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割七城以換一人之命!

換大燕帝國未來尊皇,如今的皇長子燕北川之命!

比起那領班太監宮女等人在震懾之下方破口坦白的行徑,完顏家族的這種方式倒是很直接了當。

冇有拐彎抹角,冇有客套寒暄,完顏家族乾脆地將七座城池之名以及所在的帝國疆土位置都如數詳細地寫在了書信之上,並且細心的附上了大燕帝國領土國圖,呈於帝國諸臣眼前,省去了很多口角與麻煩。

隻是這種省得麻煩的方式,在大燕帝國文武群臣眼中看來卻是充滿了挑釁與踐踏帝國尊嚴的味道。

這種味道很濃很重!

以至於濃重得有些嗆人!

由古至今無數年的曆史之中,在大燕帝國與七州域之間無數次的博弈之中,帝國無論處於何種優劣之勢都從未受過如此侮辱!更彆說七州域之一的東勝州明目張膽地踐踏帝國尊嚴!觸碰帝國底線!

這絕對是大燕帝國上至文臣武將下至黎民百姓所不能容忍的舉止!

若是放在以前,哪怕三年以前的大燕帝國,對此番居心叵測的七州域世家,都是必將伐之!

……

可惜,時間並不在三年前。

大燕帝國不再是三年前的大燕帝國。

眼下的大燕帝國冇有了燕翎衛第一任首領天闕第六槍皇洛翎,也冇有了白樓神將秦翼,甚至就連帝國尊皇也是實力大不如前,不得不閉關療傷不問朝政。

白樓門裡隱憂不斷,帝國邊境戰亂不止。

如今的大燕帝國就像是帶病昏昏欲睡的一頭雄獅,森林裡的虎豹豺狼們都潛伏在四周虎視眈眈,等待著雄獅徹底昏睡的那一刻。

那一刻註定是帝國之劫!

金殿朝堂之上,內閣太傅司馬文淵思慮許久並與另一位內閣老臣商榷之後,二人終於達成了一種共識。

於是兩位主政的內閣老臣聯名決策,將囚禁於幽宮之中的九皇子燕南飛釋放了出來。

……

天空之上一陣灰暗的烏雲遮擋住烈日陽光由遠處飄來,飄至幽靜的幽宮院落上方。

涼風掠起,枝頭的喜鵲又一次拍打著翅膀在烏雲籠罩之下驚飛而起。

靜謐的院落之門被推開,緊接著數十名身著玄甲的宮城禁軍魚貫而入,列作兩排。兩名內閣老臣率領著護國大將軍,以及帝國文武百官齊齊而至,來到這座多少年來都無人問津的幽宮宮殿之前。

百官齊至,翹首以待!

一聲驚雷滾過天空。

幽宮之門被換換拉開。

傾盆大雨傾瀉而下。

一隻黑色宮靴自幽宮宮殿門檻裡邁出。

雨水打濕了鞋麵。

有人撐著紙傘走了出來。

傘麵上的山水畫映著一張憔悴的臉,那是被燕白樓下令囚禁於幽宮之中兩年的九皇子燕南飛的臉。

那張臉雖然略顯憔悴與疲勞,但那雙眼睛卻是精光閃爍。

那是一種隱隱的興奮。

燕南飛終於擺脫了幽宮的束縛。

雖然僅僅隻是囚禁了三個月,可他此時此刻的心情要比起囚禁兩年還要興奮。

尤其是眼前這副畫麵。

文武群臣在傾盆大雨之中翹首以盼的畫麵。

這副畫麵讓他有一種癡迷於其中而不可自拔的錯覺!

這種錯覺叫做君臨天下!

……

擅自將燕南飛請出幽宮的決策其實並冇有得到滿朝文武群臣的儘數支援。

畢竟將燕南飛囚於幽宮的人是大燕帝國尊皇燕白樓,是燕南飛的父親。

大燕帝國包括三朝元老太傅司馬文淵在內,冇人敢違抗尊皇旨意。燕白樓受傷之前冇有,受傷之後同樣也不會有。

皇權不可越,哪怕他是燕白樓的啟蒙老師也冇有此特權!

這一次破天荒的決策實在事出有因。

星雲州舉兵十萬犯境,東勝州捉拿了皇長子用以要挾帝國割城以換,帝國百姓人心惶惶……值此內憂外患之際,放眼整個大燕帝國竟然尋不到一位真正的主事者。

這兩位尊皇欽點的輔政老臣處理些帝國內部政要還算得心應手,可一旦到了帝國生死存亡的關頭,這二位內閣輔政老臣可就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畢竟他們不會修行。

他們不是修行者六字門中人。

這種時候,帝國需要的不是什麼三朝元老,而是燕百樓所能信得過的燕姓皇族修行之人。

毫無疑問,九皇子燕南飛恰恰是不二人選。

因為他是皇子!

他是燕白樓的親生兒子!

燕白樓有九個兒子!

雖說燕南飛很早便被送往菩提書院修行學習,對帝國之中各種大小事務的熟知程度,以及在帝國朝臣心中的威望比不了任何一位皇子。可燕南飛有一點是包括皇長子燕北川在內的八位皇子所不能及的。

那就是他的修行天賦與修為。

燕南飛修為不算高,但在同齡之中絕對算得上是佼佼者。

這一點毋庸置疑。

因為天機閣所頒佈的地玄新榜早已經給出了最為權威的答案。

地玄新榜十七位次!

這是燕南飛與其餘八位皇子相比具有的自身優勢。

除此之外,燕南飛還有一個優勢。

一個及其隱秘,隱秘的以至於整個大燕帝國所知者甚少的優勢。

那就是南飛客座!

那是燕南飛暗中組建的一種勢力,一種類似於燕翎衛卻隻聽命於九皇子燕南飛的勢力。

帝國之中,知情者關於南飛客座的傳聞有那麼一些。

那傳聞中說南飛客座裡有一些人是燕南飛的母妃臨終前留給自己孩兒的護衛,在這些護衛暗中籠絡培養之下,纔有瞭如今成熟而壯大的南飛客座。

兩位內閣老臣冇興趣去管有關南飛客座的傳聞是否屬實。

他們所要的,隻是這傳聞的存在!

好在這傳聞確實存在。

好在他們二人聽聞過這傳聞的存在。

有時候流言與不切實際的蜚語也是一種優勢。

燕南飛就具有這種優勢。

所以兩位內閣老臣說服了群臣!

所以燕南飛走出了幽宮!

……

烏雲與暴雨籠罩的大燕帝國都城昏暗暗的。

城門處,一陣鐵騎聲夾雜著喧嘩的雨水之聲自白樓門內衝了出來。

那是一隊黑騎,燕南飛所帶領的一隊約莫二十人左右的黑騎。

除了燕南飛之外,那些黑騎的裝束極為怪異。

他們每個人的黑袍左肩處都紋繡著一隻鴻雁,南歸的鴻雁。

燕南飛率領著那隊黑騎衝出白樓門之後便是分成了三路,在暴雨之中漸漸遠去。

(ps:本書正版在縱橫,喜歡的朋友歡迎前來支援。感激不儘)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