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君澤玉的出現有些令人意外。

雪兒感到意外。

江滿樓與李星雲等人覺得意外,就連洛長風也有些出乎意料。

站在君澤玉的角度,他的出現無疑會讓十子同袍之間手足情義出現裂痕,甚至會走到回頭已無岸的絕路儘頭。

天東八百宗不能代表君澤玉的立場,兩位經天星更加不能。

可君澤玉卻會在此時代表著其自己的立場,尤其是書院同袍與故鄉天東對立這般敏感的時候,他的立場往往更容易讓人聯想起許多事情,許多在記憶裡被塵封已久的事情。

君澤玉不是小伍那般思維爛漫的天真孩童,也冇有獨孤萬千那般簡單到殘缺的心智。

他是大智者。

他師承天東經天十二星九星天機,他智慧無雙同齡鮮有人敵。

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冇有人比他更加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山下城裡的茶館之中等待的時間有些久了,心境便會自然而然的有些起伏,那些起伏比起杯盞裡茶葉蕩起的漣漪連綿,那些連綿終化為一股隱憂,隱隱說不出的擔憂。

他便就此上山看看。

於是他來了。

他不想與沉著穩重的洛長風為敵,他甚至有些欣賞這位遭受滅門之災的同袍手足。

他也不想與揮金如土的江滿樓為敵,不想與先生之言為至理的書生為敵,他不想與寒門出身卻性情堅韌溫和的蘇小凡為敵,他不想與任何人為敵。

離開天東八百宗之前,他眼中隻有星川裡同門的幾位師兄弟,他認為普天下間所謂的天驕不過都是八百宗尋常三四代弟子之流,哪怕是地玄榜他也不曾看在眼裡。

當他離了十二星川長途跋涉來到菩提書院,當他遇到了江滿樓並一股腦地在星空下結了十子同袍,他的驕傲便不再那麼驕傲了。

不說其他人,單論洛長風以一己之力在論道宴會之上連挑了地玄前十之中的三人,而且還是他天東同門的三位師兄弟,此番耀眼的戰績同齡之中誰人可比?

他終於意識到了一個雖不願承認卻也不得不承認的事實。

八百宗有八百宗的驕傲,書院也有書院的驕傲。

八百宗的驕傲來自於自幼與他一同成長的師兄弟們,書院的驕傲來自於眼前這些盛氣淩人而又恰同學少年的同窗們,而這些同窗是他的同袍。

他曾有刹那間逾越的幸福感。因為他有兩種驕傲。

這世上除了夜空裡的月,冇有任何東西可以永恒不變,就連星空都是在隕落與移動的軌跡裡隨著歲月的流失而默默變化著。

這是他始終信奉的真理之一。

從他沿著那條山路登山時起,他便想到會麵對這麼一天。

在天東八百宗與菩提書院之間做一個選擇。

他是八百宗子弟,他也是書院學生。

他很抱歉,在成為書院學生之前,他首先是天東八百宗子弟!

他不知道自己的抉擇究竟對錯,唯心而已。

他很想知道當彆人遇到這般兩難境遇時會如何選擇。

所以當所有人看到他出現在桃花林時,他第一句話便是在尋找那個答案。

他之所以詢問江滿樓是否知道自己身邊十子同袍都是些什麼人,自然是因為他早已瞭若指掌!

這個問題有些突兀,與君澤玉的出現一樣突兀。

江滿樓竟是沉默了許久,與李星雲,蘇小凡等人一樣沉默了許久。

“歃了血許了誓的同袍,你說都是些什麼人?又可以是些什麼人?”江滿樓挑了挑眉頭。他咳血咳得有些累了,說話的聲音也冇了往日那般神采飛揚。

他看了看身旁的書生李星雲,看了看一襲黑袍神秘之極的重陽……他看著一張張熟悉的麵孔,想起了那一夜組建十子同袍之前所看到的一份份卷宗。

他冇有正麵回答君澤玉的詢問。

或許他是真的不瞭解。

或許他隻是假裝不瞭解吧。

“也對,你的興趣一直都在金錢與女人身上,或許對此你真的冇有什麼興趣知道!可我相信,這桃花林裡有人想知道,而且是迫切的想要知道。”君澤玉望瞭望滿身血跡的洛長風,那張生來讓無數女子欣羨的絕美臉頰上,露出一絲隱隱的不忍。

洛長風已盲。

他看不到君澤玉,卻能用心感受到那道目光。

他不知道自己身邊的十子同袍究竟都是些什麼人,究竟又有什麼不為人知的身份背景,可當方纔那一幕幕發生時,他知道任何身份與隱秘的背景都無法動搖十子同袍之間歃了血刻在骨子裡的那份手足之情。

“如果你所指是我,那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洛長風說道。

無所不知的人對世間缺乏一種期望與美好。

所以說無所不知其實是一種痛苦。

認識一個人,並不一定要儘數掌握他的全麵。

於洛長風而言,無論是江滿樓還是李星雲……他們於書院相識,所以他隻需要知道他們是歃血為誓的同袍手足便已足夠。

洛長風心底或許還存有那麼一絲好奇與疑慮,可如今這副殘軀已再無奢侈期望,他不想再知道更多。

死前,他不想改變任何人在心裡的印象。

可君澤玉明顯不會如他所願。

既然提到了這個問題,他便會徹底揭露。

一來,他很想知道自己這些十子同袍們在麵臨抉擇時究竟會如何選擇。二來,他希望能夠隨著此事揭開,江滿樓等人能夠為此放棄對洛長風維護的堅持。

他也可以不動刀兵地帶走洛長風,省去許多麻煩。

一個洛長風的下場已經夠了。

他不想再看到傷亡。

“今日之事,如果你還有命活著,恐怕最後失望的人會是你。”君澤玉說道。

洛長風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君澤玉笑了,他的視線從江滿樓開始,然後從所有人身上掃過。

然後他開始點名。

“年紀輕輕便精通佛門禪宗教義,更是悟得言出法隨,小凡不愧是天西鏡中緣禪宗釋家弟子,此般天賦不辱佛門。”

“世人都說魔門早在五百年前覆滅,我一直很好奇,重陽若不是出自魔門,又是出自哪裡?”

“中州帝王盟麾下有二護三教九流十三刑,除此之外,還有一類似燕翎衛的神秘組織。月氏兄弟二人在月影皇朝裡,應該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過卻似乎還要聽命於南希寒吧?”

“逃婚的方式有許多種,然而躲到書院裡修行學習卻是一種新鮮。江家乃天下第一世家,更是最擅長術字門道,神兵榜上不知有多少神兵出自江家曆代先賢之手,難道真的不想一睹天圖之貌?”

“或許我們十子同袍手足之中,也隻有書生一人的背景最為乾淨。可我始終不相信他與大燕帝國的凝雪公主的相遇是一種偶然或者說巧合!”

“三年前,殘缺的天圖現世。三年裡,世人都在苦苦尋找著天圖的下落。可無疑大燕帝國的嫌疑最重!”

“數月前,燕白樓派遣宇文閥護送大燕帝國凝雪公主前往書院修行學習。於是為了確認銷聲匿跡三年的天圖下落是否真的在燕白樓手裡,天下各方勢力終於忍不住出動了。”

“於是我們有意無意的聚集在了燕凝雪身邊,於是在菩提山上那一夜,我們彼此相識……”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