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經天十二星與八百宗數千門生信仰之力所凝聚的擎天之柱瘋狂生長,上抵天穹。當它與三十六瓣蓮所化的重天世界第一重相遇時,它洞穿了那片重天。

它繼續瘋長。

它與下沉的第二重天相遇。

它繼而穿破了第二重天。

它還在瘋長。

三十六重天亦在下沉。

那信仰之力接二連三洞穿一片片平行疊加的世界,雖受到不少的阻力,可依舊冇能阻止它擎天之勢。

因為八百宗廣袤川巒裡越來越多的信徒受到召喚,無論是山下曆練的弟子還是閉關修煉的長老,但凡聽到神廟頌音,都紛紛就地而坐,開始頌念著聖心訣,獻祭他們信仰之力。

於是那擎天之柱愈發勢不可擋。

十五,十六……二十,二十一……

它與第三十重天相遇,它穿破了三十重天。

它每每洞穿一片蓮花世界,穹霄深處便有無數道聖潔的流光溢射,如有一層又比一層高的煙花在燃放。重天崩碎而流溢的蓮花聖光及其炙熱,彷彿岩漿裡的烈焰流火灑落人間。

那光落在青山上,青山便燃燒。

那光落在綠林樹梢,樹木便燃燒。

那光落在靜水流深的湖麵,湖麵便隨之燃燒……神廟周圍大大小小燃起了不知多少團火焰,乍看去,十二星川已在無數火堆中靜燃。重重青山裡的火苗,如同掛在夜幕的繁星般密集。

也正因為密集,星星之火才隨時都可掀起燎原之勢。

然而此時此刻盤膝坐在神廟前綠野平曠上默誦聖心訣的八百宗門生信徒,卻無人關心宗門與青山浴火,因為隨火海付之一炬的東西皆可再建,綠草青山亦會有春風吹又生的時候,可若是冇了信仰,便如同天塌了,天塌了,就真的什麼都冇了。

所以他們包括經天十二星在內會不惜一切代價阻止重天塌陷。那彙聚無數門徒信仰之力的擎天光柱是唯一的希望寄托,也是最終的手段。

……

擎天光柱接連穿透三十片傾塌的重天世界依舊冇有勢止,可它終歸還是緩了下來。

正如春日裡栽種的幼苗,起初吸收足夠的陽光水分,擁有無法想象的頑強與生命力。它茁壯的生長著,衝破阻撓的土壤,一直到盛開。

然後它便遇到夏日的驕陽雷電,秋天裡的淒涼寒霜,它漸漸變得枯萎,待到大雪封天時會徹底凋零。

擎天光柱冇有凋零。

它還在沖霄生長,即使很緩慢,顯得有些疲憊。

它衝破第三十一重蓮花世界。

那是‘岸’字蓮。

所有默誦聖心訣獻祭著信仰之力的八百宗信徒,都清晰感覺到當信仰光柱與三十一重蓮花世界接觸時元神的猛烈巨顫。

有些修為不高的修行者,甚至臉色煞白,嘴角溢位了血液。

可他們還在堅持獻祭信仰。

岸字蓮世界崩碎,無數道流火激射,有火焰落在忠誠信徒的人身,那人便開始燃燒了起來,瘋狂掙紮著,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然而並冇有人去救他。八百宗無數信徒耳畔迴盪著那人淒慘的哀嚎,他們靜靜地聆聽著他的死去。

信仰之力的來源便如此少了一分,擎天光柱的速度再度放緩……

第三十二重是‘彼’字蓮花世界。

當它崩碎時擎天光柱出現了搖晃,八百宗門重巒間許多弟子口角溢位了血,已潰倒數百片。

第三十三重是‘自’字蓮花世界。

它崩碎時擎天光柱出現了裂紋,這一次口角溢血的是許多宗門強者。負傷的他們再無法獻祭信仰,隻得拭了拭嘴角的血,滿臉愁容地看著那最高處的十位星主法象,繼而高望著第三十四重蓮花世界的沉落。

第三十四重是‘佛’字蓮花世界。

佛蓮世界壓落。

出乎所有人預料,天地間冇有世界崩塌的聲音,也冇有流光焰火。

擎天光柱與佛蓮世界一頂一落,那種相對的靜止維持不過三息。三息之後,接連崩碎三十三重天世界的信仰光柱忽然脫落一片金色的麟片。

於是神廟前有位修為甚高的宗主猛然吐血。他身旁同門也隨之吐血,越來越多獻祭信仰之力的八百宗強者吐血,信仰光柱開始瘋狂的脫落麟片。

它的裂紋越來越多,就像蛛網一般遍佈著。

它不停地脫落麟片。那些麟片從穹霄深處墜落,與空氣產生了摩擦便在雲空燃了起來,灰燼隨風而逝。

……

佛蓮世界還在沉落封壓著。

腳踏三十六重天黑衣銀髮如瘋如魔的洛長風螻蟻般瞧著佛蓮世界下封壓的八百宗門人,元神在疼痛,彷彿被碾碎的感覺,身體上每一寸肌肉甚至五臟六腑都因蓮花世界的接連崩壞而疼痛溢血。因為那不僅僅是單純的蓮花,那也是他身體的一部分。書院醒來後,他早已與三十六瓣蓮融為一體。

他承受著這種疼痛,紅色煞氣之中依稀可見那皮膚上滲透而出的血跡,他的傷極重,早已達到一種隨時倒下的臨界點。

可俯視著那些人與經天十二星垂死掙紮的模樣,他心裡卻有種說不出來的愉悅暢快。

就是這種感覺!

碾壓的感覺!

將仇人踩在腳下的感覺!

他靠著一口怨氣魔氣支撐!

他絲毫不擔心所謂愚蠢之極的信仰之力能夠洞穿佛蓮世界,即使它真的貫穿三十三片蓮花世界。

因為他手中已無刀。

屠刀不在手中,屠刀在佛蓮世界裡。

三十六字蓮生訣之中的佛蓮世界,本就是屠刀刀鞘。十二年前,無相道宗便用這裝載著屠刀的佛蓮世界將天東八百宗封宗。

洛長風要的不是封宗。

他要碾碎經天十二星!

他忽然大笑。

極富魔性攝人心神的笑聲迴盪八百宗川巒天地,那聲音牽動著無數人心跳,讓那些獻祭信仰之力而負傷的八百宗門徒氣血翻湧,隨時都有走火入魔的可能。

洛長風纔不會在意這些。

他腳踏著佛蓮世界從天而降,那滿頭飛揚的銀髮與擺列的黑袍宛如一尊魔神!

他就是一尊魔神!

他冷冷地看了撐著佛蓮世界的擎天光柱一眼,單腳一震,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恐怖力道遍襲佛蓮世界……

一尊魔神站在了佛蓮世界之上。

那片世界便瘋狂墜落。

它赫然壓碎了佈滿裂紋的信仰光柱。

天東八百宗數以百萬計人的信仰崩碎了,神廟前癱倒一片。

天也塌了。

最先遭受滅頂之災的自然是那些個子高的。

天東八百宗有數千座美麗的川巒俊峰,它們很高,卻不比此時神廟前十尊法相真身高。

洛長風腳踏著佛蓮世界墜落。

無法形容那種速度。

在信仰光柱崩碎的瞬間,那世界便砸在了十尊法相法頂。

那一刻,十位星川之主渾身金光驟然暗淡,齊齊吐出濃鬱的鮮血,法象破滅,顯化真身自半空摔落。

佛蓮世界終於無阻。

洛長風雙膝一軟癱倒在那片重天之上。

他再也無心無力了。

就墜落吧,墜落吧……讓這片佛蓮世界將天東八百宗十二星川覆滅於無儘塵埃中,也終算是為書院報了覆滅傳承之仇!

洛長風倒在重天之上慘笑著。

他的身體開始止不住溢血,七孔也在流血,新鮮的血液從一寸寸皮膚滲透,很快便染紅了身上的黑袍。

那是一片血色大紅袍。

他很痛苦,可看著晴朗的天,看到天空深處雲霧中隱藏的師兄身影,眼角餘光瞥見四周被佛蓮世界壓碎而崩塌的一座座宮殿,一重重青山,耳畔迴盪著遍野的哀嚎慘叫,他終於可對師兄說:我報仇了。

他想閉上眼睛,卻感受到身下枕著的佛蓮世界突兀地遙顫,那種感覺愈發強烈,就像是信仰光柱即將崩壞前的模樣。

他冇有產生錯覺。

佛蓮世界竟真的在毀滅一重重山巒宮殿後開始遙顫,瘋狂的遙顫,然後陡然瓦解!

因為有個人在信仰傾塌的那刻,衝了出來。

那人金甲,聖衣,手握逆鱗。

那人是大師兄連城訣。

渾身金光的連城訣在無數道崇敬與絕望的目光下縱身躍起。

天塌了,經天十二星重傷無再戰之力,諾大的天東,他便是當下最高的那人。

天塌了,自然由個子高的人頂著。

他說過以八百宗為家,以守護傳承為畢生己任,現在終於到了他實現諾言的時候。

他縱身而起。

一股可怕的雷電之力自逆鱗劍格傳入掌心,沿著掌心遊遍全身。

那是雷澤神獸的修為力量。

承接著這股可怕修為的連城訣境界劇增,一瞬間達到半聖。

他周身光芒耀眼如盛日,便在縱起的最高處,逆鱗劍揮出,切開了佛蓮世界。

洛長風掉落。

一把血煞氣滔天的屠刀崩現,崩出千丈外。

連城訣冇有追逐,他披金甲聖衣握逆鱗佇立雲空,冷眼看著那裡有位赤發負劍的男子緩緩出現,那人一把握住了屠刀,另一隻手探出,又是一朵聖潔的蓮花緩緩浮現,那蓮花飄飛而出,接住了掉落的洛長風……

連城訣蹙眉。

他識得此人麵目,是燎原劍柳燒天。

可這一手與洛長風何其相似的蓮花手段,讓他否定了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

他認出了那人,緩緩開口:“皇甫毅!”

(ps;時間是癒合傷口最好的良藥,這句話很懂。可在傷口癒合之前,還是要傷心一會兒的。因為傷心了,所以要給男主加戲了,如瘋如魔的戲。我這算不算心裡有問題……汗。)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