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皎潔的月亮如冰盤掛在浩瀚蒼穹,與十五月光相比顯得暗淡的星河裡有流星飛逝。流星劃過角鬥場的夜空,帶來了一個女人,很美的女人。

龍虎牢鐵閘門前整日與奴隸為伴、輪守值替的禦奴人極少見如此美麗的女子,換做平常必然要欣賞逾越一番,即便不能觸碰,打趣**也是極好的。

不過今夜在這位突兀造訪的美人麵前卻不敢造次,作為囚龍會場劍浮沉的下屬,他們自然不止一次見過公子身旁的新寵佳麗。

鐵閘門前值守的禦奴人班頭上前恭維:“小的們見過姑娘。姑娘深夜來此,不知所為何事?”

或許因為夜涼如水而罩了一件寬大黑袍的知子姑娘瞧了一眼厚重的鐵閘門,紅唇微啟:“白日裡與公子交手的那名奴隸可關在此間?”

班頭答道:“回姑娘,在此牢中。”

“可曾怠慢?”

“公子吩咐切不可打擾那位,小的們哪敢違命。”

知子點了點頭,從袖袍中取出一瓶丹藥:“公子知我與牢中人乃是舊識,便命我送些療傷藥,煩請這位大哥打開鐵閘。”

禦奴人班頭有些猶豫,隨後向身旁弟兄使了個眼色,那人會意便無聲退去,班頭這才命人打開鐵閘門:“牢關臟亂,望姑娘莫逗留太久。”

知子並冇有理會那名溜走的禦奴人,儘管她料到那人定是去稟報劍浮沉。

微微屈了屈膝,知子謝道:“多謝這位大哥。”

……

黑衣銀髮的洛長風盤膝坐在鐵牢內。

閉目,冇有凝神。

屠刀血紅色的煞氣不再如以前那般氤氳在身體表麵,彷彿瑩光。而是變得極為乖訓,一縷一縷地在他身邊盤旋。

好像,他已能徹底駕馭這柄神兵榜位列第三的殺人魔刀。

他的麵色也不再蒼白。雖然許多天冇有認真打理顯得臟兮兮,可那抹平靜卻不再像天真的孩子該有的麵部表情。

他從沉浸在過往回憶的狀態甦醒,因為聽到了腳步聲。

很輕,卻很浮躁。

像是女子的腳步聲,而且修為平平。

他掙開眼睛,身體周圍旋繞的血煞之氣悄然散去,他向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鐵牢內昏暗的油燈照亮一張熟悉的容顏,然後那道倩影從黑暗裡走來,映入洛長風眼中。

真的是她!

洛長風猛然站起身,走到鐵欄旁,靜靜地看著,看著她走到牢門前。

看著灰頭土臉的洛長風呆呆地凝視著自己,知子姑娘掩著嘴角撲哧笑了,笑眼很迷人。

她取出巾帕,素手伸入牢門後,為洛長風擦拭著臉頰的灰塵,嘮叨說道:“每次見你,總是這麼狼狽,也不知什麼時候能學會照顧自己,好教人放心!”

洛長風依舊筆直的站在牢門後,靜靜地看著知子。

被這種目光盯著有些不自然的知子忽然意識到什麼,握著巾帕的手頓了頓,而後連忙縮回,後退了半步帶著歉意低頭:“對,對不起!我忘記你已經,已經……”

記憶裡的洛長風是天真模樣,是那個隻有孩童般心智總是依賴自己讓人放心不下的傻子。

在傻傻的他麵前,她是他時常牽掛唸叨的知子姑娘。

可忽然想起白日裡一槍刺向劍浮沉的男子就在眼前,知子姑娘便卑微地低下了頭。

在恢複記憶的他麵前,自己又是什麼呢?不過是鬼穀林裡那些魔鬼隨時隨地的玩物罷了,如此低賤,如此卑微,如此肮臟,如此不堪!

想到這裡,知子的身體開始有些顫抖。

她緊抿著紅唇,握著巾帕的手用力地捏著。她有些害怕,不敢抬起頭,更加不敢看他的臉,看他清澈有神的眼睛。

似是看出知子所想的洛長風向前邁出半步,儘管他就站在牢門後,這半步的距離看不出有任何移動,可他還是前傾身體的重心。

他用身體的語言告訴她,無論恢複記憶與否,他還是他。

洛長風唇角微微笑了笑:“謝謝你,知子!”

這一聲謝包含太多!

想起自己從海邊被救起的場景,一直到現在,洛長風有無數句話想說,可話到嘴邊又不知如何開口,他沉思了一會兒,決定用最真誠的兩個字眼囊括所有。

所以他說謝謝,是真的謝謝!

感謝她幾次三番救命之恩!感謝她不嫌棄癡傻的自己!感謝她對自己付出的情誼!

始終低著頭的知子搖了搖頭,淚光在眼中打轉:“冇,冇有!是我應該感謝你纔對!那日在鬼穀林,明明是你救了我,我卻還想著什麼救世主從天而降。現在想來,挺可笑的。”

那令人疼惜的模樣落在眼中,洛長風心有不忍:“你,還會回去嗎?”

知子苦笑:“我還能去哪兒呢。”

洛長風極為堅定地說道:“我可以帶你離開鬼穀林!擺脫他們的掌控……”

知子抬起了頭。

是洛長風不可撼動的語氣與態度讓她抬起了頭,將心中那抹卑微拋諸腦後。

知子看著洛長風,眼睛一眨也不眨。

可看著洛長風堅定的神色,她忽然又想流淚,有出於感動的溫暖,也有對這段相識的惋惜。

太遲了!

她想著,一切都太遲了!

“你若不是個傻子該多好!你若在初相見的那刻,哪怕在雨夜山洞之後說出這句話,我會不顧一切跟你走,一定會不顧一切!”

“可現在……我隻是個肮臟的女人,隻是個為了生存不惜背叛身體與靈魂的女人。我變成了魔鬼!魔鬼又怎麼配得上你呢!”

眼淚終於滑落。

知子慌忙轉過身,背對著洛長風,無聲的抽泣。

可無儘的委屈與說不清的情緒決堤,她已哭成淚人,再也壓抑不住聲音的她不願在洛長風麵前這般狼狽,掩麵跑了出去。

急切的洛長風忽然說了兩個字:“我想……”

這兩個字喚住了掩麵哭泣的知子。

洛長風終於將最後一句話說完:“我應該就是洛長風,風雪銀城的洛長風!”

洛長風三個字迴盪耳畔,知子瞬間淚湧如泉,大哭慟哭!

她走了,哭跑著出了鐵閘門,頭也不回。

洛長風還怔怔的站在那兒。

他忽然想起某天夜裡,在自己昏昏欲睡時,知子說給他聽的一些話。

“我是滄海遺珠,不是被人遺漏在海裡。而是采珠人將我撿起帶到世間後,又將我丟棄。除了與生俱來的這張臉蛋兒之外,采珠人冇有賜予我幸運,也冇有賜予我任何生存的手段。所以一直以來,我渴望遇到一個人,不敢乞求他是蓋世無雙的天驕,也不敢再乞求他是風雪銀城城主,我隻望他能做個采珠人,在我死後,將化作玉珠的我從冰冷的世間再次撿起,將我丟入滄海,與無儘深邃的海水融為一體!那將是我最好的歸宿……”

(ps:果然,心靜下來寫的東西就是不一樣。這一章非常喜歡,尤其是刻畫情感的細膩,還有滄海遺珠的傳說……自戀一下!)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