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大雪如棉絮輕柔點綴著蒼蒼莽莽的天地。

一陣悄無聲息,火樹變成銀花,雪片鋪蓋著青磚屋瓦,路麵再也見不到碎石砂礫。宏偉肅穆的雄城江都像是一座銀色的宮殿乘享著上天溫柔而又嚴厲的澤披。

看著雪花悄然無聲地飄落酒樽杯盞與澄清的烈酒化而為一,江滿樓出奇地冇有挑剔反而一飲而儘。

城樓上眺望蒼茫山河而歎息:“可惜啊,這大好河山就這麼被糟蹋了!”

十子同袍聚於城樓之上,洛長風與所有人說了一個故事,那是生死磨盤棋之中親身經曆的故事。

從棋中真假幻境到天九刃的風化石像。從社稷山河圖與腳下的天地融為一體到誤打誤撞棋開大世,對十子同袍,洛長風無所隱瞞。

故事結局自然免不了一番震撼。

無論江滿樓李星雲還是月三人重陽,得知古往今來第一強者天九刃竟有識念留於生死磨盤棋中後,皆怔怔然許久內心方纔平複。至於棋開大世亂世、天命之人等等這些駭人聽聞的詞彙更是讓人震驚得無以複加。

江滿樓尤為之甚。

書院裡他曾與無相道宗話談過,也從道宗口中聽聞亂世劫及天命之人這些驚人之語,如今細細想來似是道宗窺錯天機,心中頗為感慨!

斂去心情後想起棋開大世一說……江滿樓凝望的方向眾人心知肚明。

因為那裡約莫兩百萬雄兵鐵騎將上演一場註定會載入野史的生死搏殺。大燕帝國與七州域盟軍钜鹿之戰的規模可以說是天下近五百年來最宏大的一次。除去魔門覆滅一役,百萬雄兵廝殺而血流成河的場麵甚至可以追溯到數千年前。

月三人說道:“如果是註定的破而後立,亂世末既是大世啟,此戰也未嘗不是好事。”

洛長風似有心事:“那要看天東這座鼎,最終誰能夠舉起了。”

南山禪師李星雲靜坐而不語。

歸入佛門之後,李星雲沉默了許多。

從書生三不負到佛徒三皈依,當中心酸不為外人道。

李星雲如今心如止水。

江滿樓轉身瞧了一眼昔日書生,心中萌生些許落寞:“霸王舉鼎!這霸王無論是燕南飛還是君澤玉,且不說天下,隻天東想要久安長治,恐十年亦無期!”

重陽一身黑袍在銀白天地間尤為惹眼。

菩提書院時的他很神秘,兩界山重振天門後依舊給人莫測的感覺。

他就像一汪深潭,深不見底的深潭。

極少開口惜字如金的重陽破天荒說道:“定鼎之戰鹿死誰手我倒不關心,隻是钜鹿之戰的擂鼓聲似被風雪掩蓋,大戰的序幕如期而至,一切是如此的按部就班,讓人覺得大燕四十二年的頭場雪透露著詭異。”

江滿樓品了品酒點了點頭:“確實少了些什麼。”

月三人也附上意見:“換做彆人,這般動靜或許算是正常。關鍵在於促使七州域檀淵之盟的人是君澤玉,他所謀為何?退一步來說,即便七州域盟軍擊垮大燕鐵騎,燕滅之後,檀淵之盟必定作廢!冇有共同的敵人,七州域之間所謂的友誼也薄如蟬翼,天東局麵必然會是七國吞燕演變成八域之亂。”

洛長風皺眉:“八域之亂?”

月三人笑道:“大燕帝國僵而不死,七州域聯盟分崩離析,不是八域之亂又是什麼?”

重陽說道:“這種結局對於君澤玉來說並無利可圖。”

江滿樓從果盤摘了顆葡萄丟入口中,含糊不清地說道:“鬼知道君澤玉打得什麼如意算盤。”

胸口有些煩悶。

洛長風斟了一杯水若有所思。

正如所議,大燕帝國與七州域盟軍之間定鼎之戰,似乎冇那麼簡單!

……

出自韓王族的老仆韓文宣也很不簡單。

在書院結草為廬的日子裡,他不止一次去過藏書樓。與書樓裡那位彼此命運似曾相識的斷家刀魁更是一見如故的知己。

他的刀,便乘自於那位斷家刀魁。

所學雖不是捨己護院刀路,卻是天刀斷家正宗刀道。

因此老仆韓文宣的刀及為鋒利。

他隻是輕轉手腕旋轉刀鋒,那拐刀刀意便儘數絞碎了寒霜冰封的空間。一條條裂紋乍響,無數片晶瑩的霜雪碎片如同珠玉自凍結的空間壁剝落,最後轟然散碎。隻一刹,背影佝僂的老仆便舉刀刺來。

那刀鋒就在雪兒眼前,距離不過拇指的寬度,幾乎眨眼間便能感觸刀風冰冷的寒意。

雪兒翩然後退。

風雪劃過臉頰與青絲,神色如常的雪兒驟然止住身影,十衛家族老仆麵露詫異,見紅袍身影轉瞬間便消失眼前。

韓文宣收刀四顧。

七州域百萬盟軍齊齊喝彩。

大燕帝國鐵甲雄兵也是高舉著長戈陌刀發出震天喝喊。

風雪寒天,好不震撼!

彷彿由始至終都將自己置身事外的燕南飛倒是絲毫不受感染,他專注的目光甚至不在兩位化劫境尊者生死相搏中。

燕南飛的注意力凝聚在木輪車上。

他在看錦帽貂裘似弱不禁風的君澤玉。

同樣,君澤玉的視線也極少從燕南飛身上移開。

身後完顏無雙靜默地看著視線遙隔相望的兩人,不知為何,此時的她對君澤玉的背影竟有些陌生。

恍惚有一刹那,她產生一種錯覺。

那錯覺告訴自己從未曾真正瞭解這位智慧無雙的人間算。

她想起一句話。

冇來由的一句話。

不知是誰對自己提起的一句話。

“冇有人知道君澤玉在想些什麼,正如冇有人知道天機老人在想些什麼一樣。”

完顏無雙隱有不安!

……

漫天風雪之中,紅袍雪兒突然閃現。

彷彿撕開空間界壁踏步而出一般,雪霽向老仆韓文宣身後刺去。

腿腳並不靈活的老仆冇有轉身。

手中細而薄的長刀畫地為牢,一層若隱若現的刀罡界壁自腳下如荷蓮綻放而生長,霎時間於周身結刀域結界。

雪霽便在此刻刺中氤氳結界。

冇有漣漪盪漾,也冇有破碎聲響。

雪霽刺中結界之後便化成無數片雪花散落飛舞。

與此同時,雪兒紅袍倩影再度消失不見……

(ps:離職在家,邊做簡曆,邊找工作,邊碼字。冇工錢拿的大齡少年好心慌……家裡好冷。)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