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考試對於不同的人來說,有不同的感受。有的人很享受,有的人很煎熬,無論哪一種,卻都有結束的時候。

鐘聲再次敲響,第一場考試結束。學子們紛紛從考場中走出,似乎是經曆了一場艱難的戰爭似的,從考場走出來的學子們流露出對美好自然的嚮往憧憬。

他們張開懷抱,擁抱著書院裡各種花草的香氣,感受著青春活潑的氣息……考砸了的學子們自然露出無辜的表情,心中還念念不忘這奇葩偏門的試題。

洛長風冇有在意這些,流門與他是否有緣已不是他能左右的事情,卷子一交,一切隻等待放榜了。

彙合了雪兒和翎兒,李星雲幾人之後,洛長風表明瞭自己的決定。

六字門中,六門考試,對於接下來的法門考試,易門考試,以及明日術門考試,他都決定選擇放棄,隻參與明日最後兩門行門與川門的考覈。

“長風大哥放棄,我也放棄。反正我和翎兒已經考了流門入門試,進入書院肯定不成問題了。”花園中諸多學子三三兩兩成群,雪兒踩著滿地的花瓣,在石階上坐了下來。

“那我怎麼辦?”李星雲看起來有些焦慮。

“你?你答的什麼?”翎兒問道。

“冷香丸!取芙蓉,白梅,荷花,牡丹各六兩曬乾,混之春露,雨水,秋霜,雪花各六錢,製成冷香丸服之,便可醫治喘咳熱毒之症。我冇看過《石頭記》,村裡藏書冇有記載,所以就據我所知答了,不知道對不對!”

翎兒雖不會答題,卻也看了卷子裡的答案。冷香丸確是正解,聽著李星雲給出的答卷,心中一陣歡喜,卻又佯裝一副歎息的樣子。

“唉,看來今屆,書生要落榜嘍!”拾起一片花瓣,翎兒捧在手心吹舞而起。

“不可能!我的答案是不會錯的,這是先生親口所述,又經過實踐驗證,怎麼會不對呢?我要找他們理論去……”李星雲頓時感覺天都要塌了,壓在他的身上,有些喘不過氣來。

誰說懷才一定不會不遇的?這天大的冤情怎麼就會輪到自己身上呢!

語罷就要去找青衣教習,六門道師評個長短是非。

雪兒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

洛長風也是搖了搖頭歎息。

玩鬨歸玩鬨,再三確認自己答案無誤之後,李星雲也冇有任何心思參與接下來的五門考試了。

對他來說,方向很堅定,必入流門之道。

休息之後,第二門考覈鐘聲敲響,一些冇有明確目標,或者對自己流門考試成績冇有把握的學子,再次進入了考場。

法門之道,乃考覈對天地靈力的捕捉與感悟。它不同於流門考覈純試題答卷,法字門人,需掌握天地靈力為己所用,所以這一場考覈,是對悟性與體質的檢測。

舉個簡單的例子,體質屬水的學子,相對容易感悟天地間水之靈力,而體質偏火的人,則易掌握控火之道……

法門考覈結束之後,便是易門之道。天機星弟子君澤玉就是易門中人,深諳易字門道,卜算推演,奇門八卦,招魂奪魄……他都有涉獵。

可謂這一代年輕人中鮮有的人傑!

易門考覈,所以他是第一個走出考場的人!

在入院試考覈如火如荼地進行著時,書院某個開闊清明的房間內,六門道師們正圍在一處進行流門試卷的批閱評分。

絕大部分道師都是書院長者,不知經曆過多少次考場評閱。他們悠哉遊哉地捧著試捲來回踱步,不免還就其中獨特的答卷談論一番。

“冷香丸!取芙蓉,白梅,荷花,牡丹各六兩曬乾……答的不錯,看來是個很有學問的學生,每種藥材都註明藥性與用量,分毫不差,這等成績,可列入甲上。”

有道師接過李星雲的答卷瀏覽,眼中滿是讚賞之色:“看這順序與答題之法,顯然是並冇有看過小師叔所著的《石頭記》,年紀輕輕就有如此見識博聞,甲上之選無疑了。”

“嗬,這篇答卷有意思!”有道師翻過洛長風的答卷,帶著幾分好奇將其從卷堆之中抽了出來。

“嗬嗬……答的是小師叔一生傳奇經曆,其中有兩處事蹟,我竟然都冇聽說過,看來是個不學無術的小子,想博取一些同情分呢。”

“字跡倒是寫的不錯,頗有灑脫靈逸之感,丙中已是仁慈了……”

“柳道師,你在翻騰什麼呢?”

“找到了……找到了。這兩個小傢夥,可是燕白樓托付過來的,院長說要親自收他們為徒呢。”

“不是說九星天機的徒弟也來參加考試了嗎?答卷在哪兒?”

“君澤玉!答案冷香丸,不錯!入甲之選。”

“……”

午時,書院入學考試已過了三科。

流,法,易三門之道的考覈告一段落,學子們紛紛拖著疲憊的身體和腦袋,蜂擁而出書院的山門。

洛長風幾人也就參加了第一場入門試,後兩場可謂都在書院裡參觀著美景。

等到上午三門考試全部結束之後,纔跟著眾人一起出了山門。

山門外聚集的人群並未散去,而是紛紛就地露營了起來。

時值秋季,山中有陣法支撐幾乎四季景色不改,所以也並不顯得灼熱。

那些大人物們已經被書院請到了院內,想來他們的到來,不僅僅是為了書院開學,應該會多停留些時日。

山下兩道的攤販上傳來各種稻香氣息,炊煙升起,在晴朗的天空下遊卷飛昇著,勾起人的食慾。

一些有身份來曆的學子,自然自備了豐盛的午餐,仆人們招手早早的等候。

而那些孤身前來或路途較遠的學子,則是選擇了山下的街攤買了些午飯,回到山門外的涼亭中充饑休息。

“好餓……”一走出書院山門,雪兒就揉著空空如也的肚子,深深吸了一口空氣中瀰漫的香氣,露出滿足的味道。

她那雙秋水般的眼睛向遠處直勾勾的尋去,並冇有在清晨的地方看到宇文大將軍的身影,心中不免一陣失望。

君澤玉遠遠的看到他們一行四人,也是撥開人群走了過來。

彼此不是第一次相識了,所以見麵之間也就少了些客套禮節,更加顯得熟絡了起來。

另一邊的彭九冷冷的看著這一幕,被同行的七州其它幾大世家子弟拉走聚餐去了。

“我們去哪裡吃飯啊?”雪兒鼓著小嘴說道。

“反正後三場考試在明天,就去城中客棧吧,晚上也可以留住客棧,不用在這山上夜飲風餐的。”洛長風說道。

“既然如此,不如我做東,大夥兒一起去天香居小聚一下,順便,也好為幾位引見我一些朋友。”天香居是菩提城裡最貴的一家酒樓,越是這種時候,就越是爆滿,尋常人根本不可能找到空餘的房間。哪怕一擲千金,也未必可行。

聽聞君澤玉的想法,洛長風神色有些詫異,這給他的感覺,似乎對方早有安排似的。

雪兒和翎兒一聽天香居的名字,饞的好像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天香居我看是去不成了!”

幾人正欲動身,卻被一道突兀的聲音攔住了腳步。

洛長風抬眼望去,隻見一名約莫與他同齡的少年,一身錦衣玉冠,翡翠珠光,佩戴著寶劍流佩,向著他們走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