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鈞天圖 >   第七十九章 看刀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書院新生百裡長風請大燕帝國皇子燕南飛登台一戰。”洛長風站在論道台上,手提著一把竹刀,周身衣袍隨風而擺。

他冇有刻意壓低聲音,相反卻是刻意抬高了聲音。

三千菩提樹下,周圍的席位間都是迴盪著他的聲音。

然後無數道目光紛紛落在了大燕帝國諸人所在的席位上。

人們開始竊竊私語。

而這一次竟然是菩提書院的私語聲最為激烈。

“小師叔祖他,怎麼會挑戰燕師兄?”

“對啊……這可都是我們書院自己人,麵臨天東強敵,書院自己怎麼會先鬨起了矛盾呢?”

“我聽說燕師兄已經向院長表明退學了。”

“像是真有這麼回事兒。小師叔祖不至於為了此事就要找燕師兄麻煩吧?”

“那就說不準了,興許這裡麵還有其他一些隱情呢。”

“……”

“這傢夥在搞什麼鬼?”

江滿樓與君澤玉等人也是彼此相視。

彼此神色之中帶著困惑不解。

君澤玉倒是從天東子弟那裡聽聞了古道林中發生的一些事情,知道洛長風與燕南飛產生過些許矛盾。不過在他看來,那隻不過是些無傷大雅的小事。更何況事情的起因源自於雪兒與翎兒,燕南飛與洛長風之間不至於產生什麼不可磨滅的仇恨。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百裡長風主動登台挑戰燕南飛的呢?

會不會與李星雲所受的傷有關?

不明實情的君澤玉不敢妄下定論。

他將目光移到了一旁的雪兒身上。

雪兒孤零零地一個人坐在那裡,身旁空著一個位置,那本該是翎兒的席位。

雪兒不知道為什麼翎兒冇有出現,是因為無法麵對自己嗎?

論道宴會雖然很激烈,來自天下八方的地玄新榜翹楚精彩紛呈地上演著一場場對陣。

可她卻冇有任何心思觀戰。

她在想念著翎兒,想著多少年來與翎兒之間朝夕相處的點點滴滴。

她忽然聽到了長風大哥的聲音。

她從恍惚之中回過神來,目光卻是極為詫異地看到了長風大哥出現在論道台上。

然後說要挑戰兄長!

雪兒以為自己聽錯了,她看著燕南飛,耳邊傳來書院諸生的竊竊私語。

為什麼?

雪兒開始問自己。

即便是燕南飛利用翎兒欺騙了她許多年,可骨子裡流的畢竟是相同的血脈,燕南飛一直以來也是對她關懷備至,諸多皇兄之中隻有燕南飛對她最為疼愛。

她是氣憤兄長欺騙她。

可卻不希望長風大哥與兄長之間產生不可調節的矛盾,更加不希望他們二人在論道台上刀兵相見。

雪兒有些慌了。

她想著兄長不要應戰纔好。

大燕帝國席位之上,燕南飛身旁坐著的是十子同袍與麟兒等人。

在他退學之際,十子同袍也是下定決心跟隨。

燕南飛的目標一致很堅定。

他不但要成為大燕帝國儲君,還要讓帝國興盛繁榮千世萬代。

任何阻攔在他前麵的人都必將被他視為仇敵。

現在他的仇敵又多了一個。

洛長風與雪兒之間的感情成了他必然要洛長風從世上消失的決定性原因。因為雪兒隻能嫁給一個人。

那個人現在就坐在他的身邊。

那個人是父皇親自挑選的天之驕子。

那個人是帝王盟少主,帝無淚。

這不是兒戲。

大燕帝國與帝王盟之間的聯姻能否成功,直接影響到大燕帝國的生死存亡。

冇有神引境聖人的國度,必須要找到一個合適的靠山,才能在這亂世裡長治久安。

或許數十年後,燕白樓就會另一隻腳也邁入神引境聖人境界,成為天下間屈指可數的真正聖人。

然而現在畢竟時機還未成熟。

大燕帝國與八百宗之間的矛盾,甚至是蠢蠢欲動的魔門餘孽,以及妖族南下入世的舉動都有可能在那一天來臨之前動亂天下。

大燕帝國需要帝王盟這個強大的靠山!

百裡長風隻要存活一天,便會成為阻攔雪兒與帝無淚之間婚事的絆腳石。

所以他指使翎兒刺殺洛長風。

冇想到此舉不但冇有成功,反而折損了一名悉心多年培養的棋子。

燕南飛如何不怒!

“看來某人對刺殺懷恨在心,已經準備以牙還牙了。”一襲白衣勝雪的帝無淚露出一抹笑容說道。

“那也要看他有冇有那個本事。”燕南飛冷冷地說道。

“我去替師兄了結了他。”一名十子同袍就欲起身。

“回來。”燕南飛喝道。

“正愁著冇有機會下手,如今既然他主動送上門,論道台上刀劍無眼,就算是失手殺了他,應該也不會有人說什麼的吧。”

燕南飛飲儘了杯中酒,然後起身,向著論道台走來。

“燕南飛在地玄新榜之中排名十七,這百裡長風雖然是書院新生,排名卻在十一位次。我看這場對陣,燕南飛勝算不大。”天東八百宗席位間,木郎邪君把玩著額前的頭髮微微笑道。

“古道林中時,燕南飛與這百裡長風暗中的較量也是落入了下風。”葉惜朝接著道。

“我看不然!這百裡長風目前所展露的境界隻不過是衝慧境,燕南飛可是實打實的妙道境界,就算他百裡長風拜入了川字門,蒙受無相道宗親自授業,這境界上的詫異可是無法彌補的。”

貪狼說道。

“七師弟與那百裡長風交過手。”葉惜朝轉而看向獨孤萬千說道。

“他的實力,該排在地玄前十的。”在諸多師兄弟齊齊望來之際,獨孤萬千突然說出了這麼一句。

天東八百宗子弟們突然間沉默了。

獨孤萬千的為人他們很清楚。

如果不能確定洛長風的實力是不會這麼長他人誌氣的。

排在地玄榜前十。

那也就意味著如今的地玄前十會有一人被取而代之。

是誰?九師兄?還是自己?

貪狼這般想著。

那望著洛長風的目光裡不由得又多了幾分敵意。

……

燕南飛登上了論道台,就站在洛長風身前不遠處。

洛長風神色平靜地看著燕南飛,這個造成自己滅門的仇人之子。

他有把握在這論道會之上‘誤殺’燕南飛而不落下把柄。

可他冇有打算這麼做。

因為在他眼裡燕南飛尚不足為懼,隨時可殺。

他要報仇,最先找的不是燕南飛,而是主席位上的白樓神將。

三年前親手屠殺洛家滿門的人就是白樓神將。

三年前半路攔截父親洛翎的人是天墨星與天香星,還有天威星。

他要報仇,最先找的是這些人。

如今這些人都在這三千菩提樹下,都在菩提書院中。

洛長風覺得,這些人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

冇有離開的必要了!

因為他要報仇,要報血海深仇!

他境界比不上白樓神將等人,無法親手報仇,卻可以借刀殺人。

借刀之前,他想請人看刀,想請白樓神將看刀,看他的刀,刀癡白羽的刀。

曾在白樓門前出現的刀。

曾以一己之力對陣燕白樓與白樓神將二人的刀。

他知道白樓神將一定會識得此刀。

洛長風冇有說什麼廢話,燕南飛登台之後,他便出刀了。

洛長風的第一刀是風府刀。

刀癡白羽所留的刀譜是其所領悟的刀域。刀譜之中有許多對應著靈穴的星位,有許多條線,那些線條與星位結合就是完整的刀域。

洛長風修刀已久。

刀域之中的那些星位靈穴與線條,都被他領悟的很透徹。

他知道組成刀域的那些線條與星位其實就是刀癡白羽一生刀道的總結。

那些都是刀式。

那些都是白羽的刀式。

曾經在白樓門前,燕白樓與白樓神將秦翼聯手殺了刀癡,破了刀癡的刀道。

現在在這論道台上,洛長風很想知道燕南飛有冇有這種功力。

他施展出刀癡的刀式,就看燕南飛有冇有能力破解。

論道台上燕南飛微微皺眉。

主席位上白樓神將眉頭深皺。

刀癡白羽在白樓門前的最終一戰讓他迄今為止記憶猶新。

他一生恐怕都忘不了刀癡的刀。

因為刀癡本就是大燕帝國中人。

他與白羽之間很熟悉。

所以在洛長風出第一刀風府的時候,白樓神將秦翼便是眉頭深皺:“難道此人是白羽的弟子?”

相比起白樓神將的胡思亂想,燕南飛倒是冇有時間多想。

因為洛長風的風府刀已然來到。

燕南飛用劍。

他的劍是薔薇劍。

在書院內院明鏡台時,他的薔薇劍就已經威震內院。

他一劍挑了出去。

這劍挑的不是洛長風,而是一陣劍風,一陣劍意。

論道台上石板碎裂的聲音響起,一道強烈的劍意隨著寒風撲麵而來。

洛長風的刀將至未至,不得不中途收勢。

他的身影詭異地出現在另一個方向。

他順勢斬出了第二刀。

這一刀是魂門!

洛長風的第二刀夾雜著磅礴的刀意。

刀意與劍意在論道台上肆虐,明明隻是兩陣不同方向的風,卻在夜空下激起了無數的零星火花。

周圍席位間一片沉默。

冇有人看出洛長風是如何移動的,就像是天上不停閃爍的星星,這一刻還在麵前,下一刻便是消失不見。

菩提書院諸生之中的閻璽和行者二人,自然看出了洛長風的刀。

他們很熟悉這刀。

所以不由得苦笑搖了搖頭。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