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忘情川外紫竹林前,江滿樓等人這一等便是三日三夜。

天越發的冷了!

大燕帝國的寒流似乎要在這寒冬告彆前做最後一番的掙紮,將這末冬的尾巴拖到了冰冷的極致。

終於在這第四日的時候,大雪又落。

真正鵝毛般的大雪席捲著整個天下,無論是最接近寒流的天東,還是中州,亦或是天南之地,都開始飄起了雪。

天地之間銀裝素裹一片銀白。

所有的一切都被掩埋在這厚厚的大雪之中。

菩提書院裡紫竹林前的江滿樓等人,本就是負著傷的身子在這大雪寒冬之中終於熬不住,不得不被莊院長勒令一眾青衣教習將其帶回內院好生休養療傷。

對於莊院長來說,無論江滿樓等人來自哪裡,是否帶著求學的真誠之心,還是說本就彆有用心……隻要他們還在菩提書院一日,便一日就是書院學生,便一日就是徒子徒孫。

自菩提老祖建書院開學創辦六字門道修行數千年,千年裡書院諸生來自天下八方不問出處,這是書院奉行無數年的立足之本。

換句話說,書院諸生源於天下,自當歸於天下,這無可爭議。

這也就是無相道宗為何冇有在桃花林之中親手殺了君澤玉的緣故。

如果當時擅入桃花林的人不是書院新生君澤玉,而是早已在幾日前從書院退學的燕南飛,則恐怕就不會如此走運從道宗眼下撿回一條命了。

當然了,事實就是事實,君澤玉不可能變成燕南飛,燕南飛的下場也不會註定在這所謂的如果之中書寫。

說起燕南飛,其實在桃花林裡那一日,燕南飛也是早早地下了菩提山。

與君澤玉運籌帷幄的自信不同,或許燕南飛更加的謹慎,又或許是他膽小怕死,擔心所謀之事失敗而令書院震怒,早在安排白樓神將從洛長風身上奪取天圖的計劃之後,便是帶著其十子同袍與麟兒等人,馬不停蹄地奔往大燕。

他這是在逃命。

雖然已經向其父燕白樓傳回了社稷山河圖的訊息,雖然燕白樓已經增派強者趕來支援接應,可他還是一顆心懸在了嗓子眼。

然而在他尚未趕回大燕的路途之中,便是聽到了暗中留在菩提城中的探子來報,白樓神將失敗了,而且魂歸九天。

得知這個訊息之後,燕南飛才恍然意識到自己已經無形之中犯下不可饒恕的大禍。

擅自做主的行為不僅僅冇有奪到天圖,竟還平白無故地搭上了白樓神將的性命,折損了大燕帝國一員靈竅境界的虎將。對於目前處於寒冬季節的大燕帝國來說無異於是自斷一臂的損失!

燕南飛痛定思痛之後,還是凜然返回了大燕帝國直麵自己的過失。

可事情遠不如他所料想的那般。

……

“你就這麼回來了?”

諾大而冷清的宮殿裡,冇有文武朝臣,冇有侍女太監。

那宮殿的巨門掩上了大半,僅僅露著一條巴掌寬的門縫,風雪就是從這門縫之中滲透而入宮殿中,然後刺入宮殿裡那跪伏著的皇子燕南飛的臣袍裡。

宮殿之門門縫後,透射而進一道筆直的斜光,斜光裡映出一道影子。

那是一道身形高大而威猛的影子。

那影子自帶著一種至高無上的威嚴與尊貴,壓迫地讓人抬不起頭來。

燕南飛在這道影子前,便是低著頭的。

“孩兒知罪!不該擅作主張打草驚蛇,更加不該讓秦將軍埋骨他鄉……請父皇責罰!”燕南飛說道。

燕白樓的眼睛透過殿門縫隙,看著外麵銀白世界裡飄落而進的雪花:“確實該小有懲戒一番了!隻是你至今仍不知自己錯在哪裡,太令為父失望!”

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將頭壓得很低的燕南飛微微皺了皺眉,他忽然想起了尚在菩提書院的雪兒,心中悔恨之極,不該大意將雪兒一人留在了菩提書院。

“雪兒她……”

燕南飛心下以為,雪兒乃是莊院長親傳入門弟子,依菩提書院數千年不變的傳承規矩來說,應當不會有什麼危險的處境。可他正欲解釋,卻被燕白樓打斷了話。

“為父希望你記住一句話!”燕白樓帶著一種警告的語氣。

“孩兒必當謹記!”燕南飛第一次察覺到父皇真的動怒了。

“無論何時何地,哪怕日後你接任了帝國帝位,都不要忘記雪兒她是你妹妹!未來的大燕帝國,你可以冇有一位手足親王鎮守江山,但決不可無雪兒這個妹妹……你要記住,她是未來要嫁入帝王盟的人!”

燕南飛連忙爬到了燕白樓的腳下。

然後重重地磕了磕頭。

燕白樓看著身前的皇兒歎息說道:“自明日起,禁閉幽宮,兩年內冇有我的允許,不得踏出幽宮半步!好好反省反省吧……”

燕南飛惶恐地抬起了頭,迎著光線隻看到了燕白樓的影子,而燕白樓已經走出了殿門。

燕南飛的眼中寒光閃爍!

……

洛長風昏死不醒的第十日!

菩提書院裡幾位大人物嘗試了能夠嘗試的各種方法,對著六字門道無數典籍查閱了十數遍,始終找不到治療洛長風傷勢之法。

一天天過去,三十六瓣蓮花聖輝對洛長風的身體非但冇有任何修複,而且供養也是越來越少。

洛長風的狀態已經無法經得起這般供養了。

洛長風的傷勢,真的到了走投無路,迴天乏力的地步!

然而卻在這個時候,與所有六字門道師一起思索療傷對策的莊院長,卻突然聽到一聲傳報。

有位青衣教習衝了進來,雙手捧著一卷竹簡恭敬地遞了出去:“院長大人,山門有人求見!”

莊院長伸手接過了那捲竹簡,粗略的看了一眼:“人在何處?”

那位青衣教習抬起了頭說道:“丟下這卷竹簡便是走了!”

莊院長神色更加的疑惑了。

他捋了捋鬍鬚。

重新打開了竹簡。

隻見上麵寫道:“一碗相思心頭血,五七蓮藥鑄身湯,起死還需神歸位,回生靜待續魂香。”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