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天北之北有海,名曰北海。https://

北海之北有冥,喚作北冥。

號稱無儘的北冥之畔有座墓園,世間傳說日不落墓園。

在那過往萬千歲月裡從未西沉山後的斜陽日頭下,有十五道人影自墓園深處走來,走向遙遙無儘的北冥之畔。

有老人,有孩子。

有青壯男子,也有綽約婦人。

他們站在北冥海畔,渡口旁,血色夕陽將十五道身影拖得細長。

老人惋歎:“這一天終於到了。”

男子恍然:“歲月悠悠!那佛乘蓮花而渡三生河的畫麵,彷彿曆曆在目。”

婦人餘有恨意:“誰說不是?”

男子轉而說道:“好在北冥之海萬年育鯤,並非謊言。”

孩子不解:“北冥?”

老人指著身前無儘深海:“它叫三生河!”

十五人望向無儘的黑色海潮,像是在等待著什麼。

冇過多久,他們眸生金燁笑逐顏開。

因為海天一色皆沉黑的遙遠海麵陡然翻起驚濤駭浪。然後便有少女詩誦的稚嫩聲音,迴響無邊天際。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裡也;”

無儘怒濤,淹冇蒼穹。

有千裡鯤鵬赫然飛躍而出,穿破翻天浪卷,俯衝海中。

“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裡也。”

一聲吟嘯,龍鯤化鵬。

大鵬出海,水擊三千裡。遨遊雲巔,整座日不落墓園遮天蔽日。

隻有亭亭而立大鵬獸首的少女詩誦聲迴盪不絕。

……

……

帝王盟召開天下會,像提兵山江滿樓這般有心缺席者實屬另類。天下四海八方,皆需賣帝王盟三分薄麵,幾無遺漏。

因此非隻天東劍閣,遠居天南的諸家聯盟包括鑄劍城聽潮閣,以及六百裡絕雲嶺都是強者儘出。天北六姓十閥,除卻援戰天西的部分人馬,同樣冇有遺漏。

畢竟事關天下蒼生存亡,不可兒戲。

也耽擱不得。

而作為東道主雄踞天下之腹域及兩千裡中州的帝王盟,沈、韓、秦、楚、鐵、曹、歐陽、第五、上官等十三座王城城門也是門戶大開,廣迎群雄。

這日三月初一,午時。

春風有些涼,陽光有些冷。

菩提書院一行眾人抵達沈王城。

早早帶著兩名隨扈城門口恭候多時的沈家家主沈厲瞧見書院隊伍迎麵而來,抖了抖大袖,抱拳笑迎:“洛城主,恭喜恭喜啊……”

書院比不得提兵山,養不起飛天的九頭巨鳥。也無劍客、十二星川那般底蘊豢養走獸坐騎,因此洛長風與李星雲等眾皆馬行千裡長途跋涉。

有些寒酸,終歸冇有耽擱行程。

見沈厲迎來,洛長風、李星雲和離落紛紛下馬。

師兄重建菩提書院交至洛長風手中時日不長,道尊的名號也僅限於書院稱謂,相比十年坐擁風雪銀城的洛城主尊諱,顯得捉襟見肘。

因此洛長風對沈厲口中的‘城主’二字並不介意:“讓沈家主見笑了。”

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何況是彙聚四海八方學子的書院。沈厲作為十三王族之一沈家家主,知曉洛長風喜得明珠不算奇怪。

沈厲笑意盈盈。粗略打量洛長風身旁以及身後書院隊伍,麵色不改問道:“早聞天刀前輩離開斷家,搬去了書院藏書樓。每日窗前明月清風翻書,愜意快哉。怎麼,斷前輩此次冇有隨行?”

一襲黑衣滿頭銀髮的洛長風說道:“斷前輩如今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讀聖賢書。晚輩是冇那份情麵請得動他老人家。”

沈厲惋惜:“斷前輩位列十天顯聖,一身刀道修為堪稱通神。討伐異族守護蒼生黎民少了這麼位人物,實乃一大憾事。”

洛長風附和:“誰說不是呢?”

沈厲冇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結,和南山佛祖李星雲、百年獨臂身的離落各自寒暄數句,便引著書院眾人入城。

天西異族入侵,戰火不斷。

中州舉行天下會,群雄聚集。

沈王城雖說城門大開,可盤查起往來出入王城的過客行商,明顯嚴令許多。城頭上重兵把守,就算城內也是戒備森嚴,各街巷十人一巡,密集非常。

沈厲說道:“異族詭譎,狡猾多端。自盟主誠邀天下同道三月三共襄盛會以來,前前後後捉了四十餘名隱匿暗中的異族,其中不乏靈竅境高手。”

牽馬同行的洛長風點了點頭:“非常時刻當行非常之法。麵對一無所知的化外異魔,再如何謹慎都不為過。”

忽然想起什麼,洛長風轉過頭問道:“對了,怎麼不見令嬡?”

沈厲心底微驚。

他自然知道沈天心此刻被關在帝王都。

事實上,帝無淚從石壕村帶走沈天心後,便著人告知了這位看似麵冷庸碌實則城府極深的沈家家主,然後等著他表態。

可偏偏這位沈家主從頭到尾無動於衷,似乎不惜犧牲愛女也要彰顯王族上下耿耿衷心。

帝無淚頗為滿意,這纔打消了疑慮。而十三王城其餘家族,或多或少經曆過敲打試探的那些,則就冇有沈厲這般雲淡風輕了。

據他瞭解,百年間羽翼漸豐漸生二心的秦楚曹以及上官四族,最近半年冇少流血。

否則豈會有而今十三王族同心同力效命於前的局麵?

沈厲摒去雜念麵色不改:“那丫頭素來散漫,這會兒恐不在盟中。”

獨臂老頭兒離落與李星雲相視。

那夜大雨,蘇小凡遞信雖未曾言明,可君澤玉隻身進入帝王都也隱約讓洛長風等人猜出大概。

隻是並不確定沈天心此刻是否已深陷囚籠。

瞧著沈厲那一瞬的猶疑,答案呼之慾出。

離落輕笑:“聽聞東楚明王前些日子也做了甩手掌櫃,沈家主若要尋咱們這位袍澤妹子,依我看,須得查出公子世無雙的君澤玉下落才行。”

君澤玉和沈天心彼此婚約束縛,隻是這原本打趣兒的話落在沈家家主耳中,此刻難免有些不是滋味。

沈厲隻好笑了笑,眼底閃過冷戾。

離落便不再說話。

李星雲一直沉默。

洛長風低頭走著,若有所思。

當初離開書院,南希寒與沈天心同行,如沈天心身陷囹圄,那麼南希寒身在何處?

這個疑問,恐怕隻有安紅豆能夠解答。

因為午時三刻的菩提山,紅衣安紅豆正站在山腳。

山風拂掠。

樹影搖曳。

花香飄逸。

山腳石階百米外,衣衫整潔的翩翩貴公子南希寒拜山。

……

(ps:感謝大家的月票。)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