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遠在星雲州時,尚是不敗王師細柳軍掛帥人駱冰王的安紅豆便就聽過這首形容天南第一郡江陵的詩句。

今日身臨其境方知詩中描繪貼情近景真真切切。

隻是奔赴半月晝夜不停的安紅豆乘舟江陵之上並無太多心思細聞兩岸驚猿啼語,亦無心境賞滿目重山紅綠。

湖風微濕,披紅袍錦衣而立舟頭的安紅豆入神地思考著問題。

風雪銀城距此江陵之地千裡之遙,自那日天機閣回信,燕翎衛隨之查到詭秘消失的說書先生下落蹤跡之後,安紅豆便親率一組翎衛悄然跟隨。

從函穀關一路南行,這一走斷斷續續便是千裡路途。

而眾人所跟蹤的那位說書先生出乎意料腳程奇快,半月之數千裡路途竟隻是短暫地歇了一夜。

他像是在著急趕路。

隻不知一路向南欲往何處。

這讓為帥多年心思靈慧的風雪銀城主母安紅豆隱有擔憂,因為沿途並未曾發現柳十三蹤跡,這說明那位身份不明的異族說書先生並未與柳十三一起。

而算一算柳十三三人失蹤的時間,便是異族有同謀同伴相助也絕無可能在此之前將柳十三轉移而至千裡之外。

除非參與此事者之中有化劫修為的異族尊者!

若真相如此,事情便有些棘手了!

……

兩岸靈禽鳥獸驚飛。

猿聲狂躁。

輕舟駛過狹長的河道,進入山澗峰巒轉角處。

鐵爪勾住陡峻峭壁堅硬的山石,不知長幾許的鐵鏈儘頭輕如飛猿般閃出一道綠色身影,那身影藉助著鐵鏈飛蕩的力道蕩至淩空,幾個旋身後精準無比地落在輕舟之上。

負責追蹤異族說書先生下落的鷹組頭領李典單膝跪落:“稟主母,目標進入秋水山莊。”

安紅豆示意李典起身,微露訝異:“可是四大山莊之中的秋水山莊?”

李典起身抱拳答道:“正是。”

天下之大除帝王盟、劍閣、八百宗那般曾聖人坐鎮的巨擘之外其實遍佈無數宗門勢力,隻不過這些年來頂尖勢力之間勢同水火爭鬥不休,才讓江湖中原本實力不俗的宗門派係隱姓埋名居於二流。

比如說秘境鬼穀林,西方大沙漠,南海百花島,以及江湖中少有人提及的四大山莊。

天北之地冰川雪域中以快刀著稱於世底蘊雄渾的北雪山莊,天南第一郡江陵境內傳聞祖上乃古老六部落族人之後而無數年來日漸冇落的秋水山莊,族中秘術可堪驅使萬獸最為妖族中人所不容的萬獸山莊以及帝王盟暗中栽培的專業殺手組織月影山莊。

十年前月影山莊慘遭自家人屠戮,而北雪山莊鮮有門徒世間行走,萬獸門萬獸山莊自妖族少年麟兒下山重傷其少莊主百鍊千柔之後同樣變得謹慎頗多,世居天南的秋水山莊日漸勢微更是讓人忘卻它的存在。

今日突然提及秋水山莊倒是讓安紅豆想起許多年前流傳於江湖的秘聞。

傳聞四大山莊之中秋水山莊祖上乃古老六部落之明月一族外族之後,在那次亂世劫啟,世間古往今來最強者天九刃親率六大部落及天下諸強共抗外敵時,秋水山莊始祖奉命囚困了一條異族入界的應龍凶獸。

後來異族大敗而歸亂世劫終,天九刃隕落,古老六部落強者儘數凋零。隻剩下些許微薄的血脈永久避世,守那北海日不落墓園至今。

壽命無多的秋水山莊始祖無力終結應龍凶獸性命,為了不讓那憾世凶獸為禍人間,便依照明月一族秘典之中記載古法開鑿了鎖龍潭。

為掩人耳目,便在鎖龍潭外又造一處山莊府邸,便是傳聞中如今秋水山莊的由來。

安紅豆疑慮難解。

若傳聞屬實,秋水山莊之後自當與異族水火不容,如何那說書先生能入得了山莊之門?

或許秋水山莊當代莊主並不知那人異族身份,可異族說書先生為何會選擇秋水山莊?

“莫非異族在暗中謀劃營救鎖龍潭之中囚困萬年的那條孽龍?”

思慮及此,安紅豆忽然發現事情遠超乎自己想象的複雜。

“若由始至終異族目標就在秋水山莊,為何要擄十三那孩子?兩者之間又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關聯?”

山峰間起了一陣微風。

微風帶著湖水的濕氣拂麵,安紅豆顧不得太多:“奉上拜帖,說風雪銀城安紅豆前來拜訪秋水山莊明月蟬莊主。”

……

秋水山莊建造之處倒是與月影山莊有些相似。

或許是其祖上出於鎖龍潭困鎖應龍凶獸的考量,將莊園建造在臨近江陵之畔的湖旁山林間,平時鮮有人登門造訪。

安紅豆靠岸之後,唯恐讓人誤解來意,並冇有召集事先潛伏此處四周的鷹組翎衛,而是隻帶了李典一人隨行。

常言說天南風景常春。

這秋水山莊外圍,無論湖泊山林,無論險峻高峰,入眼皆是優美無比,頗有南方小家碧玉的感覺。

繞過建於水泊之上的曲折亭廊,安紅豆與李典二人至秋水山莊門外。

看著那古意盎然道韻猶存的四個大字,安紅豆心中感慨不愧是出自古老六大部落的手筆,單是這寥寥四字,恐讓那位位列十天顯聖之一的書山墨顏先生都自愧不如。

莊內出來一位花甲之齡的管家。

李典上前遞上拜帖。

那位管家並冇有伸手去接,而是一雙看透江湖百種人的眼睛上下打量著早已更換尋常仆役服飾的李典。

秋水山莊祖上乃古老明月一族後裔。

四大山莊之名雖說比不上帝王盟劍閣那般聖人坐鎮首屈一指的巨擘,可怎麼說也是江湖一流勢力之列,豈是尋常散修說來就來的地方?

這錢姓管家入府數十年,來往各樣江湖人士見過不少,修為高深與否,地位尊崇與否,他一眼便能識彆。

李典見那管家暗露不屑的眼神,後悔換裝時冇有注意太多,讓主母遭受此般冷落實在不該。

無奈之下,他隻好拿出些許銀兩偷偷遞了過去。

錢姓管家明亮的雙眼瞧見闊綽的紋銀頓時笑意湧現,偷偷藏起紋銀之後向安紅豆執了一禮:“貴人稍作等候,小的這就稟告莊主。”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