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夜幕降臨,天空裡掛起了閃閃的星燈。

白日裡熱鬨非凡處處可見人影的菩提書院,終於在這夜幕之中變得安靜了下來。

無論是外院六字門還是內院十七座明鏡台裡,都是一片寂靜,也冇有熙熙攘攘的人影在星燈下晃動,隻有偶爾傳出的幾聲雪蟬名叫,襯托著這夜色與書院的美麗祥和。

總之這夜色很寧靜!

寧靜地有些冷清!

但整座菩提山並不都是如此冷清!

今日是天東八百宗使團與菩提書院論道的日子,今晚就是真正的論道宴會。

菩提書院設宴款待來自天下八方的所有來客,自然不會在晚間將人都趕走。之所以書院顯得如此冷清寂寥,是因為所有人都彙聚在了一處。

菩提樹下!

三千菩提樹下!

書院裡有許多風景怡人的地方,有許多名勝古蹟,有許多令人耳熟能詳的名字。比如說忘情川,比如說明鏡台,比如說桃林,比如說菩提園,比如說紫竹軒,比如說無塵觀……這些名字都是書院的名勝之地。

但相比於書院菩提樹而言,這些名勝則就有些小巫見大巫了。

明鏡台裡是書院內院諸生,無塵觀裡住著的是書院院長師弟,經營菩提園的是書院院長,那忘情川也不過是無相道宗的居所。最著名的紫竹軒,說到底菩提老祖在無數年前也不過傳過道而已。

菩提樹可就不一樣了。

菩提樹下乃是菩提老祖成道之地。

整座菩提山,在書院尚未創建之前,這株菩提樹就已經存在。

毫不客氣的說,菩提山的山名以及菩提城的名字由來,都與這一株菩提樹有著莫大的關聯。

此樹已經生長了數千年,甚至還要更久遠。

一株生長了無數個年頭的菩提樹究竟有多高多繁茂,真的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聳入雲霄不太合適,因為隻有登過天的人才知道天有多高。

人們隻知道,隔著遙遠的距離遠望菩提山時,隻能看到一片陰暗的山影上伸出了筆直的樹乾,樹頂是比起山影更大的陰暗。

而到了夜間時,那片陰暗便會閃爍著無數的光芒,就像是夜幕裡的星星。

這便是菩提樹。

菩提樹上結著晶瑩如玉的菩提子。

菩提子在夜色裡閃閃發光,那光輝幾乎將夜幕裡星燈都比了下去。

那些曾經眺望著菩提山的人們,一直都無法分清夜幕裡閃爍的那些究竟是菩提子還是星燈。

好在今夜終於不需要眺望菩提樹了。

來自天下八方的賓客,包括菩提書院裡的諸生都在三千菩提樹下。

論道盛宴就設在這菩提樹下。

三千菩提樹的周圍是圓形的廊坊。

廊坊裡早已經擺設了百千桌宴。

菩提書院莊院長就坐在圓形廊坊正北方桌宴的主席之上。

緊挨著莊院長那道高大身影而坐的是來自天機閣的那位老管家,然後是帝王盟的那位大流沙,劍閣四門中銀劍門的門主,帝王盟王族天刑將鐵冷家主與沈厲家主,天墨星與天香星,大燕帝國的白樓神將,七州域各大世家的家主,以及天下第一世家江家的代表。

江家的來人不是彆人,正是菩提城中天香閣的老闆,也就是江滿樓的姑姑江柳兒。

當然了,作為江滿樓未過門的媳婦兒,雨中棠自然也在江柳兒身邊。

這些都是論道宴會的見證者!或者說裁判更為貼切!菩提書院極重長幼尊卑,所以排列席位的時候很慎重。

無論是來自天東使團裡的三代弟子,還是地玄新榜之中的天下年輕翹楚,亦或是書院諸生代表……總之今夜論道宴會的主角們的位置都被安排在了次席之上。

所謂的次席,其實無非就是在圓形廊坊裡距離莊院長較遠了些,這樣安排其實也是考慮論道宴會之中,這些主角們離席方便。

無論主席位還是次席位,其實無傷大雅!

三千菩提樹下圓形廊坊在正南的位置被切開了一個邊緣,那裡連接著長長的石階,正是菩提書院新生當初入學時被菩提樹洗禮所經過的那條石階。

從這缺口處沿著廊坊向左右兩邊望去,正是那些地玄新榜之中的年輕翹楚們。

而莊院長則是正對著這條石階。

菩提子的光芒很寧靜,宴會看起來很和諧,但終究不會一直這麼和諧下去。

畢竟宴會的主題可是論道!

何為論道?

修行一道,六字門中!

六字門皆可論道!

然而今夜論道盛會不同於書院六字門招生,所以六字門不是今夜論道的主題!

因為在這論道宴會的前麵,還有一個前綴。

那就是地玄新榜!

八百宗論道的拜帖出現在地玄新榜換榜之後,換言之,今夜論道宴會就是地玄新榜年輕翹楚之間的一場較量!

真正的較量!

真正的較量不分六字門道!

真正的較量從來都是以實力為尊!

戰鬥的實力!廝殺的實力!生存的實力!

這是地玄榜列榜的依據,也是今夜論道的方式!

身為論道宴會的東家,莊院長在宴會開始前少不了一番客套與寒暄。

好在莊院長言簡意賅,客套話並不多,在簡要宣佈了論道宴會比鬥的些許規矩與注意事項之外,這場宴會終於是進入了主題。

在莊院長宣佈開始之後,三千菩提樹下以及周圍所有席位突然間變得安靜。

安靜地有些異常。

冇有一點兒吵雜之聲。

席位之上無數道目光交錯,所有人都在密切關注著場間,都在好奇這論道宴會的第一場較量會花落誰家。

洛長風也在觀望。

他的目光停留在正對麵天東八百宗使團三代弟子的那些身影之中。

他看著貪狼!

白日裡在紫竹林前的湖邊,他與那貪狼有過約定,他在等待著貪狼起身,他必然會踐行自己的約定。

洛長風在看著貪狼,貪狼的目光卻不在洛長風身上。

而是在洛長風身邊隔著幾席的蘇小凡身上。

貪狼說過會挑戰菩提書院,自然不會隻是說說而已。

隻是在這之前,他還要做一件事情,他還要報一次仇。

報蘇小凡羞辱偷襲之仇。

貪狼對著身邊的一名師弟點了點頭。

隻見那名八百宗弟子提起了身旁的劍,然後恭敬地向著連城訣等一眾師兄行禮,然後起身。

頓時間,宴會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這名八百宗弟子的身上。

“天東弟子!”

“果然是天東弟子!”

“天東八百宗作為此次論道宴會的發起者,那麼這論道晚宴的第一場較量,由天東子弟開場卻是再合適不過!”

“無可爭議!”

“無可厚非……”

那名天東八百宗三代弟子離開了席位,向著場中央菩提樹下走來。

這名弟子名為陸人傑!在天東八百宗三代弟子之中並不是多麼耀眼的存在。

事實上,有經天十二星座下弟子領導的天東三代,即便是曾經耀眼的天驕都會相對變得黯淡了下來。

陸人傑就是這麼一個少年。

他已經不記得有多久冇有像現在這樣引人注目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他感覺渾身被這些帶著戰意的目光點燃了,讓他覺得有些熱。

他提著劍的掌心開始出汗。

他有些緊張。

可他還是走到了台上。

他正了正長袍。

他抱劍向著主席位之上的那些大人物與見證者們行禮。

然後他的目光落在了對麵。

落在了菩提書院諸生代表的席位之上。

“天東八百宗三代弟子陸人傑,請書院蘇小凡師兄賜教!”

三千菩提樹下很靜。

所有人都能夠聽得清這陸人傑有些緊張有些迫切的聲音。

這聲音甚至可以說是青澀,還有些顫抖。

但卻極具勇氣!

來自天東八百宗三代弟子這個前綴稱謂的勇氣。

廊坊裡所有人的目光頓時轉移,順著陸人傑的目光,落在了書院代表諸生之中的蘇小凡身上。

蘇小凡有些激動。

從他那雙眼中明顯看的出來很激動。

他看了看三千菩提樹下的陸人傑一眼,看了看對方手中提著的那把劍。

然後他的目光繞過了陸人傑,落在了其身後也就是正對麵的貪狼身上。

貪狼在笑,在冷笑。

他的眉眼間有一道疤痕,他的笑看起來有些陰森,有些狠辣。

蘇小凡頓時明白了什麼。

看來天東八百宗的貪狼是在記恨自己。

可為什麼他不自己登台呢?卻還要找個打手?

“看你這傢夥驚慌的神情,不會是連心裡準備都冇有吧?”江滿樓聽說了紫竹林湖邊發生的事情,此刻看到蘇小凡的神色,顯然像是冇有料到這一點似的。

江滿樓扔了顆葡萄入口,吐字不清地說道。

蘇小凡看了看江滿樓。

“不會是真的冇有任何準備吧?你可是被書院諸生選出來參加論道宴會的代表之一,難道冇想過會在論道宴會上出手嗎?”江滿樓一個激動,直接將整顆葡萄給吞了下去,噎著說道。

“小凡。”月相期看著蘇小凡喚道。

“這是論道宴會開場的較量,可不能搞砸了啊……小凡師兄。”

“小凡無需緊張,這陸人傑在地玄新榜之中與你的名次相差無幾,你隻需正常發揮即可。”月三人說道。

菩提書院諸生代表的席位之上,諸生看著蘇小凡的神色很精彩。

有擔憂,有歎息,也有期待。

廊坊裡某處席位間,有人注意到了菩提書院這邊的情況,看著眾人對那個叫做蘇小凡的少年千叮嚀萬囑咐,操碎了心的樣子,她覺得很有趣。

她覺得那個少年很有趣。

她咯咯笑了出來。

她身著奇裝異服。

她身上散發著藥草的香氣。

她名為瀟湘雨。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蘇小凡!

(ps:感謝三笠牛肉與風霜飄過書友的打賞和月票支援。樓蘭這裡弱弱的喚一聲訂閱,論道會開始了,咱們的頭彩在哪裡……)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