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補昨日的,晚上還有一更。)

“這些,這些都是新生的名字!新生入榜了?”

無論是藏書樓前還是懸空山上,此時此刻,無數道目光都朝著中央處對峙的兩隊十子同袍身上彙聚而來。

新生入榜!

雖然許多人都對書院裡今屆新生在內院明鏡台所展露出的修為實力而大為驚歎。

為此書院諸多學生和青衣教習也都曾推測過這些新生會被列入地玄新榜,然而當真正在地玄榜中聽到這些個名字時,他們卻又是另一番難以置信。

書院諸生與青衣教習乃至六字門道師,在驚訝之餘都是興奮不已!興奮之極!

由於菩提書院乃是整個天下修行界唯一的一處正規書院。

從菩提老祖開創至今已有數千年曆史,書院六字門道在這千年來不知道培養了多少學子。

天下間各勢力,從中州帝王盟麾下十三王族,到天東八百宗,再到大燕帝國與七州域疆土,千年以來都曾有著晚輩進入書院修行學習的經曆。

所以對於書院來說,六字門生在地玄榜之中占據些名額本就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

更誇張一點兒來說,即使是包攬了榜單也不足為過。

可在書院教學曆史之中,極少有哪一屆學生是以新生的身份被列入地玄榜單。

新生入榜可是書院破天荒的一次!

藏書樓前無數的新生很興奮,無數的老生也很興奮。當然最興奮的莫過於那些名字所代表的本身。

月三人和月相期兄弟二人分彆站在不同的十子同袍陣營。

原本要在內院第三與第二座明鏡台之間一爭高下,讓所有期待著這一戰的書院同窗們親眼見證兩難山勝負之戰的最終結局。

然而他們還冇有開始,便被這場地玄新榜的突如其來所打破。

他們平靜地聽著天刀前輩宣讀一個個新榜的名字,然後便是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這對兄弟二人對視了一眼。

“三哥這次可是被你比了下去。”月三人笑著伸出手揉了揉個頭隻到他肩膀處的月相期的腦袋,顯得極為寵愛地笑著說道。

“不過才五十名開外,瞧你兄弟二人那模樣,也太冇出息了些。”江滿樓抱著雙臂,一副老成的樣子撇了撇嘴說道。

月氏兄弟二人冇有理他。

書院新生獲得地玄榜五十多名的位次,或許整個菩提書院隻有江滿樓這個傢夥會認為冇出息了些。

畢竟江家可是天下第一世家。

誰能說得準江滿樓這個傢夥會不會提前從天機閣那裡買到了地玄新榜的名次!

書院新生入院考試的甲上成績不就是這麼來的麼。

月相期轉著骨碌碌的眼睛這般想著。

書生李星雲雙手抱拳為禮,意在恭賀月氏兄弟二人。

洛長風盤坐在遠處,視線投來衝著這月氏兄弟點了點頭。

地玄新榜宣榜還在繼續。

自五十五名次到四十名次之間,天東八百宗和菩提書院倒是平分秋色。

基本上是一名壓著一名出現在地玄新榜中。

這種現象倒是讓書院諸生與八百宗的子弟慢慢開始緊張了起來。

在天東八百宗與菩提書院之間,似乎一種無形的較量已經隨著揭榜的進行而形成。

不知不覺間,地玄新榜的宣榜進程已經僅剩前四十名。

宣到第三十九名時,書院藏書樓前又是響起一陣讚美聲。

甚至有些掌聲與口哨聲。

蘇小凡平靜施禮。

儘管讓自己儘量保持平靜,但內心加速的心跳還是讓他的動作有些不自然。

對於蘇小凡的名次,身為少爺公子的江滿樓倒是顯得極為滿意。

畢竟說起來,蘇小凡可是他在天香閣裡所收的代筆隨從。嚴格算起來,應該算作是他三千大紅袍兄弟之一。

似這種書童隨從給自家主子長臉的行為,江滿樓很是享受。

“菩提書院彭九,地玄三十八。”

又是一道宣榜聲清楚地傳到了書院裡。

人群裡響起一片鬨笑。

似乎是覺得三十八這個位次很有趣。

來自冀雲州的彭九挑了挑眉環視一週說道:“地玄三十八很好笑嗎?”

鬨笑聲漸漸收斂。

不過向來錙銖必較的彭九此刻似乎並冇有動怒。

今天是個驚喜的日子。

雖然天還飄著雪,溫度有些冷,但並冇有影響他的心情。

地玄新榜三十八位次,這個名次已經很高了。即便這個位次有些尷尬,但也令他感到滿意。

他很享受地玄三十八名次所帶來的榮光。

他的目光落在了蘇小凡身上,似笑非笑帶著一種鄙夷,與那股讓人很討厭的高傲。

他想著一個身份如此貧賤低下的窮酸小子,憑什麼隻比自己低了一位?

他正自想著,然後便聽到了另一個名字。

“菩提書院李星雲,地玄三十七。”

彭九的高傲神色開始變得有些難看。

蘇小凡那個窮小子比自己低了一位倒也還說得過去,李星雲這個書呆子又憑什麼比自己高了一位?

難道就憑著那妙道境的修為?境界高又如何?不一樣連一場架都冇有打過?

“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憑什麼上榜?李星雲那個書呆子又憑什麼超過九哥?”

彭九不滿的神色終於被一些學生捕捉到。

身為追隨者,這些學生自然把握好了時機,於是他們開始忍不住,開始質疑今屆地玄榜的正確性。

他們的理由無外乎是說今屆地玄榜換榜的日期提前,也冇有什麼有實際性的比對基準,不同往年,出錯難免會有。

雖然這種事情在以前,在曆屆地玄換榜的時候都曾發生過,但身為頒榜者的天機閣自然不會為此多做解釋,也不會給什麼專門解說的評語。

如果僅僅是因為一些名次的問題而發出質疑,天機閣就需要給出合理的解釋的話,那這天地神三榜的權威性早就不堪一擊,這天地神三榜也早就不複存在了。

對於這種質疑,當事人李星雲並冇有辯論社麼。

雖然他很擅長辯論,但這一次卻是接不上話。

因為就連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為何會上榜,又為何占據了地玄三十七的名次,而且還在彭九之上。

所有人都知道,地玄榜越靠前的名次競爭力就越大,而且通常在地玄榜前三十的名次之中,都是及其擅長戰鬥的行字門徒中人居多。

而他自己,可是從未與人打過架。

最近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是在那一晚挑戰內院第二座明鏡台時。

可那也不算是打架,更不算是交手,他隻是說了幾句話,幾句常看的書裡常說的話,然後便就勝了。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