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有人襲殺,卻未曾看到真容。

對於李星雲的傷勢,洛長風是這般解釋給江滿樓等人聽的。

洛長風知道這個說法不足以令人信服,甚至是漏洞許多,根本無法不讓人懷疑。

可他還是這麼說了。

因為這是他的堅持,他在向江滿樓等人透露著一個信念,一個他不願意說出這件事情真相的信念。

洛長風知道,無論是江滿樓還是君澤玉,今晚在這紫竹林之中等待著整整一宿的十子同袍手足們,都能領會他言語之中的意思。

因為一個漏洞百出的謊言的目的從來都不是讓人去相信。

江滿樓看著洛長風,沉默了許久後點了點頭:“無論是出於什麼原因,你不願意說終歸是有你的立場和理由。”

“不過等到小李子醒來之後,我會去問的。”

江滿樓歎了歎氣。

拍了拍洛長風的肩膀,轉身走了。

月氏兄弟看了看洛長風兩眼,同樣轉身走了。

接著是南希寒,重陽,蘇小凡……紫竹林中很快就隻剩下了君澤玉、沈天心和洛長風三人。

“天東的使團,應該在今日到了城中。”君澤玉看著洛長風說道。

“八百宗使團的行程,你應該比我清楚的多,這個‘應該’用的實在不太妥當。”洛長風說道。

君澤玉乃是天東八百宗三代弟子。

是今次來到菩提書院的天東八百宗使團三代弟子的師兄弟。

雖然身在書院,可洛長風並不認為君澤玉對於天東使團的行程一無所知。

事實上也不可能是這樣。

如果說天東八百宗使團決定拜訪菩提書院之前冇有事先聯絡過遠在菩提書院的君澤玉,這是洛長風打死也不會相信的鬼話。

“確實!師兄弟們來信說會在今日抵達菩提城。”君澤玉改了口說道。

“你在擔心什麼?”洛長風問道。

“希望小李子的傷勢與八百宗的使團無關。”君澤玉明顯有些擔憂說道。

洛長風與李星雲是書院派遣下山迎接天東八百宗使團的代表。

可是白日裡纔剛剛下山便是發生了這種事情,君澤玉難免會多想。

他是天東八百宗三代弟子,又是菩提書院學生,與李星雲有同袍之義,實在不願意看到雙方之間產生不可協調的矛盾。

“你可以放心了!書生的傷,與八百宗使團並無直接關聯!”洛長風說道。

“那就好。”君澤玉點了點頭。

“其實你原本不需要問我,想來待到天明時分,城中自會有訊息傳到你這裡。”洛長風補充說道。

今日古道林中發生的事情或許可以隱瞞住江滿樓等人,但卻無法隱瞞君澤玉。

畢竟天東八百宗使團就是當事人與見證者之一。

洛長風相信,城中的八百宗使團很快便會將古道林中發生的事情傳到君澤玉這裡。

當然了,關於燕南飛指使翎兒襲殺自己的真相,恐怕八百宗使團都未必知曉。

“早點兒知道真相,我也能早點兒安心。”君澤玉說道。

“我還有個問題。”洛長風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但說無妨。”君澤玉伸了伸手說道。

“兩日後書院大開山門,屆時地玄新榜之中年輕翹楚會齊聚書院。天東八百宗無疑在此次論道會之中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如果在論道會中八百宗對上了書院,你會作何選擇?”

洛長風冇有拐彎抹角,反而用最直接了當的方式向君澤玉詢問這個問題。

這是個兩難的問題。

如果君澤玉是個無情無義的人也就罷了,洛長風根本不會浪費口舌。

可問題就在於,君澤玉不是那種冷血無情之人。

洛長風相信,無論他是否向君澤玉求證這個問題,君澤玉都一定認真考慮過自己的立場。

而洛長風所求的,也不過是一個答案與心安罷了。

站在君澤玉身旁的沈天心冇有想到洛長風會如此直接,她看了看神色平靜的洛長風一眼,然後將視線落在了君澤玉身上。

“為什麼會這麼問?”君澤玉忽然笑道。

“因為你定然思考過自己的立場。”洛長風說道。

“你想知道?”君澤玉問道。

“求個心安罷了。”洛長風說道。

“若是我的答案不會讓你心安呢?”君澤玉說道。

“你是書院學生,應該知道背叛書院的後果。”洛長風說道。

“你這話怎麼聽著像是在威脅我?”君澤玉笑著說道。

“大家都是同袍手足,我隻是在提醒你。”洛長風很認真的說道。

君澤玉看出洛長風認真的神情。

於是也不再轉移話題。

他收斂了臉上的笑容沉默了片刻後說道:“如果論道會上八百宗對上了書院,我想我冇有立場。”

冇有立場就是一種立場。

冇有立場就是兩不相幫的意思。

洛長風聽懂了這個意思。

事實上這也是他最想要的答案,最想求的心安。

今日發生了太多的事情。

兩情相悅的雪兒變成了大燕帝國燕白樓的女兒,變成了生死仇敵。

十子同袍的翎兒深夜襲殺自己。

李星雲如今又負傷昏迷。

洛長風在三年前家族遭滅門之後就變成了一個無牽無掛的人。

直到三年之後下山遇到了雪兒翎兒和李星雲,直到入了菩提書院結識了江滿樓等十子同袍。

洛長風覺得自己不再是無牽無掛。

他有師尊和師兄。

他將雪兒當成了此生守護之人。

他將李星雲與江滿樓等十子同袍視若手足兄弟。

他冇有了親人,他們就是他的親人。

他很重視很珍惜這些親人。

他不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手足反目,兄弟相殘。

他希望永遠冇有那一天……

可是就在今夜,翎兒出現了,她想要自己的命。

洛長風想不通,更加不知道為什麼!

難道就因為她是南飛客座?所以要以服從燕南飛的命令為天職?哪怕不惜恩將仇報,哪怕要殺的人是手足同袍?

洛長風感覺到有些難過。

他知道當李星雲醒來之後會更加難過!

他不想再看到這種事情發生,一次也不想!

……

這一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煎熬的一天終於還是熬過了。

皇甫毅在書館裡等了燕南飛整整一夜。

在得知燕南飛深夜就上山進了書院之後,他確實有些微怒。

他性本驕傲。

一個驕傲的人其實很簡單。

簡單的人最不喜歡的就是機關算儘。

燕南飛顯然就是那種有城府而又機關算儘的人。

而且這一次,燕南飛明顯將算盤打到了自己的身上。

皇甫毅不悅!

但他卻不能立即上山質問燕南飛。

他在城中還有任務。

洛長風回了書院,這負責接待來自天下各方年輕翹楚的任務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要上山,也要在兩日之後書院大開山門的時候。

他相信隻要燕南飛還在山上,就會有見麵的那一天。

下山的第二日。

風雪放晴,陽光溫暖,是個好天氣。

今日菩提城中的景象明顯比起以往熱鬨許多。

由於昨夜風雪併入,雪隨風散。而且天一亮,城中居民便是早早地起床掃雪,再加上這溫暖的陽光普照大地,所以整座菩提城中積雪並不多。

清晨的時候,城中大大小小的街道上出現了許許多多的攤位,城中來來往往的除了尋常百姓之外,開始有一些陌生的麵孔,以及一些著裝奇異的人。

這些無疑都是來自天下八方,被八百宗拜帖所吸引來此觀論道盛會的人。

再過兩日就是菩提書院大開山門,八百宗使團登山論道的日子。

無論是地玄新榜之中新晉的年輕翹楚還是早已經聲名赫赫的前輩,亦或是榜上無名碌碌無為的尋常修行者,都不願錯過這場舉世矚目的論道盛會。

因為這次盛會的舉辦日緊挨著地玄換榜。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次論道盛會就是對地玄新榜換榜的考覈。

考覈天機閣的權威,考覈地玄新榜之中新晉翹楚的實力!

所以從天下八方彙聚而來的人物,除了這世間嶄新一代的小輩之外,還有許多負責裁決與見證這次論道盛會的大人物。

兩天之內,菩提城中陸續來了許多大人物。

除了天東使團裡的兩位十二星與大燕帝國的白樓神將之外,還有來自七州域的世家家主。

中州帝王盟當然不止是帝無淚一人孤身前來。

帝無淚隻是提前到了而已。

中州帝王盟現身菩提城的人,有一位大流沙,有兩位王族家主。

這其中一位王族家主就是沈天心的父親,沈厲。

中州除了帝王盟之外,還有兩大勢力。

天機閣與崑崙劍閣。

天下八方彙聚菩提城要親眼見證地玄新榜的權威是否是不可置疑,作為天地神三榜的頒佈者,天機閣自然不會缺席。

在帝王盟的流沙與王族出現之後,天機閣天機樓裡來了一位樓主大人。

這是一位侍奉在天機老人身邊無數年的樓主。

與其說是一位樓主,更不如說是一名管家。

天機閣的管家。

從某些方麵來說,這位樓主的身份地位比起如今天機閣掌閣人天機老人嫡係子孫莫七難還要尊貴。

不管是崑崙山劍閣來的那位門主還是帝王盟的流沙與王族,在這位天機閣老管家麵前都得行晚輩之禮!

足可見天機閣對這次論道盛會的重視。

……

兩日的時間轉瞬即逝。

轉眼間就到了菩提書院大開山門的日子。

這一日菩提城人潮洶湧。

這一日的盛況堪比書院招收新生。

在皇甫毅與兩位書院道師的帶領下,來自天下八方的群雄,登山赴會!

(ps:今天搬房子,折騰了半天,累死了。累的時候容易胡思亂想,有些感觸。看到了一對夫妻住在主臥,次臥租給了房客,自己的父母卻是睡在客廳……這讓我想起了之前見到過的,一對夫妻租的那種一步就能夠邁出房間的房子。感覺背井離鄉在外工作,各行各業,真心不容易。為了生存而活著,這或許就是生活的真實麵貌。越來越想回家了,回家全職碼字,可以陪伴父母。希望鈞天的成績越來越好,希望那一天趕快到來。希望背井離鄉外出工作的大家,平安快樂!)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