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ps:三更送上。)

殘秋在不知不覺中褪色,天地悄然換上一張陰沉的嘴臉,無論歡喜還是憂傷,冷風始終如刀

般刮在人們的身上,決絕而無情,事實上也冇有任何感情。

因為這本就是它的模樣。

洛長風在白鹿城逗留了些許時日。

天機閣當代掌閣人莫七難與月相期父女相認的過程雖然曲折堪稱離奇,隨著時間的推移,月相期終於還是敞開了所有心扉,畢竟血濃於水的事實。

這種結局無論對於死去的月影山莊手足兄弟,還是對月三人來說,無疑都是最好的。

這一晚極少飲酒的洛長風與月三人暢聊至深夜。十子同袍除了書院那會兒光景,他們之間確實很少有機會這般暢談了。

在這亂世,能夠摒除一切恩怨紛擾隻回憶當年,無論對誰來說都不是一件易事。

有此同袍,可當浮一大白!

醉臥樓頂看繁星……

月相期順著梯子爬到天窗,挨著月三人而坐,將手中一卷案卷遞給洛長風。

洛長風有些疑惑地接過卷宗。

“雪兒冇有回燕都,這會兒還在南瞻州未央軍中。”

洛長風的覺悟,比起江滿樓還有待提高。

尤其是敗家這一條。

如果早些能想到從天機閣尋找雪兒的訊息,他也就不會繞了這麼一段路程。當然,也不會趕上提兵山內變,不會巧遇李星雲,更加不會再見月三人與月相期,甚至是可能永遠都無法再相見。

因此這其中的陰差陽錯,不能究福禍,洛長風隻當是命運使然!

洛長風隨口問道:“未央軍統帥是……”

顯然提前看過卷宗資訊的月相期說道:“儒將未央生,新晉天闕榜中的人物。”

洛長風點了點頭:“未央軍駐紮處,距離此地多遠?”

山莊裡做殺手時,每當出任務前或者歸來後,七殺兄弟都會聚在一起不醉不歸。

雖然四哥月影徒經常說殺手不適合飲酒,卻也不願掃了大夥兒的興致,總是或多或少的抿上小口。

小個頭的月相期二兩酒量,總是醉倒最快的那個。不知是否又想起已故人,月相期拎起酒罈給自己灌了一通,袖口抹著唇角:“西南方向三百裡的馬嵬坡。不過最近大燕帝國與七州域軍馬又再蠢蠢欲動,明年開春的定鼎之戰,怕是要真小人非君子的不約而同提前。那未央軍似也有拔營合軍的動向。”

二兩酒量,如今隻消一口便醉倒睡去的月相期靠在月三人肩膀,疲憊地閉上了眼眸。也不知到底是酒在醉人,還是人在自醉。

月三人不忍打攪。

隻是輕輕漸起袍子,披在了月相期的身上。

洛長風起身告辭。

……

君澤玉是無雙謀士。

燕南飛是亂世梟雄。

謀士做不成君子,梟雄自然也與君子無關。

非君子,便就無君子協議,更何況是謀天下的戰事。如果也禮尚往來彼此敬重有加,那也太過於迂腐愚蠢了。

對於君澤玉來說,明年開春與大燕帝國會獵钜鹿的定鼎之戰自然是深思熟慮之後的定奪。

一戰定天東。

除此之外,冇有任何手段能更加有效的完成他君臨天下第一步的七國吞燕計。

由始至終,此初心未改。

隻是在定鼎之戰前總要做些許準備。

無論是君澤玉還是燕南飛,都需要這種萬無一失的準備。

譬如說雲梯,投石車,火炮,弓弩,床弩,步戰車,神火飛鴉等等輜重以及糧草。譬如說,能左右戰局的天時地利與人和。

謀戰之勝,其實歸根到底是謀戰前之勝。

戰場之上的局勢,早已在擂鼓進軍前的落子之中決定。落子便是佈局,棋盤對弈輸贏看似一瞬,實則在真正大戰之前,殊不知輸贏早有定勢。

深諳此道的易字門徒君澤玉,為此在钜鹿那片棋盤上,開春之前率先落了星位三顆子。

……

一尊形體胖如尋常中年男子十倍有餘的佛陀歡喜菩薩步履間縮地成寸好似踏空而行。

那尊菩薩肩上坐著提兵山一戰而逃離的江滿弓。

江滿弓手中有七根紅絲線。

紅絲線的儘頭拴著七具曾令書山墨顏都感到棘手的符將紅甲人。

這一尊丈許高的大歡喜菩薩於江都城門前停下腳步。

身後符將紅甲人列陣以待。

……

江都乃大燕重地,無論是人口規模亦或是繁榮程度,曆來一直都是大燕帝國僅次於白樓門的一座王城,曾號稱第二國都。

守護此城之人也非同小可,甚至比起燕白樓還要鼎鼎有名。否則君澤玉落這一子,不會請得動十天顯聖之一的大歡喜菩薩親自出手。

這大燕第二國都之主乃是帝國四大王侯之外的唯一一位異姓王。

姓李,名太白。

相比起這位異姓王的封號,無論是江都百姓還是天下人,都更喜歡稱呼其另外一個名字。

李太白喜下棋,擅舞劍,曾得了個棋劍雙甲的名號。

所以人們提起李太白,都習慣性稱之為棋劍雙甲李太白。

天下隻有一位大歡喜菩薩,自然也隻有一位棋劍雙甲。

李太白獨坐江都城樓之上,左手與右手下棋對弈。他的劍,隨意放在棋盤之上。

江都城門忽然大開。

陣陣悶雷自城中傳來,大地似乎也在莫名地顫抖起來。

護城河水麵飄逸浮動,流光盪漾。

那滾滾的聲音越來越近。

坐於大歡喜菩薩肩頭的江滿弓嗅到沉默肅殺的味道。

出身天下第一世家的他知道,今次遇到了什麼。

在鐵浮屠之前,在符將紅甲人之前的天下,若論兵甲,大燕帝國的白袍雪龍騎無疑當居第一。

舉世公認!

江滿弓眯了眯眼。

一道白色的影子風一般衝出城門。

然後這片天,便開始大雪鋪卷。

一道又一道白袍身影,彷彿自雪山而來的天降奇兵,自江都城內洶湧而出。

這支大燕帝國自開國之後便銷聲匿跡的帝王師白袍雪龍騎,竟然在此時進入了江滿弓的視線。

……

這一盤棋。

君澤玉執黑。

燕南飛執白。

君澤玉落子之後,燕南飛隨之落子!

江滿弓隨即笑了:“出動大燕帝國白袍雪龍騎對付我這幾具符將紅甲人,這帝國太子爺倒是挺瞧得起我江滿弓的。”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