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鈞天圖 >   第四十七章 姑娘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洛長風消失已有月餘。

自聽聞八百宗聖祭大典之亂後,那蒼茫天地間巍巍銀城之上的紅衣倩影便開始發了瘋似的四處探聽洛長風的下落。

可無論派遣多少燕翎衛,哪怕她摒除往日恩怨差人去信東楚詢問明王君澤玉,也還是音訊全無。

冇有人知道她牽掛的城主大人在哪兒,就彷彿洛長風離開天東之後一瞬間從天地遁走。不僅僅是他,連師兄皇甫毅也無跡可尋。

……

銀城之巔,紅袍與青絲已被雪花染遍。

無法下眉頭的愁容深鎖著絕色的那張俏臉兒,安紅豆看著腳下銀色天地裡的芸芸眾生,看著城中熙熙攘攘的街道與熱鬨的人群,眼角不自覺滑落晶瑩的淚滴。

想起方纔來自天機閣的迴音,她實在想不出,連天機閣都查不到下落的人,這世上究竟還有誰知道洛長風離開天東後的去處。

她知道他一定受傷了。

是很重很重的傷。

不是她信不過那位師兄,無論何時何地,她隻想寸步不離地陪伴在他身邊而已,如同這十年裡止乎禮的相敬如賓一般。

可現在,在他最痛苦脆弱的時候,她卻隻能獨守銀城望眼欲穿。

她開始有些後悔,悔當初為何冇有跟著他一起。

身後傳來極輕的腳步,像踏雪無痕。教導了徒兒許久,安紅豆即便不用轉身也知是鬼靈精怪的鬆靈韻丫頭。

她輕拭淚痕,強顏歡笑:“你這丫頭,不好好修行,又在貪玩兒?”

鬆靈韻上前挽著安紅豆細腕,撒嬌說道:“徒兒哪有,是宇文大統領爺爺讓我給師孃捎句話。”

安紅豆蔥蔥玉指點了點小鬆鬆鼻尖,露出些許寵溺的模樣:“宇文叔要交代什麼?”

自幼在菩提城父母身畔被書院德行潛移默化,長大後立誌要拜入書院學習的鬆靈韻極為開心地說道:“是新的書院,宇文大統領爺爺說菩提山上起了樓閣。”

安紅豆以為自己聽錯,不確信地重複了句:“菩提山上起樓閣?”

繁雜的思緒冇來由地湧入腦海。

菩提山荒廢十數年,怎會起樓閣?莫非是他?難道他與師兄二人離開十二星川後一直藏在書院舊址?

“你的傷好了嗎?”

“屠刀魔性得以抑製了嗎?”

“是師兄的相助?”

“為何要起建樓閣?你打算重開菩提書院恢複道門聖地昔日光榮嗎?可為何會如此急切?眼下異族環伺內亂不止,亂世已起大世未開,不合時宜啊……”

太多太多的疑問需要答案。

安紅豆冇有多想,她知道這些答案就在菩提山。隻要她找到洛長風的下落,所有的疑問都不再是難題。

因為對於她來說,再多再多的疑問,她要的答案都隻有一個。

那便是洛長風。

她隻需知曉洛長風身在何處是否安好!

她決定將銀城暫時托付宇文叔,她要親自走一趟菩提山看一看新起的書院。

……

已是黃昏。

斜陽落照大地,將綠樹紅花青山藍水都納入那美麗的線條之下,好不盛美。

忽有馬車穿過偏道,闖入這寧靜的畫麵。

駕車的是個身形枯瘦卻雙目炯炯有神的老奴。

遠遠地瞧見偏道旁河岸躺著一具不知死活的人影,古道熱腸的老奴急忙勒住韁繩,迫使馬車停下。

車窗被推開,探出一雙清澈稚嫩的眼睛,一身綾羅綢緞的的丫頭問道:“怎麼了,徐老?”

老奴自知驟停顛簸,驚了車內姑娘而心懷愧疚地望向河岸說道:“姑娘,那兒有個人。”

一身綢緞的丫頭自然不是老奴口中的姑娘。

丫頭攙扶著的纔是馬車裡的姑娘。

姑娘著裝素潔,施淡妝。她有一雙秋水剪瞳,還有裙衣無法遮擋極具誘惑的窈窕身段。

姑娘很美,是一種無法形容的美。

她的美比起許多名門閨秀多了些許放蕩與妖豔,比起那些傾城傾國卻又多了絲絲良家婦女成熟的溫婉。

她就像寄宿青樓的藝女,比樓中人乾淨,卻又比閨中人惹人遐想。

但最美的還是她的心。

或許在往日無數艱苦且不堪回首的歲月裡有過似曾相識的遭遇而產生同情,對於河岸旁莫名出現的昏死人影,她無法做到袖手旁觀不聞不問。

終於在老奴與丫頭的幫助下,黑衣銀髮渾身血跡被江水沖洗卻仍可見負傷痕跡的洛長風被抬上了馬車。

馬車行駛在美如畫的天南。

此地已入龍驤郡。

一雙玉手素來隻為彈琴撫弦的姑孃親自為洛長風清洗著蒼白的臉頰,看得一旁侍候的丫頭滿臉費解:“姑娘就是好心,這人來路不明,也不怕惹了什麼禍患。”

姑娘微笑,那笑容裡帶著一絲淒苦:“本就是浮萍漂泊無根的命,此一去不知生死冇有未來,還怕什麼禍患上門。”

丫頭從姑娘手中接過臉巾,放在木盆中清洗:“可我們總不能帶著他一起啊。”

姑娘並不否認,掀了掀車簾,望著遠處若隱若現的繁城:“前麵就是龍驤郡界,到時尋個醫官,等他甦醒後,我們再走,也不枉救治一場。”

丫頭無奈地歎息:“祈禱可彆誤了日期纔好。”

姑娘苦笑不語。

丫頭與老奴是主家花錢雇來的,他們的任務就是將自己送到目的地,若為其他事耽誤了行程日期,這二人的下場可想而知。

生亂世出淤泥卻素來心善的姑娘同樣不忍心連累他人,今生命已如此,又豈敢勞無辜之人陪葬。

她看著滿頭銀髮昏迷不醒的洛長風,想著如此年紀便白了少年頭,一定也是人生不如意,經曆了許多滄桑吧。

……

馬車駛入繁華僅次於江陵的天南第二郡龍驤郡。

按照雇主事先安排好的行程,馬車停在早已備好的驛館宅院門前。門前早有仆人等候多時,見駕車老奴與丫頭攙扶著一名黑衣銀髮的陌生昏迷男子下車,眾奴仆之首的總管微微蹙了蹙眉頭。

畢竟是大宗門出身,這總管極好的掩飾了那一抹不悅,揮手示意奴仆上前幫忙。

姑娘說道:“這位可是趙總管?”

那總管彎腰笑道:“羿神宗外門執事趙錢孫,見過姑娘。”

姑娘點頭示意:“勞煩趙總管在城裡尋個大夫,待此人無恙甦醒後,我們就可繼續上路。”

(ps:先來一章,求月票。)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