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ps:冇想到會有首頁精品推薦,喜出望外的樓蘭求訂閱和月票。)

星夜,冇有菩提星指引的星夜下,雪兒還在逃。

宇文閥宇文大將軍所留下護衛凝雪公主安危的五名燕翎衛,在離山宗的圍捕之下儘數命喪。

韓榮與鷹組四名成員拚儘最後一口氣,將那位與自己修為等同的離山宗長老絞殺於燕翎衛獨有的彎刀之下。

而身負不治重傷的韓榮就此昏迷了過去。

當他醒來時,在荒山野嶺間已經尋不到公主的蹤跡。

無奈之下,他強撐著身體在鮮血流乾之際,找到了洛長風。

他將公主的危境告知了燕翎衛真正的少主,便就此與故主洛翎陰間相會。

這些,是星夜下逃亡的雪兒所不知道的事情。

雪兒隻知道這是她第一次流亡。

獨自一人在滿天繁星與圓月的冷輝下,在深山裡逃命。

山中時不時地傳來凶獸的長嘯。

這不免讓自幼覽閱無數書籍的雪兒想起一些傳記文章裡記載的每逢月圓之夜便有嘯月之狼對月長嚎的悚然景象。

基本上冇有什麼荒山生存意識的雪兒腦海裡閃過這般念頭,俏臉上看上去開始有些蒼白。

那鬼靈清澈的眸子也露出了些許驚懼之色。

恐驚天上人的她小心翼翼地抬起了頭,用餘光瞥了瞥夜空裡那輪一年之中獨數此刻最為皎潔圓滿的月亮,在確定並未有嘯月之狼映月的景象後,這才心有餘悸拍了拍隨著氣息而起伏不定的胸脯稍作安心了下來。

想起跟隨著自己的五名燕翎衛大哥喪命,一股悲傷的情緒縈繞心間。

雪兒望著皎潔月。

望著滿天繁星裡菩提星曾永恒的那處星河角落,口中喃喃喚了聲長風大哥,眼角便有晶瑩的淚珠滑落。

……

山的一邊有火紅的太陽悄悄探出頭,山的另一邊有大如玉盤的滿月從人間功成身退。

卯時將至未至的天有它的獨特。因為這會兒的深山裡不僅有微弱的天光,還有微弱的月芒。

古人所謂日月同天便是指此時此刻。

淡薄的秋霜悄無聲息地點綴在彎彎的青眉上,雪兒俏臉兒多出了一縷風霜。

整整疲憊奔逃一整夜的雪兒靠在不知何處的山洞邊,暗淡的天光與微弱的月光同時灑落在她嬌小的身上,旁邊篝火已燃燼,秋涼不知不覺襲遍夢裡全身。

身披著日月同輝而深睡的雪兒做了一個夢。

她夢到一場大雪,一場比兩年前席捲大燕帝國的寒流更為恐怖的雪。

彷彿天塌了一樣的大雪覆蓋著燕都白樓門。

一襲紫衣的雪兒就站在城樓上。

白樓城下是黑壓壓的鐵甲森森,不知道是幾十萬還是上百萬。

洛長風就站在那凜凜然圍城的鐵軍儘頭。

鵝毛大雪,蒼蒼莽莽。

他一身黑色的長袍。

他一個人,一杆槍,獨對百萬鐵甲兵!

他遙望著城樓上的雪兒,然後正視著百萬雄兵,聲音迴盪在那片白茫茫的天地。

他說:“天下之大可容蒼生!天東之闊卻難容一人耳?今日洛長風在此,欲在這白樓門前守方寸之地,護一人之命,諸君孰敢攔否?”

城樓上的雪兒聽到了長風大哥的聲音。

一字一句清晰地落入了耳中。

然後她笑了。

那一瞬間,大雪停了,定格在了白茫茫的虛空裡。

國將不存!豈能獨生?

雪兒自城樓上躍下。

洛長風殺入了百萬鐵甲,被數之不儘的箭雨掩埋……

雪兒麵色煞白自夢中驚醒,醒來時已是淚流滿麵。

眼角濕潤的她癡癡地望著暗淡的天光,然後艱難地撐著地麵坐起,被噩夢驚嚇已至渾身無力地靠著崖洞的石壁上。

她抬起頭來望著日月同輝的天,沉默不語。

……

成群的飛鳥從棲息的山林間驚惶地飛起,雜亂地穿過東昇的太陽。蔥嶺飛旋而來的山風如刀鋒般掠過曠野,將營地裡的硝煙一絲絲扯散。

一隊約莫二百人左右的輕騎兵列隊奔馳掀起滾滾煙塵。

輕騎兵後是近百人的山匪,山匪轟趕著一陣猶如圈養牲畜般慢吞吞的俘虜。肆虐的山風捲動著隊伍腳下的塵土,遠遠望去,像是騰騰的熱氣從刀鋒堅甲裡奔瀉而出一樣。

押送著遠山鎮活捉的俘虜的兩百輕騎兵在密密麻麻的山野營地前噶然止步。

那名大統領下了戰馬。

一陣號角聲悠悠響起。

一位騎著戰馬手握赤色燕字戰旗的卯官連營飛奔而過,一路高喊:“勝威軍天狼營到營點卯……”

朔風野大,乾坤肅殺。

軍營沉重的大門緩緩開啟……

大燕帝國勝威軍王莽麾下天狼營裡列陣而出兩排手持陌刀的長長隊列。

兩百輕騎兵紛紛下馬,驅趕著洛長風與遠山鎮那些一夜之間淪為任人宰割的俘虜們進了勝威軍天狼營。

那名輕騎兵大統領還站在營地外。

身後是近百餘名等著領賞領功兌現諾言的山匪。

山匪裡的頭目也就是平日裡極有覺悟卻偏偏在月圓之夜腦子缺弦的大當家,摩挲著手掌,臉上掛著極為真誠與尊敬的笑容,走了上前:“嘿嘿,周大統領,你看這……”

名為周公解的輕騎兵統領轉過了身。

望著大當家的那雙狹長的眸子眯成了一條線。

他伸出了手,示意那位大當家就此止步。

一臉茫然不知所措乃至笑容漸漸僵硬的大當家略顯尷尬,然後頗不情願的後退了幾步。

周公解大統領仍舊是笑笑,搖了搖頭,再度甩了甩手示意其後退。

軍營門前不敢造次,即使不在軍營門前也同樣不敢造次的大當家老老實實地又後退了幾步。

一直退到十米之外。

輕騎兵周大統領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可以了。”

大當家聞言,頓時喜笑顏開;“謝謝周大統領,謝謝周大統領……”

身後百餘位弟兄也紛紛揮舞著刀兵慶賀,慶賀從今日起他們不再是打家劫舍的山匪,而是成為了大燕帝國勝威軍的一員。

一身白色盔甲的周公解笑著轉過身,麵對著營寨微微抬頭。

營牆之上頓時竄出一排排弓箭手。

周公解冷笑一聲:“由古至今,哪曾有兵匪勾結的勾當?”

大手一揮。

箭如雨下。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