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這條自海心孤島延伸出的千丈高鎖鏈叫隔世鎖。

隔世鎖的儘頭,也就是海的另岸連接著一片群山,與世隔絕的天南鑄劍城便藏於青綠群山之中。

隔世鎖之所以存在,完全是因為孤島至海岸的那段海域,海底暗樵旋流極多,無論普通船隻劍舟還是大型艦樓商船,均難以行駛。因此隔世鎖便成了外界通往鑄劍城的唯一路經,像是一條天路!

淪為奴隸的洛長風戴著枷鎖腳鏈,與身旁這群緣由不儘相同最後卻同命相連的道友們心驚膽戰終於走到隔世鎖的另一頭。

早有人在此等候他們。

這些人是鑄劍城中囚龍會場的禦奴人。至於囚龍會場是怎樣一種地方……包括洛長風在內的不幸奴隸們親眼所見。

那是一座巨型角鬥場。

四周是約莫十丈高的圓形城堡,城堡用堅硬的黑岩石堆砌而成。其堅韌程度,便是化劫境尊者恐也無法一劍切開。

不知是天色時辰緣故還是囚龍會場特有的規矩,洛長風與百餘位奴隸被押送至此時,四周城堡上並無人影,安靜非常。

百餘位奴隸被禦奴人驅趕著,由角鬥場的一側巨門而入,通過黃沙鋪滿腳下的角鬥場,徑直向另一扇鐵閘門走去。

鐵閘門升起,入眼是一片漆黑與陰冷。

走在最前麵的奴隸聽到恐怖的聲音,像是猛獸,於是驚嚇的開始顫抖。

根本無法猜測閘門後有怎樣可怕的事情等待著自己,他便死活也不願邁出半步,開始後退,瘋叫著想逃離這人間地獄。

然而禦奴人又豈會眼睜睜看著那人退縮逃跑,解下腰間掛著的噬骨鞭,毫不留情的抽打在那奴隸身上,僅僅是三兩下,那人便已皮開肉綻倒地抽搐。

禦奴人殺雞儆猴。

眾目睽睽之下將那名站不起身已冇了利用價值的奴隸抬起,進了鐵閘門。過了片刻,禦奴人返回,隻聽眼前漆黑黑的囚獄裡傳來慘烈的叫喊。那叫喊之中夾雜著猛獸噬咬的碎音,讓人毛骨悚然。

“再有不聽從者,就是一樣的下場。”

禦奴人揚鞭。

一個個麵目猙獰,驅趕著奴隸。

血粼粼的教訓擺在眼前,哪裡還有人敢不聽命?近百名戴枷鎖腳鏈的奴隸,陸續向鐵閘門內走去。

腳下是一條暗黑的甬道。

在平均每十米距離擱置的油燈下,昏暗的燈光裡,可以看清兩旁是手臂粗的鐵牢,鐵牢內關著各種各樣的人,凶神惡煞的人。甚至,還關著不少獠牙的猛獸。

禦奴人頭前帶路。

被嚇破膽的奴隸們怒不敢言,懼亦不敢言。

他們排著長長的隊伍,禦奴人打開一間空蕩的鐵牢,便有一名奴隸被推了進去,很快輪到了洛長風。

禦奴人解開洛長風的手銬腳鏈,並將包袱與寒槍丟了進來,然後重新鎖上鐵牢。生怕再被壞人搶了去的洛長風趕緊撿起包袱與寒槍,緊緊地抱著它們,靠在牆角。

他呆呆地坐在那裡。

聽不到鐵牢中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也看不到那一張張可怕的麵孔。他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或者說活在自己的痛苦裡。

想起知子姑娘,眼中不自覺泛起漣漪。想起經常浮現眼前的師兄臉龐,他的心便會隱隱作痛。有時甚至想起一片冰天雪地中獨立城巔好看之極的紅衣女,他會有一種說不出的愧疚。可當想起那隻紫色的蝴蝶從眼前飛走,他卻又有無儘的絕望悲傷。

是的,這兩天裡他又想起了許多事,許多零碎片麵的事與許多陌生卻倍感熟悉的臉龐。

那些往事曾讓他痛心。

可他的心每痛一分,卻又會記起更多的畫麵碎片。

或許他自己都不曾發覺,在這段記起往事與悲痛侵襲的重複過程裡,身體表麵淡淡的血煞之氣在無形的修複著因被取出蓮生訣而糟糕之極的傷勢,甚至連那顆破碎的心境也在不知不覺中重鑄著。

……

所有奴隸都被單獨關在了鐵牢中,待那禦奴人走後,周圍開始有人交頭接耳,有人哭了出來,有人破聲大罵,有人乾脆認命。

各種各樣的人有各種各樣的情緒。他們尋找不同的渠道發泄心中怒火與畏懼,而顯得獨樹一幟的洛長風卻始終都呆坐在那裡,渡過了漫長的三個時辰。

外麵的天空已迎來黑夜。

鐵牢內冇有天空,始終都是一片黑夜。

在漆黑中,鐵閘門被人開啟。那些新來的奴隸們好不容易稍稍安定的驚魂,又隨著一陣輕快的腳步聲而提心吊膽起來。

“開飯了。”

禦奴人喊著,然後依著次序在每一座鐵牢外分發晚飯。

饑餓許久的奴隸們聞到肉香與酒氣,雙眼發光似的趴在鐵牢門後,盯著麵前讓人意想不到的豐盛晚餐。

他們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明明饑餓如狼,卻無人敢動麵前的酒肉。這種僵持冇有持續多久,終於有人耐不住食慾的引誘,開始不顧一些大快朵頤。

有句話不是說,死也要做個飽死鬼。奴隸們抱著這種心態,索性破罐子破摔。

無論眼神或麵色與三個時辰前皆有許多變化的洛長風也走到鐵門後,蹲下身看著麵前的酒肉,或許是冇有胃口,他隻拎了那壺酒,又返回靠在牆角。

左側鐵牢內的奴隸見黑衣銀髮男子留下的食物,警惕地瞧了一眼靠在牆角的洛長風,看後者一聲不吭地喝悶酒,索性伸手將所有食物搶了過來。

而洛長風由始至終都不曾看那人一眼。

他給自己灌了一通酒。

有些烈,卻也能麻醉身體與心靈的痛苦。便藉著烈酒壯膽,他又開始沉浸在回憶之中。

回憶裡的畫麵碎片在一點一點拚接著,身體的傷勢也在一點一點癒合著。

當覺得痛苦,他便獨自飲酒,甚至說服自己睡去。

睡醒之後,他則繼續回憶。

……

與所有奴隸一樣,在這冰冷潮濕的鐵牢中,好酒好肉供奉著的他被關了整整十日。

待第十一日的時候,鐵閘門依舊準時準點開啟。

數十位腰掛噬骨鞭的禦奴人進了鐵牢,他們冇有提著酒肉,而是二話不說揮動骨鞭抽打在鐵柱之上,一個個怒喝。

“起來,快起來。”

隨後禦奴人將一座座牢門打開。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