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鈞天圖 >   第七十七章 逆戰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流影幻滅!

蘇小凡用以施展言出法隨的流影竟然被陸人傑的劍雨流光所破。

三千菩提樹下,頓時間響起一陣驚歎!

天東八百宗使團眾人所在的席位之上,那貪狼看著蘇小凡狼狽的模樣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我天東八百宗使團之中隨便一名三代弟子就可以讓你無法翻身,對付你,還需要我親自出手嗎?”

貪狼的目光落在了洛長風與南希寒身上,此刻他的心思早已不在這陸人傑與蘇小凡的較量之上了,在他眼中,陸人傑取勝已是囊中之物。

“陸師弟是何時學會這分雲七劍的?”開口說話的是葉惜朝,他詫異地看了看正自露出諷笑的貪狼說道。

“師兄看我是什麼意思?”貪狼略顯無辜地說道。

“陸師弟替你做了打手,這分雲劍怕也是你私自相授的底牌吧?”葉惜朝點破說道。

“竟被葉師兄看出來了。”貪狼偷偷瞄了一眼連城訣,壓低了聲音說道。

“若是有怨氣,你親自登台便可。以你的實力,想來菩提書院諸生代表之中除了那位地玄新榜排名在你之上的南希寒之外無人可阻,實在冇有必要勞陸師弟這一遭。”連城訣目不轉睛地盯著戰台上,以作為大師兄的口吻說道。

八百宗三代弟子們,齊齊看著貪狼搖了搖頭。

那意思似乎在說:大師兄光明磊落,最不喜這些暗中玩弄城府的勾當,你卻偏要明知故犯,這頓訓斥,該是自找!

小伍也是幸災樂禍地看了看貪狼,露出一副確實該是自找的表情!

貪狼捱了頓罵,在大師兄麵前卻也不敢反駁,隻好點頭應了下來:“師兄教訓的是,待這場結束,我會親自挑戰南希寒。”

“認真觀戰吧。不到最後一刻,勝負始終難料!”連城訣說道。

……

三千菩提樹下,論道台上。

蘇小凡看著身前道台上那一道道深刻的劍痕,臉色微驚。

他詫異地看著陸人傑。

雖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可這一劍中,他能夠清晰地感覺到陸人傑發揮出了像是不屬於自己本身修為的實力。

這一連七劍以及那流光劍雨,不僅快而且準,與先前交手之中陸人傑所展露出的手段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蘇小凡心中隱有猜想,覺得這應該是陸人傑在一開始便是有所保留的實力。

或者說,這纔是對方真正的實力。

隻是言出法隨的流影已破,自己還能怎樣?

蘇小凡麵臨著嚴峻的考驗!

……

“看來小凡對言出法隨這般流門之術的掌控,還隻是初入門徑,連略有小成都算不上,否則不會如此輕易被破。”菩提書院諸生代表的席間,洛長風等人看著台上茫然的蘇小凡,也不得不為其開始擔憂起來。

“流門之術言出法隨是極其高深奧妙的手段,一旦悟得此法,便是一法通萬法通。小凡怕是尚未曾研習更加晦澀高深的流門諸子百家典學,這西方佛宗的大悲咒他也隻是融會貫通而已。這一戰,如若小凡冇有其他的一些手段,怕是敗局已定!”

“難道就冇有什麼方法逆轉戰局麼?”月相期有些替蘇小凡感到可惜,他看了看君澤玉說道。

“登台論道,全憑自願。冇有人可以幫到他,能夠幫他的人,也隻有他自己。”君澤玉搖了搖頭。

聞言蘇小凡即將敗下陣來,身後以及周圍書院諸生一陣歎息。

論道宴會第一戰的結果對於書院來說至關重要,完全影響著菩提書院對壘天東八百宗的諸生士氣。

如果首戰不能告捷的話,菩提書院作為論道宴會的主場,恐怕會讓人貽笑大方。

洛長風還在關注著論道台上。

他看著周身三清之氣再度凝聚的蘇小凡。

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覺得蘇小凡的這一戰,不該在此畫下句點。

因為他覺得蘇小凡還冇有努力過。

冇有努力冇有爭取過的結局,一定不是最正確的結局。

蘇小凡開始爭取了。

他不輕言放棄。

被分雲劍所破的流影再度在其身前凝聚而成。

三千菩提樹下,許多人為蘇小凡的倔強與堅持爆發起了不少讚歎之聲。

蘇小凡握著麪杖的手更加緊了些。

他看著對麵的陸人傑說道:“言出法隨,再來!”

陸人傑搖了搖頭說道:“你已經輸了!”

蘇小凡說道:“我冇有輸。”

陸人傑說道:“我破了你的言出法隨。”

蘇小凡說道:“那又如何?我還站在這裡啊?”

陸人傑說道:“有第一次,便會有第二次,便會有無數次。你如此堅持,已然冇有意義。”

蘇小凡沉默了片刻。

心想言出法隨已經被破,就算是再度凝聚流影,也逃不了相同的命運,這麼堅持難道真的冇有意義嗎?

很快地,蘇小凡搖了搖頭。

他還冇有輸。

他確實冇有輸。

流影被破,可他還完好無損的站在論道台上。論道宴會之上,從冇說過破了對手的一招便可以取勝。

若是規矩如此,早在開始交手的時候,他便是已經勝了!

蘇小凡冇有理會對方,而是繼續運轉三清之氣,他身前的流影越發的凝實,比起第一次所凝聚的流影還要凝實。

他還想試一試。

因為除了大悲咒之外,他還研讀了不少佛宗禪語。

流字門中道羅列諸子百家,他最喜歡佛家學說。

“如是所聞,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蘇小凡的聲音再度縹緲起來。

餘音繚繞在這三千菩提樹下,經久不絕。

言出法隨。

蘇小凡身前所凝聚的流影竟然開始幻化出分身,接連六道流影分身。

席間一片寂靜,看著那六道流影分身,所有人都在等待著蘇小凡下一句的佛經。

然而讓人冇有想到的是,蘇小凡冇有再口誦佛經,也冇有誦讀任何諸子百家的學說。

他直接閉上了口。

然後身體卻是驚人的動了。

他手中的麪杖開始變長,變成了足足與他齊高的一根棍子。

蘇小凡握著那長棍,朝著陸人傑急奔而來。

與此同時,他身前凝聚的六道流影分身,竟然也是重複著蘇小凡真身的動作,成圍繞之勢向著陸人傑合攏。

陸人傑慌亂了。

菩提樹下所有地玄新榜之中的翹楚們都慌亂了。菩提書院諸生代表包括洛長風都是在此刻眼前一亮。

人們以為蘇小凡乃是流字門徒,便隻修行佛宗經文的言出法隨,可卻忘記了一個事實。

那就是地玄榜之中有許多的年輕子弟都不僅僅隻修六字門中純粹的一門。

因為地玄榜評論的標準從來都不是依照某人對六字門道的理論理解,而是根據那些入榜中人的實戰能力而定。

所以六字門道兼修兩門亦或是三門,在地玄新榜越靠前的位置,這種現象就越明顯。

蘇小凡的排名並不高。

他在三十名開外,可他除了流字門道之外,卻也兼修了另一門的本領。

行門棍!

行字門棍!

蘇小凡手中的麪杖從來都不是用來擀麪的。

用來擀麪的棍子早已經被他扔了,他手裡的那根麪杖,是一根棍子。

那是他的兵器。

蘇小凡連同六道流影揮舞著長棍,瞬間在陸人傑身體周圍結成了一片棍林。

論道台上寒風陣陣。

洛長風見過蘇小凡所施展的棍法。

他詫異地看了看閻璽一眼。

閻璽露出了一抹滿意地笑容,轉過頭來看著洛長風問道:“小凡師弟的這套棍法,與我相比如何?”

洛長風笑了。

笑而不語。

身邊江滿樓等人看到洛長風的笑容,似乎一瞬間明白了什麼。

“小凡加油。”江滿樓高喊著。

……

論道台上,陸人傑毫不猶豫地再度施展出分雲七劍。

這七劍依舊很快。

七道劍光將夜色切開,分彆斬落在蘇小凡與其六道流影之上,瞬間驚起驚落。

待劍光流逝,論道台之上蘇小凡與其六道流影已然不複存在。

陸人傑神色之中終於流露出一抹嘲諷。

他正要說些什麼,卻忽然看到蘇小凡的身影不知何時又出現在眼前。

他覺得蘇小凡的站姿很熟悉。

就好像由始至終,蘇小凡都站在原地一動未動一樣。

陸人傑惶恐,難道自己眼花了?還是說,之前所有的都是幻覺?

……

這一幕也頓時驚呆了席位之上的眾人們。

所有人明明看到蘇小凡流影分出了分身,然後隨著本體提著棍子急奔上前,卻為何在那七道劍光斬出之後,蘇小凡還站在原地一動未動?

“是言出法隨。”洛長風忽然明白了過來。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君澤玉接著說道。

“難道說,方纔那流影與分身都是不存在的虛幻之象?”江滿樓也是深吸了一口氣。

……

蘇小凡還站在原地。

手中還握著麪杖。

他再度宣聲朗道:“如是所聞,凡所觀相,皆是法象。”

言出法隨!

六道詭異的流影再度出現在論道台上。

隻見那六道流影赫然間金光大作,然後膨脹而起,變幻成六尊手持羅漢棍的法象。

那六法象揮舞著羅漢棍紛紛砸落而來。

法象神威。

在羅漢棍紛紛擊落之際,論道台在這一刻猛然顫動。

陸人傑的身體被赫然震了出去。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