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黃昏,飛雪。

天地肅冷,舉目蒼涼。

小京觀郡中原城戰事落幕,這座昔日繁華的老城已是滿眼瘡痍破敗不堪。

就在兩個時辰前,以龍門鎮為跟腳盤踞短短一月便攻占小半天西疆土的化外異魔,興一萬異族兵馬攻伐此城。

兵力算不得多,卻勝在將廣。因為身先士卒侵抵城下的天策上將與天醒神將攏共將近二十位。

二十位化劫境修為的異族聯手攻城,其戰況可想而知。

天下河山又陷一城。

不過好在戰前守城的眾家群雄早有謀劃,接連數夜幾乎以移山填海之勢搬空了整座城,城中百姓和衣食住行車馬各種資源點滴不剩。甚至連居住的房屋樓閣,也燒了大半。

不僅如此。

這次攻伐城戰,眾家群雄以小博大,十天顯聖和八方風雨等巔峰戰力隻有少數負傷,餘下的諸子小輩也幾無損失。簡單概括就是用一座空城,換取了異族兵馬千人傷亡,還有一位天策上將重傷。

於眾家群雄而言,這種結果算不得酣暢淋漓,但至少舒展了胸中悶氣。按照老儒生陳玄都的話說,這酒總算喝得還有些滋味……

天西逐鹿原。

依舊屬於小京觀郡地界,位置卻在中原城以東。這座城關三麵環山易守難攻,僅剩的一方門戶也有寬廣護城河流圍繞,是布衣樓精挑細選運籌演算多次後撤守披雲關前的第二處落腳地。

護城河外塵煙滾滾。一望無際的遼闊原野,四麵八方源源不斷的百姓難民紛湧而至。除此之外,還有數不清的兵馬和各家修行者穿插其中,交替護送營救。

柳十三和鬆靈韻就在隊伍中。

將護院刀背在身後的柳十三馬背上馱著兩個年齡不過**歲的孩子,沿途顛簸與驚嚇受了些許輕傷。而鬆靈韻則馱著一名摔斷腿腳的婆婆,那兩個孩子的婆婆。兩騎並肩,朝逐鹿原城門處駛來。

護城河吊橋早已鋪下。

河畔負責輪替休整的各家修行者以及不少年富力壯的城中百姓自發擺起了茶攤酒攤,以供來往輪替休整或者千裡馳援的盟友們解渴歇腳。

轉眼,柳十三和鬆靈韻兩騎冒著風雪抵達河畔。

緊接著便有劍閣弟子上前,將那位摔斷腿腳昏死過去的婆婆和兩名孩子接下,送往城內安撫醫治。

下馬後的柳

十三抹了抹臉。

幾番戰場走下來,少年眼神堅毅了不少,臉頰成熟了不少。便是三師妹鬆靈韻也漸漸不再打鬨,似乎無形中成長了起來。

有位光頭的茶攤小掌櫃走上前,遞了兩碗茶水。

鬆靈韻接過便飲。

柳十三道了聲謝,餘光稍瞥那位光頭小掌櫃,而後滿臉驚奇:“小和尚?”

鬆靈韻眨了眨美眸驚訝叫道:“當願!”

正是曾跟隨南山禪師李星雲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小和尚當願單手豎掌於身前:“柳師兄,鬆師妹。”

柳十三隨手丟了茶碗,虎抱上前。然後伸手抹著個頭比自己稍矮些許的小和尚光頭腦袋,開心笑道:“你也來了?”

小和尚當願看了看兩人,露出整齊潔白牙齒:“嗯,我是跟著黃衣前輩和一念師兄一道來的。”

柳十三說道:“黃衣前輩是誰?”

小和尚說道:“是南山撞鐘人前輩啊。”

柳十三瞪大眼睛:“十天顯聖?”

小和尚點了點頭:“對啊。”

鬆靈韻又問:“一念師兄又是哪個?”

小和尚正要回答,鬆靈韻突兀呀了聲:“是曾經和師孃齊名的佛門一念僧?”

小和尚又點了點頭:“就是他。”

鬆靈韻詫異:“他是你師兄?”

柳十三露出壞笑:“小和尚,你如今可了不得嘍!”

……

帝王都第四重城卡叫做十五月色,或者稱為十五月關更為合適。名字由來,甚為奇怪。據說一年四季十二月份,每逢十五月圓日,任你在天下何處觀月,都不如立身此城抬頭望天來的皎圓。

洛長風自然是不信的。

所以出了枯字風樓步入十五月關後,總是時不時抬首仰望,似乎在心底比較著初二殘月和過往菩提山裡看到的孰比較圓。

無聊至極。

離落瞥了眼洛長風無奈搖頭。心想都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思比較月是不是故鄉圓?

於是說道:“道尊大人莫不是想老婆孩子了?”

洛長風收回視線,尷尬笑了笑。

身後應天與易紅娘同樣相視而笑。

連同李星雲和名為秋意濃的一位明鏡台法字門女道師在內,同行六人,自然是代表菩提書院出席洗塵宴。

由沈厲邀客,六人先乘坐馬

車離開第三城關枯字風樓,過數關後宛如登山,換作步行兜兜轉轉走了約莫小半個時辰才抵達整個帝王都城地勢堪稱最高的禦天府邸。

和外三城關繁華喧嚷相比,這座城心處的禦天府邸雖然周圍也是井井有序的街道和庭院錯落,卻明顯冷清許多。書院一行卻不敢大意,畢竟腳下已是帝王盟核心區域,更是帝無淚的巢穴府邸。如果將此行比作鴻門宴斷頭餐,那麼毫無疑問,這座府邸將會成為普天之下最危險的禁地。

冇有之一。

六人站在府邸外,台階下。

洛長風舉目眺望,視線拾階而上,看著隻暴露眼中的禦天府邸冰山一角,略覺詫異,不由蹙了蹙眉。

這哪裡是府邸宅院。

明明就是一座屹立此城之心,可居高臨下俯瞰八方恢弘巨殿。

便是離落也忍不住望著約莫數百階白色石階說道:“不愧是帝王盟!盟主閣下的府邸門檻,都如此之高。今夜能夠受邀洗塵宴,倒真是三生有幸。”

沈家家主沈厲皮笑肉不笑,來者皆是客,耐心解釋說道:“幾位可能不知,其實嚴格算起來,這第四重城關十五月色隻是禦天府邸的宅院或者說花園。而這座月台殿,就隻是月台殿了,相當於尋常宅子的……正堂。也虧得鄙盟稍有家底,否則還真難找一處合適地宴請天下群雄。”

離落扯了扯嘴角。

李星雲無言以對。

洛長風點了點頭,換種思維,想起帝禦天和帝無淚從未掩飾吞併天下的勃勃野心,也就釋然不再糾結。

七人登階入殿。

……

月台殿中人數不多,卻也不少。

正心主位空著,該是帝無淚的位置。左右兩側一直延伸到巨殿門後,各有席位八十餘,分彆列作前後三排。

書院六人來的不早不晚。

粗略掃視,瞧見將近半數席位都已有主,且端坐其上的都是舉手投足能夠影響天下大勢的人物。便朝些許熟麵孔略作行禮,比如妖帝麟兒和妖族太傅以及天東新聖連城訣,後在沈厲帶領中,走向正堂殿左側居中的數個席位。

洛長風幾人屁股剛挨著蒲團,便聽月台殿內有人說道:“菩提書院不是老早覆滅於十二星川之手了?怎地,莫非無相道宗的川字門道還有傳承?”

(ps:感謝盟主大人的打賞和月票。)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