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江滿樓一聲感慨餘音未散,傾蓋天幕的雷河之中無數支江家特製的連弩箭矢鋪天蓋地折返而回。

三千鐵浮屠所有裝備配置皆出自江滿樓之手,他自然也有覆水全收之法。

並無太多謹慎的江滿樓探出手掌,掌心浮現一顆紋路詭異的金屬質球。

曆代江家族譜裡最年輕的家主將那顆球擲了出去。

隻見金屬質球於空中最高點處機關變化,撐開一張不知何種材料製成的傘麵。那千機傘急速旋轉,恐怖的吞噬之力將呼嘯而來的漫天箭矢儘數收於傘中。

千機傘再度變化成球形飛回江滿樓掌心。

江滿樓身後一道青衣人影走了出來,那人裝束與重陽無異,帶著寬大的袍帽看不清真容。

這位無論修為名聲比起天刑將鐵冷絲毫不弱的魔門青袍抬首望滿天雷河:“多年不見,鐵將軍彆來無恙!”

江滿樓一行人有紅袍三千鐵浮屠,有莫相期與天機閣部眾,也有重陽所率魔門部眾,可能夠稱得上與天刑將鐵冷多年未見的人並不多。

便是當今天下,這種人也並不多。

魔門便有一位。

魔門有位常伴重陽已故師兄青冥身旁的青袍人,那位青袍是昔年白知秋最得意的左右手。

魔門覆滅之後的五百年間,也是此人暗中不停招攬尋覓往日天門門徒。可以說兩界山天門重現,此人功不可冇。

一身青袍衣,尤為擅詭辯。

此人名為袁天罡!

魔門青衣詭辯袁天罡!

……

九霄之上的紫色雷河緩緩淡去。

夕陽的殘紅漸而再度接掌那片不知窮深幾許的天空,遊走激射的雷電也漸漸稀少,直到最後化作一抹遊絲隱冇於虛空之中。

手持**八荒戟的天刑將鐵冷身形浮現。

他俯視著那道五百年前曾於兩界山交過手的青袍人影,虎目將青袍周圍一乾人等覽遍,瞧見數十位魔門與天機閣高手,又看著江滿樓身後三千浮屠鐵甲,想著今日之事恐無疾而終。

天刑將倒也乾脆。

他收斂神通,自九霄雲上緩緩飄落。

江滿樓眾人趕至。

看著眼前焦黑的大地,心中俱是頗為震撼。

麵對十天顯聖與五位大流沙聯手圍殺堵截,難以想象方纔那對苦命鴛鴦究竟經曆怎樣一番驚心動魄。

江滿樓眺望洛長風所在的深坑。

洛長風與江滿樓等人視線交彙,暗自搖了搖頭示意無礙。

隻是身旁披紅袍的雪兒,卻滿腹心事重重。

雪兒的美眸望著一個人。

一個與她一般披著紅袍的女子。

她第一次見那名女子。

卻早已對其久仰大名。

因為她知道她的名字,七州域馳騁沙場不敗的細柳軍統帥駱冰王安紅豆。

雪兒就這麼望著她。

望著她的朱唇,望著她的俏鼻,望著她的杏眼,望著她的柳眉。

望著那傾瀉如瀑的三千佳話,望著那玉手中七州域創下傳說的玲瓏劍。

雪兒想著。

當真是玲瓏碧玉的人兒。

……

當雪兒望著安紅豆的時候,後者也在眺望而來。

她不曾見過雪兒。

可無論是钜鹿之戰的傳聞,還是江滿樓等人口中的隻言片語,安紅豆可以想象得到那是怎樣一個人。

一個嬌生慣養在白樓門裡的公主。

一個流浪在七州域兵荒馬亂中救苦救難的醫者。

一個百萬敵軍前劃劍為牢而無人能逾越半步的紅袍。

一隻曾伴於洛長風身旁紫色的蝶。

雪兒,她給了洛長風半顆心。

安紅豆出神地凝望著那紅袍倩影。

她想著。

當真是嬌俏可人的紅顏。

那一瞬,安紅豆彷彿明白了些什麼。

……

天刑將鐵冷負手而立。

天色漸昏。

大雪還在飄落著。

焦黑的大地很快又被蓋上了一層薄薄的雪。

遠處有鐵蹄聲陣陣入耳,由遠及近。

原來是南希寒率著天字營趕到。

隻是此時此刻的雙方,似乎並冇有人理會趕來的鐵家天字營騎。

江滿樓眾人救援趕到之後,雙方實力差距頗有懸殊,便是天字營與三千鐵浮屠戰成平手,帝王盟一方也並不具有優勢。

這位鐵王族家主,統帥著帝王盟最精銳雄獅的十天顯聖靜默地站在原地許久,那彷彿洞悉一切的視線才從魔門青袍人身上移開。

鐵冷看著沈天心。

沈天心從人群中走出,微微見禮:“侄女見過鐵叔叔。”

天刑將微不可查地點了點頭:“可與我一道同回盟中?”

沈天心笑道:“叔叔先走,侄女還有些事。”

天刑將不再說話。

他轉身躍上南希寒身旁的戰馬。

五位大流沙緊隨其後。

南希寒神色複雜地看了洛長風一眼,又將目光移向江滿樓等昔日同袍諸人身上,他無話可說。

揚鞭策馬隨著天字營洪流離去。

……

莫相期與月三人並冇有吵嚷著為死去的山莊手足報仇雪恨,即便罪魁禍首的大流沙就在眼前。

不是不想報那血海深仇。

他們隻是不想假借他人之手而已。

望著仇敵遠去,緊握雙拳的月三人鬆開了手,微笑著轉過頭去,為小七拭去晶瑩的眼淚。

……

“我也該走了。”

雪兒落寞的聲音傳來。

她朱唇微啟的那刻,握著雪霽的手兒微微用力。

她心有不捨。

唯有用力方能斬斷那抹可憐的牽絆。

洛長風詫異的回眸。

江滿樓,安紅豆,重陽,月三人與小七紛紛投來不解的目光。

洛長風看著那張臉。

他很想輕輕撫摸的臉。

“可以留下嗎?”

雪兒也堅強地抬眸凝視。

兩人之間距離是如此的近。他們能夠聽到彼此的呼吸與心跳。

雪兒知道,隻要她輕輕踮起腳尖,她的唇與他的唇便會彼此觸碰。

她眼角含淚。

“可以不報仇嗎?”

……

雪兒離去。

暮色裡的風雪是那麼的肆虐。

它們似在歡笑,似在狂舞。

洛長風站在原地,望著狂亂的風雪漸漸迷亂視線裡那一襲漸行漸遠的紅袍。

他很憤惱。

不知這無情的風雪到底在歡樂些什麼!

……

暮色裡的钜鹿城外很靜。

靜得有些可怕。

雪落無聲。

風吹亦無聲。

隻有分辨不清來自何處隱約微弱的呻吟。

那像是人的呼吸。

死亡前掙紮般的呼吸。

作為燕南飛與君澤玉定鼎之戰的戰場,這裡到處都是屍體。

數以千計,數以萬計,數以十萬計,數以百萬計的屍體。

這裡的大地已經冇有雪。

雪被血水融化。

夜幕裡飄落的雪依舊被血水融化。

無數具冰冷僵硬四肢不全的屍體倒在血水中。

橫七豎八著,堆疊著……

君澤玉已經登上了钜鹿城頭。

他坐在木輪車上。

身旁是武修陽,未央生與蘇小凡等人。

他的視線眺望著城下那堆積如山的屍體,那裡戰爭還在繼續。

大燕帝國百萬鐵騎戰至此時此刻隻剩寥寥十數道身影。

燕南飛與十數道死士的身影。

他們冇有出路。

他們被重重鐵甲洪流圍困在正中央。

他們背靠著背。

腳下是袍澤堆疊如山的屍首。

手裡是傷痕累累的斷劍。

在一重又一重的鐵甲圍困下,他們早已筋疲力儘。

時間在沙漏中流逝。

一秒一秒地流逝。

燕南飛身旁的死士越來越少。

因為他們真的成為了死士。

直到十人,九人,八人……四人,三人,兩人,大燕帝國百萬雄兵隻剩燕南飛一人!

燕南飛一劍刺穿一名敵軍甲士的身體。

他膝下一軟,拄著劍跪了下來。

那一刻,薔薇劍碎裂。

那一刻,君澤玉轉過身不忍去看。

那一刻,大燕帝國太子爺倒在屍山血海中用儘生命最後一絲氣力怒喊著。

“成王敗寇!”

那一刻,燕南飛命殞钜鹿城外!

……

“記得你曾問我怎麼看待燕南飛此人。”君澤玉想起了一個問題,那是他收服未央生時,後者問他的問題。

君澤玉沉默了片刻說道:“他是位梟雄!今後百年難遇的梟雄!”

(ps:燕南飛領盒飯了,說實話有點不捨得啊。看到這裡是不是覺得喜歡的配角越來越少了,放心吧,這種感覺不會多久的。因為……嘿嘿。)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