人一陣沉默。

行者乃是第二座明鏡台十子同袍之首,又是行字門徒。

無論是體魄強橫程度還是戰鬥力都非一般同境界修行者可比擬,怎麼會在書院之中受瞭如此厲害的刀傷?

難道內院之中還有從不顯山不露水的存在麼?

“確實是刀意。說起來有些慚愧,我堂堂行者竟然連還手的餘地都冇有。”行者歎息自嘲說道。

“難道是他?是小師叔祖?”三師弟驚疑說道。

他口中所指的小師叔祖並不是洛長風。

在洛長風入學之前,書院忘情川裡隻有一位小師叔祖。

剛好那位小師叔祖與刀癡前輩是忘年之交,所以他也修刀,據說是刀癡前輩的刀。

他說的是皇甫毅。

“不可能。他的實力已經遠遠的超過了我們,自從那次出手洗牌明鏡台之後,就再也冇有見他在書院裡動過手,如今怎麼會以大欺小?”易紅妝搖了搖頭說道。

“的確不是他!是他的師弟!”

行者苦笑著。

然後他將紫竹林之中的那一戰一字不漏的敘述了一遍。

無論是洛長風的刀,還是他和閻璽二人的慘敗,他都認真的敘述了一遍。

房間裡被沉默侵襲。

彷彿一時間外麵的世界也被黑夜侵襲。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明鏡台懸於半空距離那山道還有著一段懸梯距離的緣故,四下裡竟然安靜地聽不到一點兒聲音。

也不知道那原本屬於寒冬的聲音是被夜色吞冇,還是被厚厚的大雪吞噬。

他們原本以為當下對內院明鏡台最具威脅的人是那剛剛戰勝第三座明鏡台的新生們,而卻冇有將洛長風當做一回事。

因為有關川字門徒的挑戰,停留在第九座明鏡台裡。

並且已經銷聲匿跡了一個月冇有音訊。

按道理說,想要威脅到第二座明鏡台還需要些時日。

但怎麼也想不到,這一切發生的這麼突然。

讓行者師兄都毫無還手之力的刀,到底是怎樣的刀?

凝重壓抑的氣氛被一陣不急不緩的敲門聲打破。

眾人的視線望向院落小門。

易紅妝走了出來,打開了小門。

門前是一名看似書生的少年。

少年穿著黑色書院院服,腰間佩戴著血色的菩提。

少年的身後有許多人。

許多年輕的學子。

看起來像極了同一屆的新生。

這群新生無一例外都是身穿黑色的書院院服。

易紅妝看著這群少年,彷彿想起了自己那件許久不曾穿著的同樣的院服。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