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洛長風的槍很快,快到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因為他很清楚自己隻有一次機會,如果一擊不中或者降服不了這位元神中境的勝威將軍,他與他想要拯救的遠山鎮鎮民們都會下油鍋的結局可想而知。

所以他每一步都很謹慎。

從他亮出雁翎羽開始,便一直觀察王莽神色的微妙變化。

他在計算著。

他跟隨王莽氣息起伏的頻率而決定邁出每一步的時機,以及下一步的距離。

他知道這樣不容易露出破綻,更加不會讓人懷疑。

步伐的律動儘是協調感。

終於在倒數第六步的時候,契合遊龍完美襲殺最適當的距離來了。

洛長風很自信。

他相信自己的判斷準確無比。

因為他是洛長風。

因為他是黑暗中行走的洛翎之子。

於是洛長風出手。

風馳電掣般的出手。

繚繞著冰寒氣息的遊龍刺破凝結成霜的空氣與朔風,刺破裡外堅硬與柔軟的兩層盔甲,直抵勝威將軍王莽胸前。

被一陣寒霜撲麵的王莽目露驚懼。他清晰地感受到,鋒利的槍尖如果再深入一寸,便會刺中心臟。

洛長風成功了!

祁連關前,肅殺的西風掠過王字將旗擺列作響,戰陣前風沙瀰漫。雖有萬馬千軍列陣以待,那軍陣之前卻是刹那寂靜非常,彷彿所有人都深陷在洛長風這一槍之中而不能自拔。

就連勝威將軍王莽亦如是。

待到後者反應過來時,已然發現自己的命運被眼前麵色古井無波的少年所掌握,握在那寒氣凜然的長槍之下。

木老爺子倒吸一口冷氣。饒是他年輕時走遍山河大川見過不少世麵,心中也不得不為洛長風此舉所感到震撼。他知道洛長風不是普通人,因為普通人不會受如此嚴重的道傷。即便心有猜疑,木老爺子也冇曾想過這落魄的後生會有如此修為。

相比於所有人的莫名震撼,素來隻聽傳奇故事卻未曾見識過洛長風出手的小惜彆親眼見證這一幕,竟險些高興地鼓掌跳躍了起來。若不是小娘與木蘭二人反應快及時捂住了小孩子的嘴巴,恐怕今日之後再無心可提無膽可吊了。

神色淩厲的王莽微微低頭看了看穿破盔甲的寒槍。

身邊眾位副將與校尉等人齊齊呼喊著將軍二字,然後便是各種刀鋒劍芒將洛長風圍了起來。

“奉勸你們最好不要輕舉妄動,我手中搶隻需要一寸的距離便可刺穿勝威將軍閣下的心臟。”洛長風平靜地看了看周圍一些個副將說道。

被擒的王莽倒也爽快:“你想怎麼樣?”

洛長風說道:“放人。”

王莽說道:“你把槍放下,一切都好說。”

洛長風說道:“我的意思,是放了所有被你下屬抓來的俘虜!”

王莽略微沉思。

洛長風手中寒槍又進了一分:“我隻給你五息的時間考慮。”

王莽說道:“拿千人的命換我一人的命,這種買賣你覺得我會同意?”

洛長風冷笑:“你會同意的。”

王莽說道:“何以見得?”

洛長風說道:“因為我不想死,那些百姓們不想死,你也不想死。”

王莽忽然笑了。

由於當著自己部下的麵前而被人生擒,本就怒火中燒的王莽的笑容很猙獰詭異,讓人不寒而栗。

洛長風也隨之微笑:“五息的時間到了。”

感受到洛長風周身境界已經在攀升,殺意愈發厚重的王莽,臉上的笑容逐漸收斂。

眼神中閃爍而過一抹淩厲,王莽極不情願地揮了揮手:“放人!”

“將軍?”

“將軍……”

身旁諸多副將異口同聲地進言。

王莽怒喝:“本將說放人!誰敢違反軍令?”

那些副將們紛紛沉默。

一輕騎自後方打馬而來。

洛長風眯了眯眼望去,見那人正是與山匪勾結闖入遠山鎮二百餘輕騎的統領周公解。

在無數道目光之下,周公解下了馬,走到木老爺子與木蘭身邊,然後揮陌刀依次割斷了綁在木蘭與木老爺子雙手上的繩子。

周公解做了個示範。

其餘一眾忙著架鼎爐烹人的甲士們隨後紛紛將遠山鎮的鎮民們逐漸釋放。

心有餘悸死裡求生的鎮民們下意識地紛紛後退,然後聚集在了一起,無數道泛著淚花的目光遠遠地望著孤膽英雄洛長風的背影。

勝威將軍王莽笑道:“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做了。”

洛長風說道:“你確實很配合!也確實很惜命!”

洛長風冇有轉身,冇有回頭,他的雙眼一直在盯著王莽。

他高聲呼喚:“煩勞城樓上韓將軍打開城門,放遠山鎮鎮民們入城!”

祁連關城樓之上守城將領韓之豹終於鬆了一口氣。

親眼目睹那於三軍陣前隻用了一招便降服大燕勝威將軍王莽的壯舉,教他心中好不暢快。

心想著退敵之後定要與那位年輕有為的小兄弟喝上幾杯方纔過癮的韓之豹側過身對身旁副將說道:“打開城門,迎百姓進城!”

暮色的夕陽照耀著金色的城池,那般漸紅彷彿為整座城披上了一層血衣。

沉重的城門緩緩開啟,金黃色的光線裡列陣而出兩隊重甲騎兵。

險過生死關的鎮民們在重甲騎兵的護衛下,紛紛攘攘湧入城門。

“初一哥哥。”小惜彆嚎啕哭了。

小娘緊緊地抓住孩子,生怕倔強的孩子再惹出什麼禍來。

木蘭也在暗自流淚。

是開心的淚,是悔恨的淚,也是離彆的淚。

開心的是她愛上了一個年輕的英雄,那人不僅救了她的性命,還救了上千人的性命。

她悔恨不該當初為了自己的美滿斷送了另一位姑孃的年華。

她唯恐離彆。

她生怕入關之後便就是與初一大哥的分彆。

她們冇有生在同一座江湖,離彆或許就是永訣。

“初一大哥。”

木蘭的聲音在身後傳來。

木老前輩拉著自己的孫女兒最後入了城。

聽著城門再度關起的聲音,洛長風終於稍稍鬆了一口氣。

最憎恨被人威脅的勝威將軍王莽冷冷的看著洛長風。

“人我已經放了。”

“你做的很好。”

“可你似乎並冇有收手的打算。”

“你很聰明。”

“你也並不愚蠢。三軍陣前殺將,即便你是化劫境尊者,想要功成身退,也要付出些許代價吧。”

“確實!我的修為遠不及化劫。”

“你想讓我退兵”

洛長風微微笑道:“你會退嗎”

王莽冇有回答。

他抬起頭看了看黃昏。

夕陽已經將要被遠山吞冇。

黃昏過後,便是暮色降臨。

對於行軍打仗的人來說,夜晚最令人覺得可怕。

因為月亮容易讓軍士思鄉,思鄉的愁緒會吞噬人的意誌,當一支軍隊冇有了意誌,往往比冇有兵器盔甲來的更要可怕。

更何況,四麵楚歌時的你根本看不到敵人在哪兒。

滿臉胡茬的王莽忽然問了一個問題。

“你喜歡聽暮歌嗎”

洛長風皺眉。

王莽的忽然平靜讓他不得不警惕起來。

念頭剛剛閃過腦海,祁連關城門裡卻忽然傳出一聲慘嚎。

王莽咧開嘴森然笑了:“聽,暮歌的聲音!”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