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東楚明王十年,八百宗迎來新聖。

也在連城訣聖衣披身的同年,以魁星天龍為首威震天下的經天十二星儘數星落,自此退出江湖神話,人間不見蹤跡。

後世隱有傳聞,說經天十二星十位星主皆被封印在雷宮大陣之下永無天日,又說新聖連城訣為鞏固無上之尊位而狠下殺手清淨星川……無論這些流傳於民間的說法是否屬實,最終的結局還是隻有一種。

那便是八百宗再無經天星,取而代之登上曆史舞台的是九金蘭,連城訣九位師弟共結金蘭的九金蘭。

而在連城訣封聖時,那位如瘋如魔不能自已擅闖八百宗釀下滔天仇恨後被皇甫毅帶走的風雪銀城城主洛長風,並冇有被悉心照料靜養傷勢,也冇有回到銀城坐享榮華。令人費解,他躺在一排竹筏之上。

重傷的洛長風躺在竹排上。

竹排不是菩提書院紫竹林裡通往忘情川的竹排,而是新編織的竹排,靜靜停靠在不知名的江水邊岸……

此江處天南。

眼下的截流隱跡在青山綠樹紅花叢間,兩旁風景秀麗不可言喻。不過依洛長風目前的情況傷勢,再如何迷人的景緻恐也無心欣賞。

皇甫毅同樣無心賞景。

因為他要做一件事。

他負手站在野渡旁,看著竹排上渾身血跡已乾狼狽不堪的洛長風,心中一陣輕歎。而後,他走了上前。

“咳、咳咳……師兄。”

洛長風血紅色的眼眸裡帶著幾分恐懼,對眼前師兄的陌生而產生的恐懼。

他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很害怕的感覺。

自從家族滅門被師兄領進忘情川那刻起,皇甫毅這個名字這個人在他心裡便占據著非同尋常的位置。

與雪兒不同,與十子同袍不同,與老師無相道宗也不同。

他敬師兄如父。更加對皇甫毅無條件的信任,就如同對菩提樹的信仰一般不可撼動。可以說,這世上若還有一人值他托付生死,這唯一必然就是師兄……

可眼前的師兄,卻讓他有種說不出的陌生。

是的,這種感覺就叫陌生。陌生產生恐懼,他恐懼地看著師兄。

“從此我將不再是你師兄。”

皇甫毅的神色冇有任何變化,哪怕是微末的細節變化。他聲色平淡,神情冷漠,彷彿在說一件完全與自己無關痛癢的事情。

他不給洛長風留太多尋找答案與問為什麼的時間。

他緩緩伸出手。

那手緩緩移到洛長風眉心前。

“師、師兄?”

“咳咳……”

“師兄,師……”

痛苦無力的洛長風隻能眼睜睜看著師兄伸過手來。

他猜不出師兄究竟要做些什麼。

他更無法反抗。

溫暖的陽光光線透過掌縫指尖灑落,洛長風的臉上卻籠罩著陰暗。那是師兄的手,留在他蒼白臉上的影子。

洛長風愈發不安。

他想要坐起,掙紮著後退。可幾近粉碎的身體根本支撐不了他做任何事,哪怕說話,都是一種與死亡的掙紮。

皇甫毅盯著洛長風滿是痛苦與不解的眼眸,一字一句說道:“你知不知道,一直以來我都非常恨你。”

絕不應該從師兄口中出現的字眼迴盪洛長風耳畔,一刹那,銀髮黑衣重傷不起的洛長風便懵了。腦海裡不知是怎樣的迴響,讓他整個人深陷無邊無際的空蕩。

如同五雷轟頂的他瞠目結舌,癡傻一般看著師兄的臉龐,那除了一雙眼睛外,完全陌生的臉龐。

“師兄恨我!”

“原來一直以來都在恨我!”

“一直以來是多久?十年後?十年前?還是從我第一次踏入忘情川時起?”

“可是為什麼?”

“師兄為什麼會恨我?是因為我連累書院萬劫不複嗎?”

洛長風扶著竹排的雙手微微顫抖。

他似乎再也感受不到身體的痛苦,因為此刻心靈的痛超越了所有感官,以至整個人處於麻木的狀態。

冇有氣力,冇有思想。

隻有一顆血淋淋的心被師兄一字一句淩遲著,那種難受彷彿墜入九幽被冥火灼燒一般萬劫不複!

……

“不過現在,都不重要了。”

師兄又一聲輕歎。由始至終,他都冇有在意洛長風任何的情緒波動。無論後者恐懼也好,疑問也罷,哪怕洛長風早已走火入魔。

他的冷漠讓人絕望。

他最後看了洛長風一眼,那是匆匆一瞥,卻留印在洛長風腦海許多年揮之不去,那是一片陰影。

“因為我要取回原本就屬於我的東西,所有的東西!”

這一句魔咒迴響在耳畔。

洛長風透過師兄指尖,看到陽光正盛,看到花開遍野,感覺到溫風拂麵,春意正濃。

那是他看到的最後一幅畫麵。

然後他便感覺身體被一種可怕而又無法言說的力量抽空。

菩提書院甦醒以後,三十五瓣蓮花便與他肉身融為一體,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可就在此時此刻,混合著血肉骨髓的蓮花碎片被一點點一片片的剝離,從洛長風血肉精華之中剝離。

冇有人知道那是怎樣煎熬與折磨的過程!

也冇有人知道師兄的行為對洛長風究竟造成了怎樣的心靈衝擊!

被最信任的人背叛,這種滋味足以讓人毀滅!

……

竹排順著天南不知名的江遊飄蕩,漸行漸遠。

取回三十六字蓮生訣的皇甫毅負手站在渡口,遠眺著竹排上昏死不省人事的洛長風,不知在想些什麼。

他終歸冇能下殺手。

那畢竟是他唯一的師弟。雖然洛長風的出現,改變了他人生本該耀眼無雙的軌跡。

他說要取回所有屬於他的一切,最終還是將屠刀留了下來,或許因為他自認同樣冇有抑製屠刀魔性的手段吧……

“你若還能活著,就來找我報仇。”

皇甫毅靜默地站在野渡許久,直到目送那竹排漸漸消失在視線的儘頭。

他無法預知洛長風會停靠在何處,也無法預知洛長風究竟還能否活著。但這些都已不再重要,當他決定趁此機會取回本該屬於自己的一切時,當他決定在洛長風脆弱的心靈上再深深刺上一刀時,未來所有的可能因果,都不再重要。

就像他說的,你若還能活著,就來找我報仇。

他隨時等著。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