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百裡雲宮城頭上出現一名守城將,那守將俯視著下方鳳鳴二字隨風擺動的部族大軍與青紅鸞衛,曾隻言片語聽聞過鳳鳴山之名的他微微動容。

然而聽從妖帥之命行事,冇有明確旨意,他又豈敢隨意放行?便指著城頭妖帥白虎旗說道:“有妖帥大人與我等鎮守雲宮,何須諸位部族族衛勞師動眾?況且退位大典在即,相信方纔陛下出手降服亂賊,諸位也親眼所見,何來勤王一說?”

“末將奉勸諸位趁早撤兵,這大軍圍城的罪名非比尋常,輕則處死重則滅族,在陛下降罪之前及早醒悟,以免作繭自縛!”

城頭守將的聲音迴盪著,巨靈族族長陳瑤又陷入兩難。

非他左右搖擺舉棋不定。

他是一族之長,又為人子,大長老與家族於他而言同等重要,實在冇得選。

就在陳瑤為難之際,身後青紅鸞衛裡走出兩道身影。鳳鳴山守陵兩位化劫境修為的大統領,青鸞衛引幽與紅鸞衛宮煞。

陳瑤執晚輩禮。

名為引幽年歲頗長的青鸞衛統領說道:“不若我二人先入雲宮探知情況,若真有異變,再另行通知你。”

陳瑤遲疑地看著兩位前輩,也覺得這是當下最好的方法,不至於冒進:“隻是城門緊閉,看那城頭守將恐也不會隨意放行,兩位前輩如何不動聲色潛入呢。”

紅鸞衛統領宮煞笑道:“諾大的百裡雲宮城,總會有被遺漏的死角。憑我二人修為,入城不是難事。”

陳瑤點了點頭:“有勞兩位。”

……

扶桑樹下退位大典,因無法探知實際情況而焦急的人不止巨靈族族長陳瑤,在六百裡絕雲嶺外,江滿樓與莫相期等人同樣心急如焚。

“乾脆直接殺進去得了!空等著也不是辦法。”江滿樓率天南聯盟諸多高手已藏在這深山老林數日,準備隨時接應著洛長風與牧雲劍城。

無奈數日來根本不見任何動靜。

那位天機閣安插於絕雲嶺內的暗樁也不見訊息傳來,可以說對眼下妖域的情況一無所知。

莫相期瞪了江滿樓一眼說道:“真當六百裡絕雲嶺是普通集市?”

江滿樓攤了攤手:“你說怎麼辦?”

白衣劍浮沉提議說道:“我可以先潛入進去探一探究竟。”

眾人齊齊望來。

似乎這也是不錯的提議。

可那位矇眼男子月影徒卻說道:“我認為不妥。”

白衣劍浮沉看著他問道:“為何?”

月影徒解釋道:“城主修為自然不弱,但畢竟未入化劫境。六百裡絕雲嶺藏龍臥虎,說句實在話,若真遇到棘手問題,他們兩人聯手應付不來,再多你一人也無濟於事。”

月三人說道:“我讚同四弟的說法。”

白衣劍浮沉雖說自詡鑄劍城第一公子,無論修為天賦在同齡之中都算是佼佼者,可見識洛長風與牧雲劍城之後,心裡也是明白,距離那二人尚有些差距。

因此對月影徒的話,也並冇有覺得是在刻意貶低自己。

江滿樓喪氣說道:“那便隻能等了?”

莫相期挨著一株古樹坐了下來:“再等等吧。”

……

天西鏡中緣破碎世界。

沙漠裡名為龍門的喧鬨小鎮,客棧裡白衣白髮仙風道骨又頗具儒生氣的先生白知秋已等了十年。

直到某一刻,躺在後院竹椅的他合上手中書,朝著天南的方向瞥了一眼,隨後望著麵前兩座墳頭歎息。

先生白知秋喚了聲:“徒兒。”

客棧裡一襲紫色衣裙粉雕玉琢的十歲小丫頭跑了出來,雙手交叉背在身後,一副乖巧玲瓏的模樣:“老師。”

先生白知秋看了看小丫頭滿嘴的糕漬,寵溺又無奈的笑了笑。

與當年大燕帝國凝雪公主大為不同,或許是龍門客棧龍蛇混雜人來人往的緣故,這丫頭葉紫衣打小見慣了形形色色的修行者乃至異族,早已學得調皮搗蛋無惡不作,堪稱客棧一霸也不為過。

無論龍門鎮同齡的孩子,還是那些常落腳客棧的客人冇少吃過這丫頭的各種捉弄。

一來背後有白知秋這位修行深不可測的老師時刻守在身旁,再加上葉紫衣小小年紀便擁有傾城傾國之姿的可愛模樣,過往被她捉弄過的客人最終也是不忍責備,哭笑不得。

白知秋問道:“又偷吃雪花糕了?”

葉紫衣無辜的搖了搖腦袋,儘管小嘴上的糕漬已出賣了自己。

白知秋說道:“功課可都完成?”

葉紫衣眨巴著眼睛:“做完了。”

白知秋起身。

生怕又被戒尺敲掌心的小丫頭往後退了退。

白知秋說道:“老師要離開一會兒,回來之前,要見到洗碑後的效果。”

葉紫衣乖巧點頭:“徒兒知道。”

龍門客棧後院的兩座墓碑,自打她記事時起就立在那裡,至今十年。葉紫衣向老師追問過無數次,可白知秋始終一個字也不會多說。

除了每天都會讓她清洗一遍墓碑之外。龍門小鎮風沙較大,這份活兒無論颳風下雨始終冇中斷過。

奇怪的是,小丫頭葉紫衣卻偏偏並不厭煩。

對這兩座墓碑,她有種特彆的親切感。即使平常調皮搗蛋無惡不作,白知秋佈置的功課也常有偷懶,可洗碑的時候她無比安靜,也非常認真。

尤其是這座寫著燕凝雪三個字的碑墳,她觸摸著,每次都會有一種悲傷的感覺襲上心頭。然後就會不自覺地流淚,好像裡麵躺著的,是自己一樣。

……

百裡雲宮扶桑樹下。

半傾塌的青龍殿裡,被大黃蟒袍妖帝扼住咽喉按倒在廢墟的洛長風與牧雲劍城並冇有粉身碎骨。

洛長風重鑄心境後得屠刀血煞魔氣淬體,牧雲劍城更是坐而觀山百萬劍、體內隱藏著百萬劍意。兩人絕非尋常化劫境尊者體魄,這百丈高的墜落轟砸,僅僅隻是讓他們有些痛感而已,並不能造成致命傷。

妖帝似也深知這一點,依舊輕蔑地看著洛長風,輕輕靠近,盯著洛長風的眼睛:“聽聞你體內有殘缺的天圖。”

被扼住咽喉的洛長風用沙啞的聲音冷笑:“你想要?”

妖帝撇了撇嘴角:“朕會自己取。”

妖帝聲音剛落,視線裡的洛長風與牧雲劍城卻詭異地漸漸變了顏色,彷彿一滴淡淡的墨水滴落清澈的水中,而後墨水化開。眼前的一切,都開始被一種灰白的暗淡色擴延侵染……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