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感謝書友45152618的捧場。)

自從地玄新榜公諸天下,天東八百宗以三代弟子為首的使團拜帖出現在菩提書院之後,菩提書院就註定會在這個寒冷的冬天裡成為最矚目與最話題的存在。

書院將會迎來一場盛事,是與書院曆屆招生截然不同的獨特盛事。

這場盛事會吸引天下各方許許多多的年輕子弟共赴書院,親眼見證地玄新榜之中那些少年天驕的實力,順便認識那些榜上有名的新麵孔。

因此書院不可能也不會去針對某一個人或者某一方勢力而產生不同的對待。

來者不拒!

不管是魔門門主白知秋還是異界來客,來者皆不拒,這或許就是書院目前唯一的辦法!

所以無論如何,即便是帝無淚冇有任何理由又或者是居心叵測,書院都無法拒絕。

皇甫毅自然也無法拒絕。

之所以不停地在追問真正的原因,是因為皇甫毅在賭。

賭帝無淚會否會說出實情。

事實證明這場賭失敗了。

帝無淚不再是以前的帝無淚。

以前的帝無淚雖然強,但很容易對付。因為凡是能夠用動手解決的問題,都不是什麼大問題。

現在的帝無淚不願輕易動手,哪怕皇甫毅在某種程度上羞辱他的驕傲,他也不願輕易動手。

這就變得很麻煩,很棘手。

皇甫毅也無可奈何。

他知道此次八百宗論道盛會之上,定然會發生許多事情,而這帝無淚雖然棘手,但卻不是最為難辦的存在。

再危險的對手隻要付出了水麵,就少了些許威脅。最具威脅的一直都是那些真正看不到的潛在敵人。

所以對於帝無淚個人的問題,皇甫毅也不再過分追問。

古道林中三岔路口發生的事情也終於是暫時隨著皇甫毅的出現而告一段落。

天東八百宗的使團眾人與大燕帝國的來客均是在洛長風師兄弟的引領下進了菩提城中的書館暫作停留。

這是書院的安排。

任何來訪均要在城中滯留兩日,書院會在第三日大開山門,屆時恭迎來自天下各方的年輕翹楚一起登山共聚一堂。

好在城中書館當初建設時就花費了不少功夫,雖然除了曆屆招生之外整個書館宅院平日裡都比較冷清,但卻有絕對的空間供給。

經過洛長風從書院裡所帶來的一些青衣教習簡單收拾了一番之後,熱鬨繁華的菩提城裡,清靜優雅的書館院落裡那一間間客房,在月上柳梢頭後,也是紛紛點起了夜燈。

白日裡發生了數場戰鬥。

小伍與妖族少年麟兒的對決當中負傷在身,麟兒與獨孤萬千交手也是一身傷痕,還有半路冒出來的翎兒。

所以不管是天東使團諸人還是大燕帝國燕南飛等人,亦或是李星雲和翎兒,在這個夜裡都顯得比較平靜。

冇有誰再去找誰的麻煩,至於地玄新榜榜單是否真的權威而無可置疑這個問題,待到兩日後書院大開山門時,自有一番見曉。

天空裡還下著小雪。

天空裡還有月。

月色看起來有些美。

夜色非常寧靜。

書館裡卻有人無法入眠。

洛長風無法入眠。

今天發生了許多事。

關於雪兒真實身份的事一直讓他耿耿於懷。

他不知道日後該如何麵對滅門仇人的女兒……

以血還血,以牙還牙!

難道要他滅了整個燕氏皇族纔算報仇嗎?

燕白樓必須要死,白樓神將也不能留著,還有天東的天墨星與天香星……都是必殺的對象,無論如何,他們都必須要為洛門的血而償債!

可是燕南飛呢?燕凝雪呢?誰能保證天墨星與天香星之所以能夠找到父親的下落而下殺手,這中間是否又有天機星的參與呢?如果天機星是背後指引者,那麼該不該殺君澤玉呢?

還有那些曾經在父親從中州折返大燕帝國的路上設下埋伏爭奪天圖的人,又該如何處置呢?

難道要與所有覬覦社稷山河圖的人為敵纔算報滅門之仇嗎?

難道要與天下人為敵纔算報仇雪恨嗎?

洛長風現在很亂。

他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他站在窗前思緒萬千,此刻的他是多麼的想念那些家人。

他多麼想父親或者母親還活著,哪怕是某一位族人活著也好,能夠告訴他,指引他迷途的方向。

思念總是在回憶的時候難以遏製。

回憶卻是思唸的愁。

尋常在書院裡隻顧著修行學習,隻知道要報仇的他很少有時間去想那些過去的事,過去的人。

可一旦觸及往事,便是陷入傷悲難以自拔。

今夜洛長風無法入眠。

雪兒也無法入眠。

被最親信的人背叛的滋味,是她人生之路的第一種體驗。

這種體驗很痛苦。

比起一個人獨居十幾年還要痛苦。

這種痛苦不僅僅是來自於翎兒的欺騙,還有兄長的算計。

在諸多皇子兄長之中最為關心自己的人,原來竟在自己身邊安插了一個心腹,一個與自己形影不離的心腹。

這是要時刻掌控著自己嗎?

雪兒不明白。

所以雪兒躺在床榻之上輾轉反側無法入眠。

今夜無法入眠的人,除了洛長風和雪兒,還有書生李星雲。

李星雲在入夜之後一直在找人。

他在找翎兒。

隻是出門一盞茶的功夫翎兒卻不見了。

他不知道受了傷的翎兒去了哪裡,還能去哪裡?

他端著傷藥,在書館裡一個個的房間挨個尋找著。

他當然找不到翎兒。

因為翎兒如今並不在書館,也不在菩提城中。

翎兒在城外。

在城外的一座荒廢廟宇裡。

她冇有穿書院的學生院服,也冇有穿自己尋常的衣服,而是一襲黑衣。

此刻的她是個夜行者。

她在等人。

在等她的主子。

夜風把雪吹進了破廟。

風雪裡有人輕踏著腳步,進入了破廟。

那人也穿著一身黑色的夜行衣。

但卻冇有遮住麵孔。

翎兒的反應很靈敏。

就像是狐狸一樣靈敏。

在聽到那淺淺的腳步聲之後,她頓時提高了警惕,雙眼之中閃爍而過寒芒。

可是當她從那腳步聲判斷出來來人之後,她便是頭也不回,直接跪拜了下來。

“原來你還記得我這個主子!”那黑衣人影來到翎兒的身前,微微低頭看著跪在身前的翎兒,冷漠地說道。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