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ps:感謝淺唱瀟湘,筱瀟梟@百度,回聲文化創意三位朋友的月票。)

大燕四十二年的頭場雪還在飄落。

钜鹿城外一望無邊的荒原山舞銀蛇蒼蒼莽莽。

堆積了一天一夜,那沉重的雪壓斷了早已搖搖顫顫的枯枝,枯枝上無處可棲的鳥兒驚飛,迎著寒風暴雪,不知飛向了何處。

不知何處是它的故鄉!

枯枝墜落在鐵蹄之前,打著響鼻披鐵甲銀麵的馬兒一腳塌斷了枯枝。

緊接著,那如落葉需歸根的枯枝便被無數的鐵蹄湮冇,踏成粉末,終與厚厚的白雪混在了一起。

這是大燕百萬鐵騎出城!

銀白的天地。

墨色的洪流。

冰冷的鐵甲。

鋒利的長戈。

震懾人心的整齊步伐。

迎風飛舞的赤色燕旗。

今日率軍出城迎敵的並不是燕南飛,而是昨日裡兩戰兩勝聲名大顯的帝國凝雪公主。

燕南飛則獨立钜鹿城頭,遙望著墨色鐵甲洪流前那道紅袍倩影。

那是他的妹妹。

也是定鼎之戰今日的主角。

……

很巧不巧地是,早已列陣八方威風凜凜的七州域盟軍之內,亦無端坐木輪車的軍師君澤玉的身影。

軍師大人仍在營地。

便是常伴軍師左右的完顏無雙也未現身三軍陣前。

雪兒對此感到疑惑。

可七州域百萬盟軍並未覺疑惑。

昨日首戰落入下乘心中積鬱的他們非但冇有疑惑不安,反而覺得踏實。

前無僅有的踏實!

對於君澤玉來說,缺席不代表畏輸,或許僅僅是怕冷。

在怕冷與胸有成竹之間,七州域百萬盟軍顯然更願意相信後者。

軍師未至,因為他無需至。

無需至,因為他勝券在握。

來或者不來,在或者不在,勝利都在那裡。

他們期待著凱旋之音。

在大燕百萬鐵騎出現在視野中那刻,七州域盟軍紛紛搖旗呐喊,威懾敵軍。

大燕鐵騎自然不甘落後。

便在這你來我往當仁不讓的驚天呐喊聲下,雪兒一騎輕塵,風中揚起紅袍,禦馬出陣。

擂鼓聲響起。

鼓音震盪一圈又一圈的漣漪,將那誤入漣漪之中亂舞的風雪震得粉碎。

七州域盟軍千員良將戰陣之內有一身披赤紅盔甲的猛將提著長戟打馬衝出,烈馬急奔不過百米之距,那猛將便縱身躍起跳入高空,赫然便是一位靈竅上境的七州域強者。

雪兒柳眉微豎。

比雪花還要白皙的纖細皓腕鬥轉劍身,雪兒隨手解下紅袍披風,一躍而起,刹那間已是半空百丈之上。

高空處有戟劍相擊聲不絕。

兩道身影冇有任何猶豫,冇有任何試探,出手瞬間便是殊死搏鬥。

兩軍陣前無數道目光。

天空之下無數片雪花。

還有一件紅袍披風,隨風而舞。

那紅袍披風之下,兩匹各隨其主的戰馬轟然撞在了一起。

鮮血激流!

……

“钜鹿之戰第二日,你猜君澤玉對燕南飛,勝負幾何?”

生死關頭還有這般閒情逸緻打賭搖色子的人,江都城內恐難找出第二個。

江滿樓一手搭在南山禪師李星雲肩膀,擠眉弄眼地說道。

李星雲不語。

隻好合掌低眉。

“你這傢夥,好好的書生不做,偏要剃了三千青絲做那六根清淨的佛徒?”

重逢之後,江滿樓一直心有怨氣。

對李星雲的怨氣。

他不知書生經曆了什麼,他也不想知道這些。

他隻是想起大道理與先生說掛在嘴邊滔滔不絕的書生,再瞧著眼前人,於心不忍,隻是心疼!

月三人與重陽看著這位年輕的禪師。

沈天心與莫相期也在看著這位不語的禪師。

洛長風或許知道的多些。

他又能如何?

他拍了拍江滿樓的肩膀,將淚水在眸中打轉的惡少,按坐了下來。

李星雲低眉沉默。

手撚著念珠。

口中默誦著觀自在心經。

樓閣裡沉默久久……

江滿樓倔強地起身,奪了那佛骨念珠,扯成粉碎,佛珠掉落滿地。

李星雲微微睜開眼眸,濕潤與泛紅的眼眸。

他低首看著滾動的佛珠。

“我負了大家。”這是同袍聚首以來,李星雲除了佛經佛號之外所說的第一句話。

“你冇有負任何人!你負的是書生意氣!”江滿樓負氣離開。眾人相繼離開閣樓。

很快地,樓中隻剩洛長風與李星雲兩人。

洛長風心底輕歎,將灑落的佛珠一顆顆撿了起來。

李星雲躬身接過散落的佛珠,深深的看了洛長風一眼:“如果,七州域盟軍止步於雪霽劍下,你複仇受阻,該當如何?”

書生作最後的道彆。

他合掌為禮。

起身辭去。

他冇有等待洛長風的回答,因為他知道,洛長風無論如何也冇有答案。

洛長風怔在原地。

他真的未曾想過這個問題?

他想了不止無數遍,隻是得不到答案而已。

當李星雲揭開他躲避而不願麵對的真相那刻,他彷彿看到了那副畫麵。

那副與雪兒刀兵相見的畫麵。

……

江都城外風雪中有一場送彆。

是十子同袍對書生李星雲的送彆。

他離開不是因為怨恨。

手足同袍,愛之不及,豈能怨恨?

佛珠碎落滿地的那刻,南山禪師李星雲頓悟了一個問題。

他究竟負了誰?

他不負十子同袍。

他不負書生意氣。

他同樣不負佛前三皈依。

書生的此生隻負一人。

那人便是翎兒!

當走出這片風雪遍襲的天下,年輕的禪師決心窮儘碧落黃泉,尋那曾辜負的人兒。

風雪中,那一襲佛衣雙手合十發此生宏願。

“碧落黃泉,為尋一人。

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那時的十子同袍都不曾意識到,他們遙望的風雪中那排鞋印,印遍了天下每一處角落,這一彆,便是十年!

……

雪兒用三十四劍割下一顆鮮血淋漓的頭顱。

然後用了三十劍讓七州域應戰的第二位猛將屍首分離。

大燕帝國百萬雄兵愈戰愈勇。

七州域盟軍儘皆怒火中燒。

昨夜君澤玉命人送出十個錦囊,分彆送往十營守將。

錦囊裡是軍師大人的排兵佈陣之法。

按照錦囊所述,前兩位奉命出戰迎敵的上將屍首異處,這般鮮血淋漓的場麵讓第三位奉命出戰的紫薇州少主宗政英男有些疑慮。

(ps:就問這一章如何,嘿嘿。)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