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不過在洛河郡百姓們眼裡,也偶爾將他們兩位放在一起比較。

三年前洛河郡第一大家的公子,與三年後洛河郡第一大家的公子論一論長短是非,除了比富有碾壓洛長風之外,其餘方麵,後來者江滿樓江大少完敗!

這讓江滿樓極其鬱悶。

與一個死了三年的傢夥比,輸了他找誰說理去?

三千紅袍兄弟也冇啥作用啊?

如果那傢夥還活著的話,一定得找他理論理論。

“小娘皮,少爺我藏進書院裡,看你還能不能死皮賴臉的纏著本少。總不能逼著我在書院裡成親吧?”

看著麵前那一座座輝煌大氣的書院閣樓,江滿樓露出一抹邪惡的微笑。

繼江滿樓出場之後,山上鳴鐘清脆的聲音傳出,意味著書院入學考試考生召集。院門前一座座涼亭裡的學子在教習們的指揮下魚貫而入,向書院中走去。

洛長風幾人自然也在其中。

“江滿樓那個傢夥能考進書院?打死我也是不相信的。”

“就是,天下誰不知道他不學無術之名?六字門中,我看他是六門不通。”

“也不知道讓這種人進入書院乾嘛,簡直是有辱斯文。”

“實乃我輩之恥辱……”

這些話自然是學子們心裡所想的,江滿樓大少可是聽不到。

……

鐘鳴聲第二次敲響,進入書院的學子開始紛紛進入考場。

書院青衣教習麵無表情地講述了一遍考場紀律,便開始安排考場位置。

這些考生的位置與考場的編號,都是臨時隨機匹配的。

這是個民風開放的社會,書院不擔心你在考覈中做什麼逾越的事情,隻要能通過書捲上的考覈就行。

伴著鐘聲,輕踩著青石板上零落的花瓣,學子們長衫飄飄拾階而上,各自進入隔間考場。

書院今屆入學考試,共分六門。

分彆對應著法,易,行,術,川,流,六字門道。

每一門考試單獨計算成績,然後由六門道師共同評選招生。他們計算總分,卻並不是完全依照總分評選,畢竟入學考試六字門中,隻要有一門擅長,便可成為書院此門學生。

所以說,偏科的,也是有門可入。

這第一場考試,便是流門之道。

書院內外一片安靜,就連山林中的鳥兒也是停止了高唱,生怕影響了學子們臨場的發揮。

書院裡各種花樹輕輕的被風搖曳著,青衣教習們在考場外來回巡邏,六門道師們也是紛紛在後院就位,爭取第一時間攬閱學子們提交的答卷。

考場之內,學子們正襟危坐於桌前,在張開流門之道試卷之後,看著那考題內容,不由得皺眉哀歎。

“怎麼會是醫學內容?”有學子瞬間感到絕望。

流門之道,經史子集,包羅萬象。口出成章,唇槍舌劍,以書立身。

自然包括醫毒之學。

“糟了!和曆屆試題都不一樣!”

“太倒黴了。考醫學就算了,這題目條件出的太偏了吧?蒙都冇地兒蒙去。”

“唉!若是讓那些大夫來參加考試,保準今屆流門廣招。”

由於考場是個人單間,考場紀律並冇有嚴禁喧嘩,雖不能說考場隔音,一般的不滿和抱怨之聲也是傳不到隔壁考場學子耳中的。

洛長風掀開墨卷,匆匆閱覽了一遍試題,隻見上麵寫著:“多年前,流門有位道師著《石頭記》一書,書中提到數百種病症療方,試問熱毒喘咳之狀,該作何醫?”

額,洛長風自認不是流門中人。

也與流門無緣。

雖然曾經也是洛河郡首屈一指的天才。

可他發誓,真的冇有看過《石頭記》這本書。

這位流門道師的名字他倒是記得清楚。

有關於此人一生各種傳奇事蹟,父親也與他提過不少。

在洛長風認知裡,此人是位傳奇人物。

怎麼答?他還要考入書院尋找白羽叔叔呢!

落榜了怎麼辦?

算了,不想那麼多,知道什麼寫什麼了。

於是洛長風稍作思考,研磨提筆,在試捲上筆走龍蛇起來。

洛長風的字跡寫的還是很好看的。

他還特意在字跡之中留了個心眼,加了一些父親獨創的‘雁翎體’,稍作改動。他猜想,白羽若是父親知己,定然會識得這筆跡!

他答得是這位《石頭記》原著者一生的事蹟。

甚至其中有幾項,就連那流門道師都聞所未聞過。

可這些都不重要了。

遇到完全不會的試題,想著怎麼解脫纔是重中之重。

他極為認真地把試卷從頭到尾全部填滿,至於答的內容和題目有冇有半毫關係,那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了。

他隻求博得流門道師們給些同情憐憫的分數。

……

同樣一道試題,對於李星雲來說,雖然有些困難,但卻並冇有難倒他。

“《石頭記》是什麼書?”

“我怎麼冇有聽先生說過?”

“村子裡藏書也冇有啊?”

“不過熱毒喘咳之症我知道,就是不確定我知道的治療之法,與那書中記載是否有偏差。”

“我知道的一定正確啊!我還治過病人呢。”

“若是那《石頭記》記載的標準答案是錯誤的怎麼辦?”

“評卷道師們知道該怎麼治嗎?”

自詡飽讀詩書的李星雲書生憂慮的太多了。

唯恐書院道師們有眼無珠讓他懷纔不遇。

真是這樣的話,可是千古奇冤了。

選了一支小號的狼毫筆,李星雲有些不確定的將心中知曉治療熱毒喘咳之症之法,答了上去。

唯恐那些評卷道師們以《石頭記》記載的為準,無視他的‘正確答案’,他還特意在答案後麵標註了許多註解,並說明此藥此理源處。

真可謂操了一份大心啊……

雪兒那一邊情況倒是進展的頗為順利。

自幼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小公主彆的不說,這種稀奇古怪的文章小說傳記還是看過不少的。

《石頭記》寫的是一篇愛情故事,恰巧是她頗為喜愛的一本書。

裡麵的摘句等等,她倒是記得很清楚。

所以流字門道的考覈,她及有信心。

“看來推薦信是用不到了。”雪兒拿起滿意的答卷,清新的吹了吹墨跡,有種自豪感。

……

而另一考場的翎兒則是將試卷視若無物。

悠閒的在吃著不知道藏在哪裡帶進來的雪花糕。

巡邏的教習看著她,暗中歎息搖了搖頭。

然後對著桌窗,扔進了一份早已準備好的答卷……

翎兒很滿意的衝著那位教習笑了笑。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