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尋常醫鋪隻能處理洛長風這一路走來渾身上下的外擦傷與酒勁,洛長風元神之中兩種天圖的融合所造成的元神損傷對於普通醫者來說卻就束手無策,即便是師承莊院長流字門醫術的雪兒,也隻能為長風大哥治療帝無淚的掌傷而已。

至於洛長風那鮮為人道哉的心病,隻能靠他自己。

據燕翎衛調查瞭解,遠山鎮這家醫鋪裡的一老一少,是一對爺孫。

爺爺木易是鎮子裡的老大夫,年輕時負笈遠遊見識過不少世麵,在遠山鎮安頓以後,至今行醫三十多個年頭,醫者仁心,口碑倒也極好,鎮子裡很少有人會與這對爺孫過不去,即便是那些個遊手好閒的良家山匪,也儘量對醫鋪敬而遠之,畢竟平日裡誰會冇個病痛。

孫女名為木蘭,二八芳華出落得水靈靈的。

不說膚如凝脂那一身肌膚也是吹彈可破,一雙丹鳳眸子千嬌百媚更是惹人喜愛。雖然平日裡素衣粗布,極少著裝打扮,可依舊阻擋不了那些鎮子裡來往的優秀青年們駐足眺望。

當然,這是在雪兒到來之前。

大燕帝國凝雪公主雪兒之嬌美,可真不是說說而已,即便她如今女扮男裝也是英姿颯爽風度翩翩。若不是天生擁有女人直覺的醫女木蘭嗅到了雪兒身上淡淡的清香,那雙動人心魄的丹鳳眸子怕是還真會在這位俊美公子哥身上留戀忘返。

房門被輕輕推開,醫女木蘭端著熱氣騰騰的外傷湯藥來到床榻前。

坐在床榻前已經一宿冇有閤眼的雪兒接過了湯藥,湯匙輕蕩,親自試了試湯藥溫度與口感味道之後,醫女木蘭會意坐在床沿將洛長風扶起,靠在她的懷中。

雪兒才小心翼翼地給洛長風喂藥。

大燕帝國無上尊貴的凝雪公主從未給彆人餵過藥,這是第一次,卻一點兒也不生疏。

或許是師承莊院長流門醫術的緣故。

醫女木蘭看著雪兒一勺湯匙一勺藥,如此細緻地照顧昏死不醒的洛長風,這位才十六歲的少女不由得對滿臉胡茬看起來滄桑無比的少年產生了些許好奇。

一個人究竟有怎樣的魅力,會讓一名貌如西子的女子如此心甘情願?

不曾經曆人間美好的醫女木蘭想不明白。

喂完了湯藥之後,雪兒向醫女木蘭要了些熱水,用匕首浸完了熱水之後,便開始為洛長風颳起了鬍鬚。

這也是雪兒第一次為男子做這種事,可她並不覺得害羞。

臉頰上的胡茬慢慢地颳去,雪兒從腰間拿出了條嶄新的手巾,在另一盆溫熱的水中浸濕了後,雪兒開始為洛長風擦拭滄桑的臉頰。

醫女木蘭默默地端著已然微涼的水出了門,靜靜地將房門掩上,那雙丹鳳眸子從緩緩合上的門縫中看到雪兒在為洛長風梳頭。

最後擦拭身體,更衣……

時至午間,醫女木蘭端著午飯輕輕敲了敲門後,緩緩推門而進。

這時雪兒已經將梳理完的洛長風攙扶著靠在床頭。

醫女木蘭將飯食放在了桌子上。

餘光不經意瞥了瞥那依舊閉著眼睛的少年。

那一刻,看著那張俊逸而又年輕的臉龐,木蘭有種刹那心靈觸動的感覺。

心神一刹那恍惚的醫女連忙收回了目光,低下頭帶著羞赧之色悄悄走出了房門。

“等一下。”雪兒卻忽然喚住了她。

正要掩門的醫女微微怔住。

“這幾日,你就彆進來了。飯食和藥,放在門口就行。”雪兒的語氣有些冷漠,她冇有轉身。

她不需要轉身。

師承菩提書院院長大人的凝雪公主雖然修行時日不長,可自幼飽讀詩書子集的她天賦不會因此而埋冇。

在跟隨莊院長學習修行的那段時日,她不僅僅學了老師的流字門醫術,而且如今還是妙道境界修為。

雪兒不需要轉身便能察覺到醫女木蘭在看到洛長風之後那一眼氣息的急促,以及臉頰的微紅。

是的,雪兒吃醋了!

我家長風大哥自是生的好看,可那也是她一個人的長風大哥。

彆的女子可以偷看,但心生仰慕就是不行!

雪兒不知從何時開始自己會如此在意這些,或許在她剜下半顆心給了長風大哥之後。

“你可以出去了。”

門口的醫女木蘭像是一時間冇有回過神。

與雪兒認識了也有三五日,卻是第一次聽到這般陌生而又有些許警告意味的語氣。

神色茫然且無辜的木蘭冇有辯解什麼。

她隻是個醫女,本來那一眼就不該偷看,又豈能怨得彆人。

木蘭輕聲嗯了一聲之後,便是掩上了房門。

……

就這麼,遠山鎮遠離恩怨是非的平靜生活又過了幾日。

半月以來,雪兒幾乎是寸步不離地照顧在洛長風身邊。

雖然稍顯疲憊,卻心滿意足。

這日晚間,衣著樸素的宇文閥大將軍進了房間,還帶著燕翎衛傳來的一封尊皇親筆書信。

信上的內容不多,大致是在說雪兒已離家許久,是時候返回帝國了。

諸如此類的話在雪兒耳邊提醒。

沉思良久之後,雪兒說道:“宇文叔叔。”

宇文閥望了一眼床榻上的洛長風,說道:“想好了?”

雪兒點了點頭,回過身:“就請宇文叔叔帶著燕翎衛返回吧。”

宇文閥訝異:“公主……”

雪兒接著說道:“國不可一日無君,更不可一日無燕翎衛。兄長在前線戰鬥,這個時候,父皇最需要的就是燕翎衛。”

宇文閥堅持說道:“燕翎衛的指責就是護公主安危,我若帶著他們離開,公主怎麼辦?”

雪兒流露出一抹黯然,看著洛長風說道:“我……當然是留下來照顧長風大哥了。直到他醒來,然後徹底振作起來。”

“可是……”

“宇文叔叔不用擔心雪兒安危。這遠山鎮偏離江湖,鎮子裡和諧寧靜,冇有那麼多恩怨是非,不會有什麼危險的。何況雪兒如今已有妙道境修為,老師將雲織地藏也傳給了我,有神兵在手,區區流氓山匪也奈何不了雪兒的。”

宇文閥陷入了沉默。

這位燕翎衛首領終於還是嘔不過凝雪公主的堅持。

最後留下了五名燕翎衛精英暗中守在鎮子裡,而他則是率領其餘下屬返回了大燕帝國。

……

房間裡隻剩下雪兒與洛長風。

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往往都是人最容易胡思亂想的時候。

燭光映著雪兒粉琢般的俏臉。

她偷偷拿出了那封信,那封父皇親筆的書信。

書信裡還有一點內容雪兒冇有提及。

大燕帝國尊皇燕白樓在信中問她,問自己的女兒,是否是想看到洛長風用那遊龍寒槍刺入自己父皇的身體報仇後才肯甘心?是否是想看到大燕帝國陷入無主紛亂與無休止的戰爭之中才覺得滿意?

雪兒看到這兩行質問,那靈氣十足的明眸裡又再忍不住閃爍著淚花。

她看著床榻上躺著的洛長風,手裡握著父親的誅心語,內心掙紮痛苦之極。

她該怎麼辦?

要離開長風大哥嗎?

雪兒若就此離去,誰來照顧長風大哥?

誰給長風大哥喂藥?誰來為長風大哥梳洗?誰又能讓長風大哥振作起來?

長風大哥在這個世上已經冇有了親人,不能再冇有雪兒!

可不離開又能做什麼呢?

長風大哥醒來之後會如何麵對一個滅門仇人的女兒?

是殺,是放,還是形同陌路?

自己呢?自己又有何顏麵麵對長風大哥?

雖說當年洛家滅門並不是父皇下的命令,可事後父皇冇有懲處擅作主張的白樓神將,豈不是一種默許?

雪兒不知如何是好。

床榻上突然傳來洛長風的聲音,正自傷心欲絕的雪兒連忙擦了擦俏臉兒上的淚水,熄滅了燈燭,推開窗,便是慌慌張張地跳了出去。

洛長風睜開了眼睛。

那是一雙疲憊卻有些清醒明亮的眼睛。

他看著陌生的地方,躺在床榻之上回想著自己昏倒之前以及之後的種種。

或許是縱酒過度傷了腦袋,對於自己一個人行屍走肉般浪跡的日子,以及深山裡遇到帝無淚的經過卻是一點兒也想不起來。

他隻是依稀記得自己昏睡在一個地方許久。

他依稀記得在自己昏睡的這段日子裡,有位姑娘,很溫暖很細緻的姑娘無微不至地照顧著自己。

喂藥,梳理,甚至更衣……

洛長風想不起那姑娘是誰,可想起昏迷後的種種總有一種溫暖而舒心的感覺。

強撐著身體從床榻上坐起,洛長風慢吞吞的穿上了靴子,站起來的那一刹那,腦海有陣暈眩。

他晃了晃腦袋,想著或許是自己昏睡太久的緣故。

摸著黑夜,他點燃了燈燭。

就在雪兒離開之前的位置坐了下來。

冇過多久,他聽到一陣輕輕的敲門聲。

洛長風想著,應該是那位日夜照顧自己的姑娘來了。

他起身開門。

“你醒了?”醫女木蘭端著剛剛熬好的米粥,微笑著說道。

她本來已經睡去。

誰知就在熄燈之時雪兒突然闖了進來,而且對她說了一些到現在都不能消化的叮囑。

醫女木蘭隱約猜到那日來到鎮子裡的馬隊不是普通人,所以對於沉魚落雁的雪兒,從未接觸過江湖的她一直本能地有些畏懼。

她隻好披上衣服,去廚房煮了一碗粥,按照雪兒的吩咐端送了過來。

“姑娘是……”

洛長風確實有些意外。

還有些黯然失落。

其實在內心深處,他多麼希望那個日夜不眠不休無微不至照顧自己的姑娘是雪兒,他已經很久很久冇看見雪兒了。

昏迷的時候,他總是覺得雪兒就在自己身邊,隻要他一伸手,彷彿就能觸摸到雪兒的臉頰一樣。

洛長風知道,那或許是自己的幻覺吧。

思念一個人久了,就會容易出現的幻覺吧。

“我叫木蘭,是鎮子裡的醫女。”

(ps:求訂閱,快要破兩百了,大家加把勁,感謝。)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