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大燕四十一年春,菩提城裡無數百姓某日驚看滿山菩提落了三千,從此人間再無書院。

後世有傳言,在同一年間,那曾親手覆滅菩提書院的罪魁禍首天東神像被魔門門主白知秋以魔功引到南海百花島上,生死不知。

之後這位陳姓聖人便是下落不明,天東十二星川腹地處的那座神廟也從此無聖可奉。

至於這傳言是真是假,就是經天十二星也無證可查。

……

大燕四十一年夏季未至,可雨季卻比往年似乎提前了許多天。

自山上書院付之一炬之後,這天已經連續下了三日的雨,斷斷續續,就像是不知走在哪兒處山坡上,抱著半壇雪刀燒喝得神誌不清的落魄少年一樣,走走停停。

少年一直向東。

不是為了闖那天東八百宗報書院之仇,事實上他已經心如死灰,彆提報仇,如今的他恐怕連刀都提不起來。

之所以向東……是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他隻是看見了路,便往前走。

看見了燈火,便想要逃避。

摔下了山坡,便起身往山坡下走。

已是戌時。

落著大雨的天色早已經暗淡了下來。

遠處依稀可見一些零零落落的微弱燈火,這裡像是一處遠離塵囂世事的小山村。

洛長風抱著酒罈,每走幾步路便是灌上一通。

他發髮絲淩亂,滿臉的疲憊與汙泥,還有那依稀可見的冒出頭的胡茬。

他的衣袍早已經破爛不堪,此時的洛長風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乞丐兒,一個在乞丐堆裡很失敗的乞丐兒。

因為他連乞討都不會。

獨自在雨夜中走在山坡上,腳下一滑,整個人便是滾下了山坡,撞到了樹乾上。

可他還是死死地抱住那壇雪刀燒。

可真是好酒!

洛長風索性也不起來,就依靠著那樹乾,任憑豆點大的雨珠打在身上,抱著酒罈呼呼睡了起來。

事實上他不是在睡,他是昏倒。

從崑崙山七十二峯迴到書院之後,他便是一直負傷在身。

浣花洗劍圖與社稷山河圖兩部圖錄在元神之中的融合,對他身體甚至是元神造成了不小的損傷,他一直不曾言明。

他冇有告訴任何人,一直在忍耐著。

因為老師歸天了!

再加上書院不複存焉,對他的打擊完全不亞於數年前家族滅門。

可以說如今的洛長風身心俱疲,身有道傷不願治,心有裂痕不願縫補。

他冇有追求。

他隻追求一罈雪刀燒,讓腦海裡的記憶變得模糊不清,然後讓自己永遠昏沉墮落下去!

洛長風醒來之後躺在陌生而乾淨的床榻上。

他身上的衣服甚至也被換洗過了,換上了一身普通人家同齡少年的服飾。

洛長風冇有想太多。

他也不願意想太多。

他醒來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在床榻上找那壇還不曾喝完的雪刀燒,還好他找到了。

給自己狠狠灌了一通之後,趁著無人發覺,他又悄悄地離開了這戶小山村裡的尋常人家。

又再上路。

上一條不歸路。

雨停了。

雨又下了。

洛長風還是抱著一罈酒,新的一罈酒獨自走在荒涼的官道上。

有輛馬車車隊駛過,驚馬撞在了他的身上,將他撞飛了好遠。他吐出了鮮血。

然後咧開嘴雙眼含淚的笑著,發了瘋似的笑著。

然後他繼續喝酒。

他從官道上爬起,也不顧那一身被濺上了泥水的衣服,他什麼都冇有了,他隻有一罈酒。

他從荒原的官道走到了不知何方的小城。

不知在哪戶人家的門前睡到,來往路過城裡的人把他當做了乞丐,偶爾還會留下幾枚銅錢當做施捨。

洛長風醒來之後想撿起那些銅錢再買酒喝,可遇到幾名同道中人拳打腳踢痛打一頓又給搶了去。

洛長風蜷縮在地上,雙手抱著頭,等到那些乞兒走了之後,他張開了掌心笑了。

手裡還緊握著幾枚銅錢,終於又可以買些酒喝了。

他不是小城的過客,他頂多隻算是小城裡遊走四方的乞兒。

又過了幾日。

在一座不知名的深山山路上,他遇到了幾個攔路人,不是尋常的攔路人。

帝無淚帶著他月影皇朝的月氏兄弟扈從耗費了半月的光景,終於找到了洛長風的下落。

他們攔在了洛長風的身前。

可惜如今的洛長風似乎並不認得他們,也冇有那種心情去看這些人的麵孔。

“讓讓。”

洛長風煩躁地伸手欲推開擋路的帝無淚,卻被白衣白髮的帝王盟公子爺反手鎖住,然後一掌震出了十數米遠。

臉頰撲紅的洛長風極為疼痛的摔在了山路上。

書院覆滅後又再上山確認的帝無淚在山上找到了些許蛛絲馬跡,便一路追尋洛長風的下落而來,隻是未曾想到,他看到的洛長風會是眼前這般模樣。

帝無淚厭惡的皺了皺眉。

“廢物!”

帝無淚的口中帶著憎恨吐出了兩個字。

身後的月相期卻是露出了些許擔憂。

洛長風從地上爬起。

根本不去理會帝無淚,隻是一味的喝酒,喝酒。

“帶走……”帝無淚轉身吩咐跟隨而來的幾名月影皇朝扈從。

月相期怔了怔片刻。

卻不得不遵從公子吩咐。

正當她與四哥月影徒走向洛長風時,一道渾身裹在黑色寬袍裡的身影猶如鬼魅的山風般驟然出現,對他們二人出手。

月相期兄妹二人毫無防範,被這突兀而來的黑影一招逼退。

那黑影也乾脆之極,身法利索毫不拖泥帶水,轉身一手提著洛長風便欲破風離去。

可帝無淚尚在此間。

帝王盟公子爺是與崑崙劍閣新掌門牧雲劍城齊名的天驕人物,修為實力更是已然達到靈竅境界,在天機閣即將頒佈的天闕新榜之中,必然是前十的人物。

他自然不會看著這來曆不明的黑衣人帶走洛長風。

帝無淚察覺黑衣人影之後,便是從其身後探爪而來。

這一招完全用了靈竅境修為的手段。

帝無淚出手之際,正是黑衣人影抓住洛長風之時。雖然對於帝王盟公子爺不敢小覷,可在帝無淚出手之後,黑衣人影依舊是覺得自己小看了這位被天機閣點評的天驕。

黑衣人影雖在閃躲,卻還是被帝無淚擊中了側肩。

不過他的反應倒也是迅捷之極,被帝無淚一招擊中之後,順勢又禮尚往來的送出了一招。

兩掌相對。

一股無形的氣浪在周圍盪漾了開來,震碎了無數的樹葉。

帝無淚眼中流露出瞬間的驚駭之色,隨之白袍身影被震得後退了幾步。

抓住這個縫隙的黑衣人影便是提著洛長風向深山之中縱掠飛去。

月相期兄妹二人慾追去,卻聽到帝無淚的沉喝聲:“算了。”

帝無淚聲音落下,卻是嘴角溢位了血。

他受傷了!

月氏兄妹微微驚訝。

心想著難道來者也是為靈竅境界的強人?否則不可能一掌之威傷到了帝無淚。

帝無淚雙眼帶著腥紅,盯著黑衣人影離去的方向,眉頭深皺。

“傳信鐵冷,追查此人蹤跡。”

……

十數匹烈馬在偏僻的小道上急奔。

馬隊之中護衛著一輛並不起眼的馬車。

駕駛著馬車的不是彆人,正是跟隨凝雪公主自大燕帝國而來的燕翎衛首領宇文閥大將軍。

快速駛過偏僻道路的馬車看起來比起之前要沉重不少。

因為馬車裡除了凝雪公主之外,多了一個人。

一個醉漢。

即便是昏死也要抱著酒罈的醉漢。

那個醉漢是個人生不得意且被命運遺棄的少年。

那少年睡在馬車裡,頭枕在雪兒的雙腿上,神色痛苦之極,像是在做著一場無法醒來的噩夢。

雪兒伸出小手,含情脈脈且輕柔地撫摸著少年長滿胡茬儘是滄桑的臉頰:“長風大哥……”

雪兒腦海中頓時浮現了許許多多往日的畫麵。

有書院裡的晴朗,有天香閣裡的歡聲笑語,也有桃花林裡刀兵相對的血粼粼。

一年了。

雪兒知道長風大哥已經醒來,卻遲遲不肯回書院。

因為她不知該如何麵對。

她不知道長風大哥會如何麵對一個血海深仇讎人的女兒!

人生,若隻是如初見那時該有多好。

想起那時的初見,雪兒梨花帶雨兩行熱淚滴落。

滴落在洛長風的臉上。

心在天涯被命運捉弄的無儘離彆,都在這相逢一聲中道儘酸楚!

駕車的燕翎衛首領宇文閥聽到馬車裡細弱蚊蠅般的聲音,於心底深深歎息。

真是一段孽緣!

那黑衣人影自然就是靈竅上境的燕翎衛首領。

為了避免被帝王盟中人探查到行蹤,他們一行人小心翼翼繞了許多本不必要走的彎路。後來最擅長暗中行事的燕翎衛發現帝無淚蹤跡,便是一直暗中追蹤。

這纔在關鍵時刻宇文閥出手救走了洛長風。

而且按照雪兒的意思,一模一樣的馬車總共有八處,由燕翎衛喬裝駕駛分彆向八個方向駛去。

以逃避帝無淚的追蹤。

馬隊急奔了一天一夜,進入了天東八百宗與七州域共存的地界,在一處麵水靠山名為遠山鎮的鎮子裡,馬隊停了下來。

經過燕翎衛一番打聽,雪兒與宇文閥帶著昏迷的洛長風找到了鎮子裡的醫舍。

遠山鎮唯一的一家醫鋪。

寬敞的籬笆院落,幾間簡單而不簡陋的茅屋,院落裡曬著一些草藥山皮。

還有隻小白狐在愜意的沐浴著微風。

宇文閥揹著昏死的洛長風,雪兒敲了敲籬笆門。

聞聲之後,從那茅屋裡走出來一名年約二八的小醫女。

(ps:是不是有許多跳著章節看的朋友,在這裡樓蘭還是呼籲下,大家彆跳著訂閱看,真心不會灌水的,每一章都有實打實的劇情進展,跳著看的話,會錯過許多精彩的。求一波帶走的訂閱。)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