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七爭共主非同兒戲。關於出戰之人,相信河畔雙方彼此早有決策和推演。各自鎖定對方陣營十餘位殺力不俗的化劫上境尊者,然後排兵佈陣見招拆招,對於天機星甚至似乎預知一切的君澤玉,以及女神龍歐陽慶許、沈厲這般人物而言,稍費心神,算不得難事。

天下無聖,化劫至高。孰強孰弱,總要打過才知道。這是河畔兩岸的所有山巔之人此刻心中所想。

不過話雖如此,凡事又皆有例外。聖人如雲也好,化劫至高也罷。天下浩瀚傳承萬載,北海無儘,南海無邊,總有那麼些超脫物外的萬一存在,或大隱於市平平無奇,或小居世外孤島桃園,是為無解。

比如洛長風曾在天涯渡遇到的那位紅衣,比如西方靈山萬佛之祖。

複姓半城的紅衣並非此間天下修士,自然不會摻和所謂的七爭之戰。萬佛之祖業已飛昇,人間諸法相之一的李星雲素不善鬥,許是變數,卻並非無解的萬一。

河畔兩岸陣營裡,稱得上無解二字隻有一位,便是那沿著瀑布河流下遊走去的帝王盟主。

帝無淚而立之年有餘,昔年天闕榜前十,與連城訣、牧雲劍城、皇甫毅等年輕天驕齊名於世。帝禦天聖隕後繼位新任帝王盟主,以風雷之勢內固王權,兵不血刃將十三王族心懷二意者處置殆儘,震懾三袍籠絡人心,後誅天機滅魔門,展露心機手段文治武功尤勝其父……直到千裡追殺兩界山殘燼,從重陽和洛長風身上奪得兩部殘圖。

至此鈞天七圖,兼得其五。浣花洗劍,造化混元,十萬兵魔,煉石補天,神農百草。皇陵閉關後,自稱蒼穹之下人間之上的他實力修為更是已然成謎。

洗塵宴初見,無論王道劍的崑崙掌門或是天東新聖連城訣都或多或少感受過些許修為壓迫。而這,尚且還是帝無淚剋製境界氣機的結果。

因此七爭之前,菩提書院和天東八百宗為首的枯字風樓專門針對這位而立有餘的帝王盟主做過諸多推演。分彆以行、法、易、流、術五字門十數位大道不同化劫上境修為的前輩與帝無淚交手對陣,殺手鐧儘出前提之下,衍化結果竟無一勝局。

行字門道困於浣花洗劍,法字門道困於造化混元,術字門道困於十萬兵魔,易字門道困於煉石補天,流字門道困於神農百草……殘圖五部,帝無淚近乎無解。於是昨夜推演後,枯字風樓七層房間裡所有目光不約而同齊齊投向洛長風。

猶如此刻河畔。

洛長風在萬眾期待之中走了出來。不僅僅是身旁連城訣,李星雲,離落,樓蘭君主等同盟視線,就連河畔對岸女神龍歐陽慶許以及其身後牧雲劍城等眾至強亦是側目。

天下修行,六字門中。既然殘圖五部壓製行法術易流五門,那麼便出一位川字門徒迎戰帝無淚好了。

於是纔有河畔溪流瀑佈下的那幅畫麵。

七重山水兩岸。

天穹有青海長雲暗雪山。

雪花落畫卷。

菩提書院洛長風,迎戰帝王盟主帝無淚。

……

下方是六重山水。

天東聖主連城訣出現地冇有懸念。渾身金甲披聖衣,單手持逆鱗。

連城訣毫不掩飾化劫上境修為氣機,以至整個人被層層金光籠罩,遠遠瞧去宛如貶謫人間的戰神聖子。

他走到河畔。

手中逆鱗繞青龍,水中捲起蒼龍捲,遨遊直上暗雪天。忽逢王道百萬劍,穿山過海一字咬銜,劍如雨落山水畫卷大地人間。

劍光消散,牧雲劍城顯現。

……

七爭之三的五重山水一畔橫著書案,案上筆墨紙硯整齊羅列,案後鋪有金色蒲團。筆刀書生小聖人王亭集腰懸青神山釀站在河邊,衝著對岸雙手抱拳。

有位年輕負笈的儒生站在對岸,衣著寒酸。

如果柳十三有幸見證決定天下共主的七爭之戰,此刻應能認出此人。正是當初於山澗河源有過一麵之緣的寒門士子。

身浴月華,披浩蕩天風。

藏地書魂,學究鬼神。

……

四重山水河邊岸,依舊兩人遙相而立。一是北雪山莊秋北雪,一是斷家枯塚守門人。

“向前輩請刀。”

“你叫秋北雪,刀名南樓月?”

“敢問前輩稱呼?”

“斷千一。”

“前輩與天刀……”

“無甚關係,家族同輩而已。”

秋北雪沉吟稍許,也不知在想些什麼,五息後伸手為禮:“請出刀。”

誰知對岸河畔蒼蒼老者惋惜搖頭,說了句:“你慢了。”

……

刀劍無眼且直接。

然而比起牧雲劍城和連城訣、秋北雪與斷千一的開場,三重山水的七爭之五戰,則是更為乾脆利落。

刀劍錯的梁冰和江湖兵主蕭彆戀。

天下兵戰四甲,有蕭彆戀的百兵行者,有披甲門的梁武卒,有江滿樓的鐵浮屠,也有上官世家的草頭神。而今兩甲狹路相逢,無需言語,自然要給天下人論個強弱高低。

因此那化劫上境修為的兩大尊者梁冰和蕭彆戀碰麵的瞬間,便有刀光劍影閃爍昏天之下與河畔兩岸。

……

第六戰。

傳說之中大妖出身卻不知出處的鎮山重夔對陣六姓十閥的琴心劍膽高木遙。

關於鎮山重夔的記載,便是當年的天機閣也僅存寥寥百餘字。記載的便是這位神秘大妖與上任妖帝的同境一戰,化劫上境。

隻是那戰後,妖帝入聖,重夔跌境。

而王敖老祖所在世家的首席客卿高木遙,則是名義上的天北守門人,六姓十閥裡所有年輕晚輩的劍術總教習。琴心劍膽,其劍術修為,便是天北第一人狂詩絕劍陳玄都遇上也不敢輕言勝之。

河畔兩岸。

高木遙提劍負琴。

鎮山重夔法相妖身。

……

奇怪的是,在那一重山水間,河畔兩岸遲遲無人。即便是八重山水之巔餘下對陣的雙方也隻是遙遙隔望,絲毫冇有出陣的意思。

他們像是在等,極為默契地都在等。

隻不過不是等對方強者出陣而後排兵對敵,相反,他們在等人入陣。

等兩人入陣,入此處‘依山傍水,陌上人家’和青海長雲暗雪山互為天地的帝皇陵巔斬仙台兩處大陣。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