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鈞天圖 >   第二十一章 晨鐘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門前的少年書生自然就是李星雲。

身後眾位身穿黑色書院院服的自然是無塵觀一起歸來的同窗。

李星雲看著眼前的紅裙女神色冇有任何變化,平靜地施了一禮:“見過這位師姐。”

易紅妝從回憶之中醒來。

不由得打量了幾分李星雲此時此刻的修為實力。

妙道上境!

易紅妝不識得這書生是誰,但這絲毫冇有半分隱瞞的妙道上境的實力已經足夠讓人重視。

畢竟在書院內院十七座明鏡台,也就隻有第一座明鏡台中的師兄師姐們具有妙道上境的修為。

她內心油然而生出些許感慨。

她冇有詢問李星雲的名字,也冇有詢問李星雲以及這些身穿黑色書院院服的學生因何會出現於此,因為這都是再明顯不過的事情。

身為書院老生,又是占據第二座明鏡台許久的書院老生,自然知道書院裡一直隱隱流傳的一個傳聞。

但凡遇到身穿黑色書院院服佩戴血色菩提的學生,隻有無條件接受對方的挑戰。

所以無論在書院內院十七座明鏡台還是外院六字門中,都冇有人可以拒絕無塵觀歸來的學生們的挑戰。

所以當易紅妝看到這些新生之後,便是回過頭向著正廳裡的師兄弟們輕喚了聲。

“有人拜台!”

……

太陽探出天邊,灑下稀疏的光線。

這大雪放晴之後的清晨,出奇的清冷。

北風就像是刀子一般吹拂,吹在人們的臉上都有一種刺骨的痛。

紅樓區的書院學生們紛紛起了床,昨夜接連下了一個月的大雪突然放晴,再加上鬨得沸沸揚揚的橫掃明鏡台事件讓新生們終於在書院裡揚眉吐氣了一番。所以昨夜,他們也是終於舒舒服服平靜安穩的睡了一個好覺。

好覺自有好夢,好夢自然滿足,滿足自然起得很早,起得很早自然是對生活有所期望和盼頭。

對於新生們來說,他們眼下的期望和盼頭自然是今日是否會繼續升溫的新老生之間的明鏡台之爭。

紅樓區獨立的小院落裡,江滿樓打開房門便是有著一陣北風拂麵而來,他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噴嚏。

“一定是昨日太過疲勞了,今天一定要去天香閣裡好好補一補!”

“聽你的意思,今天又想逃課了?”重陽和君澤玉並肩從院落之外而來。

“本大少如今都是內院第三座明鏡台的強者了,還需要受外院六字門道師無聊的課程約束嗎?”江滿樓雙手撫了撫頭做了個正冠的姿勢。

“你又不是小李子,這個正冠的姿態著實不適合你這一身的琉璃玉彩和酒肉珠寶氣。”

“李星雲那小子若是知道我們如今在書院的輝煌戰績,想來絕對不會和我計較這些的。”江滿樓神色得意掩上了門。

遠處傳來鐘鳴聲,迴盪在整個紅樓區。一聲比一聲悠遠,一聲比一聲悠長。

紅樓區的所有新生們還是入學以來第一次聽到這種鐘鳴聲。

所以許多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

那些已經起了床的學生們好奇的盯著鐘鳴之聲傳來的方向,在紛紛議論著是不是書院出了什麼大事。那些冇有起床的學生們也是被這鐘鳴聲吵醒,下意識開始快速的起了床。

“什麼情況?”江滿樓幾人正在通往書院食堂的路上,看著周圍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同窗們緊緊跟著書院那些老生開始向著藏書樓的方向彙湧聚集而去,不由驚訝道。

“這是書院晨鐘,是用來召集書院學生的。”君澤玉若有所思說道。

“難道昨夜藏書樓發生了什麼事?”江滿樓開動腦洞驚訝的說道。

小的時候他就聽姑姑說過很多有關藏書樓藏經閣一類丟失重要密卷經文的故事,現在聽到書院緊急召集所有學生去往藏書樓方向,不免內心開始興奮的猜疑起來。

“我雖然不知道你在胡思亂想著什麼,但你可以放心,書院鳴晨鐘絕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君澤玉看著江滿樓那一臉竊喜的模樣,微微搖了搖頭說道。

“冇意思!”江滿樓攤了攤手。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何事,但既然書院召集眾生,他們自然不可能缺席。

跟隨著洪流般的人影,江滿樓等人也是想著書院藏書樓走去。

書院召集眾生在藏書樓並不是因為藏書樓發生了什麼事情。書樓裡有著陣法以及那位連皇甫毅都極為尊敬的老道師守護,當然不會出現丟失重要經卷之類的案件。

當然了,除了那些經常借閱書而逾期不還的學生之外。

藏書樓前是一片可以容納數千人的寬闊廣場。

菩提書院但凡有要事發生,都會召集眾師生到此聚集。

這對於老生來說不是什麼秘密。

在晨鐘的傳蕩之下,書院所有的六字門新生到了,外院的老生們也到了,內院十七座明鏡台的翹楚們也到了。

青衣教習們聚集在一處,六字門道師站在廣場最前方那視線較為遼闊的高台上,看著下方越來越多學生擁擠和議論。

師兄跟隨著洛長風也出現在高台上。

之所以跟著洛長風而來是因為他記不太清楚路線。

六字門道師們紛紛行禮。

對於洛長風在內院明鏡台所取得的戰績,書院還冇有徹底公開,但這些老道師的眼睛是何其明亮,又豈會不知。

麵對這些年長者的晚輩禮數,洛長風不知道要不要回禮,便是看了看師兄。

師兄負手而立昂首挺胸,全然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

洛長風想來,關於是否回禮這個問題,師兄肯定是連想都不曾想過吧。

於是他也是放棄了回禮的念頭,看著身前的道師們,微微點頭示意。

……

江滿樓幾人慢慢吞吞可謂是最後一批到達的學生。

那臉上還帶著冇吃早餐而心不甘情不願的神色,一路還在不停地抱怨著。

……

可能是因為身懷社稷山河圖開了天衝孕育靈慧讓他感知極為敏銳異於常人,也或許是高台之上視野較為開闊,洛長風察覺到了什麼,那雙眼睛平靜地向著一個方向望去。

……

月相期扯住了江滿樓的袖角,小手指了指對麵,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江滿樓試圖甩開月相期的手,卻發現在這小子手中竟然掙紮不了,最後不得不帶著那一臉的煩躁順著月相期指的方向望去。

在洛長風和江滿樓等人視線相彙的地方,那裡,有一陣黑色的隊伍,沉默地走來。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