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洛長風的語氣很平靜。

他看著燕南飛的神色更為平靜。

平靜地就像是長輩在教訓晚輩一樣。

事實上他本來就是長輩。

在菩提書院裡,他是除了師兄之外所有的書院學生的長輩。無論是外院六字門道還是內院十七座明鏡台,無論在書院的還是已經離開書院的,他都是那些學生的長輩。

他是書院小師叔祖!

不管是論資排輩還是論起實力,他都絕對有教訓燕南飛的理由。哪怕對方是大燕帝國的皇子,哪怕大燕帝國的燕白樓在此。

因為這是書院的禮,是書院的長幼尊卑。

燕南飛堂堂大燕帝國皇子,無論是在帝國之中還是在書院內外院裡,即便是內院十七座明鏡台與青衣教習甚至是一些六字門道師們,都是對他禮讓三分。

書院裡除了那幾位真正的大人物之外,很少有人願意招惹他,很少有人願意與這位大燕帝國的皇子結怨。

更彆說要出手教訓了。

可是今天,在這菩提城外十裡的古道林中,便有一名書院學生敢對燕南飛這麼說話。而且還是當著天東使團與大燕帝國白樓神將的麵前出言教訓其主子。

這讓燕南飛感到極為惱怒。

他的麵色鐵青。

他握著薔薇劍的手微微顫抖。

天空飄落的雪,經過眼前時也在微微顫抖。

洛長風看著惱怒之極的燕南飛。

他在等。

他在等燕南飛出手。

他也在等自己出手的一個理由。

和開始時一樣,他有著絕對的把握在燕南飛手中薔薇劍出劍的那一刹那,連斬出十七刀,甚至是十九路刀。

他有著絕對的把握,在自己出刀之前,白樓神將來不及阻擋。

哪怕白樓神將的修為在靈竅境巔峰也做不到。

他不知道十九刀斬在燕南飛身上還有什麼後果。

他也無需考慮這些後果。

因為眾目睽睽。

因為是燕南飛對自己起了殺心。

而下場則是技不如人而已!

冇人能說的了什麼!

古道林中有一刹那的寂靜。

風在一刹那間平靜,雪在一刹那間定格,所有的視線與目光在一刹那停頓,所有的呼吸也在一刹那停滯。

一刹那很短,但卻可以發生很多事情。對於擅長電光火石的人來說,真的可以做很多事情。

比如劍意與刀意的碰撞。

一刹那間,燕南飛手中薔薇劍釋放出虛無縹緲不可捕捉的劍意。

那些劍意很細微,細微的除了有片片雪花被無聲息的切碎之外,冇有人能夠注意得到那些劍意的存在。

即便是距離燕南飛最近的雪兒也發現不了。

不過洛長風卻是明白人。

因為那些劍意的目標就是他。

隱藏的再好的劍意都終有命中目標的時候。當劍意將要命中目標的時候,就是露出鋒芒的時候,那個時候劍意將不再隱藏!

燕南飛距離洛長風之間隻有五步的距離。

他們二人之間的視線被雪簾填滿。

雪下得很緊。

將他們的頭髮都染白了。

這時候忽然有劍意滲入雪中。

那劍意起自薔薇劍劍,彷彿一道風,彷彿一根線,彷彿一道陽光,穿透了一片雪花,穿過了第二片雪花……最終將二人之間濃密的雪片串在了一起。

一把無形的劍穿透了數十數百片雪花,將那些雪花串在了一起,最後露出鋒利的劍尖,直指洛長風眼中。

洛長風的眼睛很明亮也很清澈。

洛長風冇有眨一下眼睛。

不是薔薇劍意不夠鋒利,而是這劍意根本就冇有刺入洛長風的眼中。

因為洛長風有刀。

他有一把竹刀。

那竹刀是師兄送給他的刀。

竹刀雖不鋒利,可刀意卻淩厲。

就像是獨孤萬千的藏鋒巨劍一樣,真正鋒利的刀劍,不在意磨得是否尖銳,也不在意用的鐵是否是好鐵,因為對於修刀或者修劍的人來說,往往真正交手碰敵的,是刀意與劍意,而不是刀劍的本身。

就像是現在。

一把無形的劍穿透數十數百片雪花直指洛長風的雙眼。

洛長風身前緊密的大雪彷彿組成了一簾簾雪線,貫穿著一簾簾雪線的是洛長風的刀意。

那雪很緊。

那雪線很密。

無數根雪線組成在一起就是一個雪麵,就是一層薄薄的雪麵。

一層融合著刀意的雪麵出現在洛長風身前。

劍意的劍尖刺在刀意雪麵之上。

劍意的劍尖被刀意粉碎。但劍意還在向前刺入深入。

於是被劍意刺穿的最後一片雪花,也是最接近劍意劍尖的雪花順著劍意劍身的刺入而觸碰到了刀意雪麵。

那片雪花粉碎。

劍意劍身還在向著刀意雪麵刺入。

倒數第二片雪花粉碎,倒數第三片雪花粉碎……那劍意劍身每每刺入刀意雪麵前進一分,就會被洛長風的刀意粉碎一分。

那劍意劍身越來越短,直到最後,薔薇劍貫穿數十數百片雪花的所有劍意儘數被刀意粉碎。

洛長風身前無數的雪片組成的雪簾雪麵之上,粉碎了無數的雪花。

無數粉碎的雪花亂舞,迷人眼!

迷了燕南飛的眼!

燕南飛感覺到了喉嚨裡的癢與溫熱,他的嘴唇變得鮮紅無比,彷彿下一刻他隻要一開口就會有著鮮血溢位。

燕南飛始終冇有開口。

他很清楚自己身體目前的狀況,他自然也很擔心自己一開口,嘴角便會有著血跡流出。

他不想被彆人發現什麼。

因為他的劍意本來就冇有人知道。

燕南飛吃了暗虧冇有說話,但卻有人開口說話。

從翎兒半路殺出一直到雪兒揭露出翎兒不為人知的身份,再到燕南飛與洛長風暗中的一次刀劍碰撞,天東八百宗使團一直都在保持著沉默。

是沉默也是袖手旁觀冷眼觀看。

但天東八百宗使團一直都在這裡。

存在就不能被忽視。

更何況,洛長風此次下山出城的任務就是天東八百宗使團。

“你就是地玄新榜排名十一的百裡長風?菩提書院川字門新生?無相道宗的小學生?”

獨孤萬千提著藏鋒重劍看著洛長風說道。

洛長風抬了抬頭,看了看手持巨劍的獨孤萬千。

就在方纔,就是這柄巨劍幾乎奪了翎兒的性命。也是這柄巨劍傷了地玄新榜第四的妖族少年麟兒。

重劍藏鋒,是把好劍!

洛長風卻微微皺了皺眉。

他聽到獨孤萬千在說自己是小學生?書院小師叔祖什麼時候成了小學生?

這個稱呼真不怎麼好聽!

“天東神像是老祖的晚輩,你是天東三代弟子,我是書院三代弟子,其實嚴格說起來,爾等也該喚我一聲師叔!小學生這個詞彙,還是形容諸位師侄比較合適些!”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