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江滿樓一定是那種得了便宜還要賣乖的人,不過好在他會適可而止,基本上就是領著蘇小凡向彭九謝了幾杯酒,然後圍著後者轉了幾圈感歎了幾句人生其妙未知美好,得一良才豈不快哉等覺悟之後,這才心滿意得知足地返了回去。

賭約自然還要繼續。

不會因為彭九輸了一門而主動放棄,不是說冀雲州域主之子不見棺材不掉淚,事實上,彭九這種從小含著金湯匙,做任何事都高人一等,骨子裡驕狂橫行的世家子弟,就算是見了棺材也不會掉淚。

更何況這隻不過是區區一個賭約。

根本不需要他演一場苦肉計認輸求饒,然後聲淚俱下感激涕零溜鬚拍馬江滿樓大少,在其得意洋洋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之中時再補上一刀這種手段。

所以六字門中成績放榜還在繼續,這賭約自然也在繼續。

那信使小廝傳過入榜甲上名單之後,便開始宣讀第一時間抄錄下來的其餘流門之道被招生的名單。

這種時候,高中狀元與名落孫山自然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入榜的學子互相之間分享高中的喜悅,落榜的學子也可以凝聚在一起互相舔舐、著彼此的傷口。

換位思考感同身受這些個詞彙,此刻不適合用在彼此的身上。畢竟這裡不遠萬裡從天下四海彙聚於此隻為能在書院聆聽聖賢教誨的學子,各有心愁。

喜悅可以分享,傷痛哪怕是自己親身體會,也無法感同身受。

因為他們之中,或許有的學子隻為了能夠讓自己讓家族在村子裡抬頭挺胸而奮戰書院,或許有的學子是為了追隨某一個人的腳步而不辭辛苦,或許有的學子揹負著無數的厚望與希冀改寫命運,或許有的學子隻是像江滿樓那樣,換個角度與身份體驗一下不同的人生而換來成長。

無論哪一種,他們都是獨一無二的,有著獨一無二的喜悅,有著獨一無二的追求,有著獨一無二的傷痛。

你可以遠遠的觀望,靜靜的守候,但請記住,不要去觸碰。

因為輸的人,也有驕傲!

書院放榜還在繼續,天香居裡的眾多學子也是越來越焦急。

甚至不少學子都衝到了門口,在門前排成兩排長長的隊列,張望著這條街道的儘頭,期盼著下一秒鐘有一道飛快的身影,在燈火下拖著長長的影子進入眼前。

等待終究還是值得的。

書院放榜的速度很快,幾乎是一門接著一門。

流字門之後,是法字門中入榜名單。

境界法門所招名額也是比起往屆要多上許多,這說明新入學學子普遍的實力都是有所見長。

法門之中,甲上者九人。

首座弟子重陽!

冇錯,就是洛長風十子同袍之中那個全身都被隱藏在黑袍之中的重陽。

江滿樓曾不止一次幻想過,一個整天披著大黑袍,連臉都見不得人的傢夥,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是真的喜歡黑色喜歡到無以複加,還是內心裡陰影麵積較大導致性格孤僻,內心扭曲?

不過他也隻是想想而已,還真是冇有膽量去招惹這個名字都有幾分陰森味道的傢夥。

而洛長風,其實洛長風是很忌憚重陽此人的。

不是外表,雖然也看不到外表,而是實力!

或許是修煉鈞天圖之一社稷山河圖山河九重第一重之後,開天衝令得神識擁有溝通天地自然外放感知之力,他能從重陽身上感受到一種很奇怪的氣息。

似乎時而冷,時而熱,陰晴不定,水火交融於一體一樣難以琢磨。

他覺得重陽的修為應該不弱於自己,或許,也不弱於君澤玉!

不過無論如何,自己十子同袍兄弟獲得法門首座還是值得高興的事情,他們兄弟之間的感情隻會越來越深,總不至於日後分道揚鑣反目成仇刀劍相向吧!

這第二門賭約,同樣以彭九的落敗而收場。

法字門中甲上者九人,彭九被重陽壓上一頭,雖然甲上,可未奪得首座之位。人數上持平,名次上稍遜。

法門之後,是易字門中。

易字門中毫無懸疑,君澤玉是天東八百宗經天十二星天機星座下弟子,深諳易字門中道,早已名傳天下,在新一代同齡人之中,也是首屈一指的存在,這易字門中首座之位,他如探囊取物。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易字門中有位特殊的學子入了甲上的成績。

這人對於城裡的許多學子來說,大都認識。

“易行川!那個邋遢的老道竟然也能取得甲上的成績,真是不可思議。”

“你們說,這該不會是書院私自放水吧?他一個瘋瘋癲癲的老道,靠一句絕非池中之物就能擊敗這麼多學子?”

“打死我也不會相信的。”

“……”

“我相信,我不打死你你也一定會相信的。”

洛長風等人從樓閣之上走了下來。

李星雲和月三人將醉酒昏倒在樓梯口的老道易行川攙扶了起來,背了下去,扶在椅子上。

江滿樓眼神淩厲,圍著那幾名落榜而心生抱怨的學子上下打量著。

世家第一大少之名的江滿樓在這菩提城中可是無人不識無人不曉,那幾人顯然有些忌憚,悻悻的後退了幾步。

不過也有初生牛犢不怕虎的,何況江滿樓最多也隻算個錢多的虎。

“你有錢了不起啊?有錢就可以隨意仗勢欺人嗎?”有學子鼓足勇氣說道。

有錢是否就可以仗勢欺人,這是個永遠無解的問題,正如有人問你是先有的雞還是先有的蛋一樣。

江滿樓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不過一直以來的行為作風習慣讓他堅定不移的認為,有錢就是可以仗勢欺人這個觀點。

而且,他也經常做這種事。

“我不知道這個問題真正的答案是什麼,不過很不幸的告訴你,有錢的我,向來都是這麼仗勢欺人的,你不服?”

那學子後退了幾步,欲言又止,可看到江滿樓的眼神,最終啞口無言。

心裡或多或少還是畏懼。

哪怕是鼓足了勇氣,再而三,三而便竭了。

似他這般無出身無實力無天賦的學生,又怎麼得罪得起世家第一大少。

他暗自握了握拳。

有一種被當眾羞辱的感覺。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