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帝王盟月台殿有攏聚群雄的洗塵大宴,殊不知位於外城五裡長關名喚當壚的街旁小酒鋪,亦有場洗塵小宴。https://

對坐而飲是三位少年。

騎雷澤神獸眾目睽睽橫行街道的來自天東神廟,名喚陳言箴。兩袖繞有劍氣清風、或細若琴絃、或粗若遊龍不苟言笑的來自崑崙劍閣,叫做餘清奇。麵噙笑意眼眸幽幽深不見底的做東,來自帝王盟,自稱釋宗流。

與洗塵大宴有彆,三位少年談的是風土人情和家長裡短。

譬如釋宗流,言說自己三歲時便學會伏窗隔耳,每逢三更夜半準時起床,溜到村頭杜姓寡婦窗後,聽賞那寡婦和光棍甘大哥合奏一曲咿咿呀呀和鶯鶯燕燕,經常思緒翩飛其樂無窮。

陳言箴聽完拍腿大笑,說自己故鄉小鎮就比較無聊。數十裡山荒,算上河那頭的鎮子,同齡人不過百數。

而且冇一個能打的。

可憐自己年紀輕輕,就深受天下無敵手獨孤寂寥的困擾,隻能終日與山中河底神獸為伴。東邊趕個蟾蜍,西邊摸個螃蟹,樹上捉條龍蛇,再扒拉個蜈蚣和毒蠍,將幾大高手囚困於自己親手所擺的天星陣裡捉對廝殺。留下最強的那位,纔有資格與自己交手。

餘清奇道了句無聊。

兩人便齊齊望向他。

隻聽他說,生長的地方叫做玄武當。那裡水清山秀,民風淳樸,與世無爭。

十多年光景,記憶最深的並非臨湖觀浪憑崖望雲,而是玄武當山湖之畔臨水而居相敬如賓舉案齊眉的那對老翁老婦。

一個叫孫甲午,一個叫陳乙未……

說到這裡,青衣陳言箴和麪噙笑容的釋宗流便不願再聽。兩人默契對飲,心想果然,即使多活一世,這個傢夥還是逃不了‘那年劍閣有兩徒,一為劍故,一為情故’的老宿命。

無趣兒。

餘清奇渾然不在意。

他自顧自說著那對老翁老婦的點點滴滴故事,從少年相識到弱冠相知,再到耄耋相守,短短數十年光景,自是比不得修行者千百歲月。

然而兩袖清風的少年卻沉浸其中,無法自拔。

陌上煙。

風雪寒。

平平凡凡。

清清淡淡。

……

月台殿。

酒過三巡,食過五味。玄陽宗老宗主趙無眠握著杯盞站起身來,遙敬主位之上東家帝無淚,飲儘杯中酒說道:“異族自然要除,而且要除儘。”

“關鍵在於,誰去除?怎麼除?”

“當百家強者意見不和,各行其是怎麼做?總不能像那烏合之眾聚成的一盤散沙,風雪吹過了無痕吧?”

趙無眠慷慨陳詞,激起月台殿內綿綿漣漪。

洛長風與李星雲相視,想著洗塵宴從開席至此,終算是在某些有心人循循善誘和拋磚引玉之下,言歸了正傳。

一時點頭附和者頗多,交頭接耳者同樣不少。

天東席位之上容貌妖異的木郎邪君卷弄著額前縷發笑道:“敢問趙老宗主有何高見呐?”

趙無眠笑道:“玄陽宗以為,值此之際,吾等當從天下英雄中挑選出一位德修兼備、文治武功可堪大任的同道奉為江湖共主發號施令統帥群雄。”

趙無眠話說一半,那雙奸猾的眼眸便開始暗中打量著殿內眾人反應與神色。

列座皆非凡。

十多年前坐而觀山百萬劍,幾乎天下公認同代翹楚無出其右的崑崙七十二奇峰劍閣之主牧雲劍城正與自家師弟王小二對飲,心思彷彿不在此間。

聖人有雲,人無完人。天東八百宗三代九金蘭的眼裡,古聖人說這句話的時候,定然冇有料到千百年後大師兄的出現。

否則這句至理哲言就要變成:聖人有雲,人無完人;連城訣除外。

此時此刻,天東新聖連城訣離了席位,盤膝坐在已修成正果的南山佛祖李星雲身旁。從百家言論到佛門典經,從歌賦詩詞到巷曲雜說,兩人聊的有來有往金句頻出。饒是李星雲師承亦佛亦聖的白知秋而青出於藍修出個南山佛祖的金身位,偶有那麼幾次,也不得不對連城訣的某些觀點刮目相看,頗覺名不虛傳。

妖帝麟兒更是漠不關心。

好不容易離開絕雲嶺擺脫姐姐口中‘妖帝’為與不為的條條框框約束,總要吃夠玩夠纔不虛此行。至於什麼天下大勢,化外異魔……按照姐姐的交代,天南絕雲嶺與菩提書院洛長風同進攻退。

相信鑄劍城和七盞茶行等天南聯盟也是如此。

天塌下來有個頭兒高的頂著。他麟兒雖曾身化大妖吞日,卻好在仍然不是山巔最高之人。

既然如此。

這些繁瑣事又何須操心?

想到這裡,他衝著妖族太傅也就是自己恩師笑了笑。老太傅無奈捋須,舉著杯盞,遙敬菩提書院洛長風。

洛長風身旁,離落眼觀鼻鼻觀心。

小聖人王亭集喝著自家釀造的青神山酒,仍在臨帖。

江湖兵主蕭彆戀若有所思。

腰間刀劍錯的披甲門梁冰靜默不語。

刀尊秋北雪目光鎖定著斷家家主身旁氣息可怖的枯瘦老者,似在揣測著兩人刀道修為與斷千劫相差幾何。

至於六姓十閥門裡那些活成人精的老怪物,更無法瞧出深淺……總之一番觀察後,趙無眠忽覺月台殿顯得糟亂。除了那些帝王盟附庸宗門點頭認可外,即便是餘下的些許勢力,也似乎並不將這則建議當做一回兒事聽入心底。

石如大海,無聲無浪。

如何是好?

他轉頭望向高位之上的盟主。

帝無淚麵含笑意。什麼也冇說,隻是隨便飲了口茶水。

然後便有人站起身。

武靖山上閉門苦修三十年而練就行字門金身被稱為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化劫境大武宗韓毅打破殿內的各自為言,敞開聲音說道:“攏聚力量,總好過各自為戰。何況化外異魔乃我族宿敵,對此間山河本就知根知底。萬年前那場浩劫,古往今來第一人的天九刃前輩舉天下之力尚且付出慘痛代價,吾輩後學又豈可兒戲?”

月台殿瞬間清淨下來。

韓毅瞥了眼殿內十數位舉足輕重的人物繼續說道:“韓某人粗鄙,也自知摻和不了諸位門閥巨擘之間的恩恩怨怨。但在此處,還是要奉勸一句……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如果天下之人離心,天下必將不存。”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