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從天而降的是紅葉寺青魔手趙勾。

宣佛號踏雪而來的是南山禪師李星雲。

滾滾鐵甲是江滿樓紅袍嫡係三千鐵浮屠。

坍塌城樓的黑袍領頭人是重振魔門的新任門主重陽。

聲呼著豈曰無衣的是月影七殺行三的月三人與莫相期。

二人身後銀白天地間的黑色洪流是武修陽率領的十萬細柳軍援軍……

自洛長風躺在忘情川裡走一遭鬼門關之後,曾經的十子同袍便各自天涯。記不得有多久,約莫兩年有餘的光景,十人便再冇有相聚過。

在青魔手掩護之下背起百年身離落的洛長風,心中百感交集。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破江都他孤注一擲,算是賭對了。

……

銀白的大地。

殷紅的晚霞光。

殘破的城樓。

城樓上孤獨的人影。

雪後的黃昏彆有一番景緻,像是一幅畫。隻是城樓上的畫中人卻無心思欣賞烽火狼煙裡短暫的平靜。

這一戰曲折離奇。

社稷山河圖脫離元神與蒼茫大地融為一體,洛長風苦思許久也無法通透當中玄機。

他仍有許多疑問。

他不知自己是否已開了大世,不知那所謂的亂世劫是否是人雲亦雲的世人荒誕之言,更不知生死磨盤棋幻境之中所經曆的一切究竟是虛幻還是真實。

然而他內觀元神,社稷山河圖確實已然不複存焉。

武修陽披甲悄然來至身後。

洛長風聽聞腳步聲,從恍然失神的狀態清醒。

接掌細柳軍之後似乎一夜之間丟去所有紈絝子弟惡習而成長的武修陽與洛長風並肩望著遙遠的黃昏說道:“都說大恩不言謝,可這一次,還是要說聲謝謝!我武修陽欠你一個人情。”

洛長風想起離落,想起沈天心,想起江滿樓李星雲等人。無論攻占風陵渡還是破取江都城,若冇有這些同袍,洛長風自問無力迴天:“其實要感謝的,是我。”

武修陽無聲地點了點頭。

見離落旦夕百年身的那一刻,他心中也愧疚難當。

想起方纔收到的訊息,武修陽說道:“軍師大人冇有食言,安姐姐已經在歸來的路上。”洛長風懸著的心終於算是有所平複:“那就好。”

武修陽轉頭看了洛長風一眼,藏在心中不吐不快的問題欲言又止。

洛長風說道:“有什麼話,直說吧。”

武修陽看著洛長風的眼睛:“如果可以,希望你莫要辜負安姐姐。”

洛長風怔怔然不語。

他想起安紅豆塞到手裡的那顆玲瓏骰子。

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對安紅豆,那是一種怎樣的情感?洛長風說不清。

紅葉寺那夜的無心之失像是冥冥之中的一條紅線,從此將兩人牽連在了一起。三千尺劍壁之上,白衣駱冰借劍親手複仇大歡喜菩薩,於洛長風元神之中留下一抹劍道感悟。其實那並不是一抹純碎的感悟,那裡麵還有對安紅豆曾萌生的一絲美好。

那種美好叫做情愫。

或許洛長風不自覺,自己已然被這抹情愫潛移默化的影響著。

見洛長風沉默不語,武修陽也冇有繼續說下去。

他雖然放不下那一襲紅袍英姿颯爽不輸男兒的安姐姐,可他也深知安姐姐此生若嫁,也隻會是同代天驕俊彥。

武修陽雖貴為星雲州域少主,與身旁這位憑三人之力就敢獨挑江都王的角色相比,也自慚形穢。

輸給了天闕第二,他心服口服。

武修陽長舒了一口氣,笑著拍了拍洛長風的肩膀說道:“他們在等你。”

……

江都城大破之後,大燕白袍雪龍騎與守城殘軍在三千鐵浮屠與細柳軍追逐之下潰散敗逃。如今的大燕第二皇城隻剩下手無縛雞之力的百萬平民百姓。

為了減少城中百姓心裡的恐慌,細柳軍大軍退出江都城,駐紮在十裡之外,城中隻留下江滿樓的三千鐵浮屠駐守。

當然了,還有洛長風與他的十子同袍。

被洛長風厚葬的江都王李太白府邸之中騰空出一處單獨的優雅院落,院落裡稀稀疏疏栽種著數十株梅花,黃昏白雪映梅花,煞是好看。

梅林中有座臨湖望梅亭。

不再是書生的南山禪師李星雲披法衣袈裟端坐亭中石座,石桌的旁邊是莫相期與沈天心。

月三人與江滿樓倚欄對湖而對飲。

一身黑袍如故的重陽負手而立望著滿庭梅花。

獨剩甦醒後的離落出神地看著池水中自己蒼老的倒影。

那是一幅畫麵。

一幅安靜中帶有隱隱悲傷的畫麵。

冇有人說話。

久彆重逢本應有秉燭夜談也說不完的故事,可此時此刻卻都無話可說。

洛長風站在庭院門前,遙望著那些不再如故的身影,觸及一些往日記憶的他心中微痛。

他想起那時在書院。

那時的山上還有座書院。

書院裡有漫天飛舞的桃花,還有許許多多朝氣蓬勃同齡的學子。

那是的書院也有座涼亭。

不可一世的江滿樓,書生意氣的李星雲,沉默寡言的重陽,鋒芒畢露的離落,神秘莫測的沈天心,相依為命的孤兒月氏兄弟。還有不諳世事的雪兒翎兒,沉穩老練的南希寒,智慧無雙的君澤玉。

那時的書院冇有冬雪天,有的是四季如春花飛滿天。

眨眼兩年光陰。

兩年後的書院不複存焉。

他們也不再是六字門學子。

冇有惹眼的桃花林,眼前隻有殘陽與白雪。

江滿樓一肩撐起了提兵山藏兵穀幾世累積的家業,李星雲自廢修為皈依佛法,重陽從師兄手中接過魔門身負造化混元圖,離落獨臂百年身,沈天心離了帝王盟獨自等待君臨天下娶一襲紅衣的誓言,月氏兄弟帶著七殺所有的希望殘存於世。

君澤玉割袍斷義,南希寒下落不明,翎兒亡故已久,雪兒也擔負起家國。

兩年的光陰,兩年後的聚首,恍然間早已物是人非事事休……

涼風拂來。

黃昏裡似飄起小雪。

洛長風斂起沉重的心情,端著備好的酒菜走入庭院。

雪花與梅花飛舞。

幽靜的院落觥籌交錯。

其實冇有必要抱怨些什麼,也不必借酒傾訴彼此的經曆坎坷。

他們已不是往日少年。

他們都在成長。

其實人生多是如此,無論兩年或是十年,有時能相逢聚首便應知足。

正如李星雲所說:天涯海角,盼你安好!

(ps:以此章敬世間友誼,天涯海角,盼你安好。)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