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相比於帝王盟公子爺的影疾如風豪邁高歌,年齡不長身形卻高挑熟韻無比的妖族公主登山路走的很穩,也很慢。

擁有著神凰血脈傳承的小公主每一步落下,都會伴隨著石階的粉碎為代價。

通往九天峰頂的此條千層石階路,青梅煮酒中她是第一個登山人,也註定會是最後一個登山人。

因為妖族小公主過後,此路已不通。

就算還有抱有希望渺茫嘗試的論劍者仰望此山也無路可走,隻得另尋他徑。

青梅林中,離開陷戰七州域的大燕皇子燕南飛後被一路拉扯到這崑崙劍閣七十二峰下的妖族少年麟兒,妖異的眼眸中洋溢的儘是對姐姐的崇拜。

隨著一層層石階粉碎,身後溫酒品食的百姓與諸多無心論劍的修行者漸而都陷入了沉默。

四下裡鴉雀無聲。

一如凰兒所料般震驚於步步之威的鴉雀無聲!

有人終於想起了這對姐弟的來曆。

兩年前傳聞妖族少年自絕雲嶺而入世,一路挑戰了上屆地玄榜排名及其靠前的許多耀眼人物,最終遭來百鍊世家追殺而下落不明。不久前有人曾看到天南有隻飛天的火凰飛躍江陵,一路南下。

傳聞妖帝膝下有一子一女天賦妖孽之極。

不僅傳承遠古神獸麒麟與鳳凰的純淨血脈,而且擁有能號令萬獸屈服的手段,比起萬獸山莊的百鍊世家不知強了多少倍。

深山裡的姐弟入了世人眼,曾預言的妖族入世如今看來真正成為了現實。

……

洛長風看不到此山對麵的狀況,自然也不知那曾跟在燕南飛身邊寸步不離的妖族少年也在這崑崙七十二峰下。

通往九天峰的環山石階共有九條,九條登山路,正如同他看不到正東方向那位手持金蓮身掛佛珠的苦行僧宣一聲佛號而登山一樣。

他能看到的,隻有隨著帝無淚影疾如風消失之後沿著山途而留下的茫然,山途之上劍閣弟子的茫然!

登山路上有阻礙!

約莫三座小型劍陣分佈於石階山路的中段處,劍陣自是有佈陣的劍閣弟子把持。隻是帝無淚登山的方式太過於霸道蠻不講理,以至於佈陣的劍閣弟子都不曾有所反應,便讓那陣乳白色清風闖過。留下佈陣的劍閣弟子彼此遙遙相望後,一臉的茫然!

……

青梅林中,論劍台上的比鬥如火如荼。

分組戰根據獲勝戰績積分,索性悟得自我劍道的離落一路走來並未曾遇到什麼值得出劍的對手,至今為止仍舊不見神兵榜劍二十四之威。

“我們也該去了。”

皇甫毅豎耳聽劍聲。

他雖然雙目不能視物,好在修為已至元神上鏡巔峰,無論聽覺還是感知都極其敏銳。論劍台戰事進行約莫中段,皇甫毅算了算時間後說道。

“師兄。”洛長風喊住了正欲動身的皇甫毅。

“怎麼了?”被應天與易紅妝攙扶的皇甫毅轉過頭。

“師兄傷勢未愈,還是師弟一人去吧。”前路不可知,洛長風不願再讓師兄以身犯險。

“我知師弟不願讓我涉險,可易地而處,師兄又怎能見你一人獨入虎穴?”皇甫毅沉默片刻之後說道。

“無礙事的,師弟自有應對之法。”洛長風微微搖頭說道。

“你彆忘了,如若不能取得四柄古劍,哪怕是隻有三柄,我們可能都無法活著離開劍閣崑崙山!”

洛長風陷入沉默無言。

一旁的應天以及易紅妝二人聽的雲裡霧裡。看著兩位師叔祖深沉的麵色隱約覺得事情處處透露著可疑。

“到底二位師叔祖為何來此?”應天忍不住問道。

雖說在書院輩分之中,洛長風與皇甫毅身為無相道宗入門之徒、書院的小師叔祖,可說到底他二人畢竟也不過是與應天以及易紅妝年歲相差無幾的同齡。哪怕書院及其尊師重道,身份輩分之差也不會是書院師叔祖與老生之間產生隔閡的根由。

論起姿容樣貌絲毫不輸於雪兒的易紅妝,俏臉上也是寫滿了疑惑。

“你二人還是早早回書院,莫要在此逗留太久。”自身難保的洛長風並冇有告訴這二人實情的打算。

在這聖人寥寥可數的世間,還有幾人能與劍道通聖的觀星老人真正抗衡?而在那能夠抗衡的帝王盟盟主,天機老人,天東神像以及劍閣掌門與天南妖帝幾位聖人之間,又有誰真正肯願出手?

無相道宗已然遲暮,垂垂老矣!

天下六字門道之宗的菩提書院裡,就隻有那位數千年不曾現身的老祖了!

洛長風並冇有寄予多少希望。

老師為了他數千年修為儘廢,川字門道三十六字蓮生訣難現世間……就算老師將他驅趕出書院,可他還是一直把自己當做無相道宗的弟子,年齡最小最受疼愛的弟子。

於菩提書院,他所欠下的債是終此一生也還不完的,他隻願若有命活,會與師兄一起緊握護院刀,做書院的第三代護院人!

他從不敢有所盼望,盼望菩提老祖現身相救!

那是菩提書院所有師生的信仰!也是他的信仰!

他不敢忤逆!更不敢連累!

他知道師兄與自己一樣,從荒原暴雨裡遇到那位瘋癲千年的老道之後,二人便已將生死看淡。

如果這是命中註定,他會坦然麵對!

應天與易紅妝二人對視。然後兩雙疑惑的眼睛齊齊望向皇甫毅。

他們想聽聽皇甫師叔祖的意見。

“聽師弟的,你二人下山去吧。”皇甫毅背對著二人,冇有回頭,更冇有轉身。

滿心疑惑的應天也是個執著的性子。

倒是與李星雲有些相似,遇到問題不求個心安理得,是很難打發的。

應天很想問為什麼。

女兒心思的易紅妝卻比他細膩善於觀察,她扯了扯應天衣袖,又一次搖了搖頭。

應天卻依舊不依不撓:“二位師叔祖如果不說清楚此中事情來龍去脈,恕應天難從命!”

應天倔強的性子讓皇甫毅皺了皺眉頭。

洛長風也是瞬間冷了臉:“以你的實力,自認為能夠踏上這條九天峰嗎?如果不能,便回書院安分的修行,少在這裡給書院丟人!”

(ps:七月,嶄新的一月,奮鬥的一月。七月求月票,多多益善的月票。手殘的我不知道能夠更多少,也不敢許諾更多少。因為在更新量與質量之間,我還是偏愛後者。如果冇有好的質量,如何吸引誌同道合的朋友?但這是戰鬥的一月,無論如何我將陪著鈞天圖一戰。7點四十下的夜班,回來之後,又擠了一個小時碼字,一直到九點鐘,平常時候八點鐘就睡了。下午三點起床,起床後繼續碼字。我知道看書的朋友也有許多,期待大家的到來。)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