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陽春三月雪,落在五行城。

五行城地處北境,是天北六姓十閥門統轄下大小百城之中排名十一的北境名城。可以說除了十閥門各自坐鎮的境下十首城外,當之無愧是北境第一城。

當年天北百城排名問世後,劉陳宋李王孫六姓世家豪閥當中,對五行城的位次抱質疑甚至反對態度的長老客卿頗為不少,認為無論從占地公頃還是繁華程度、亦或從長居百姓數量論斷,五行城排入前二十的資格都冇有,更彆說僅次於境下十首城了。

滿堂龍華,爭論不休。

最後還是王敖老祖一錘定音。

“有能耐就亮出自己褲襠裡的棍子,與那五行小廟的孫大聖比一比棍法高低。爾等要是夠硬,僥倖贏了瘋魔棍法,彆說摘去五行城十一的位次,就是給他排在老末也屁事冇有。”

然後滿堂肅靜,一個個大眼瞪小眼低頭不語。

那場景,看得當時背琴抱劍靠在門外的阿遙不禁大笑……

五行城是公認天下棍首孫大聖的老窩。

那座五行小廟,就坐落城門外。

乍一看荒草叢生、破敗不堪。跟天下無數城池郡鎮裡的破廟一個模樣,素來是乞丐喜愛的跟腳。

事實上五行小廟還真就是乞丐窩。

當孫大聖在時,那根瘋魔棍會筆直的立在廟前荒廢的廣場上。城中或者城外流浪的行乞者瞧見,會識趣兒的離開另尋住處。

當那位天下棍首不在廟中,廟前廣場自然也就冇有那根令人聞風喪膽的棍子,那意味著五行小廟就不再姓孫,而是乞丐窩窩,天下寒士皆可住得。

這會兒夜深人靜。

廟外飛雪,風緊夜寒。

早已冇有天下棍首的五行小廟裡,有堆篝火在風中搖曳,時不時發出木柴燃燒劈啪的聲音。

南希寒雙腿盤膝坐在篝火旁,閉目修行且療傷。

這位原本出身不凡,註定會在當前亂世中大放異彩的帝王盟公子,而今淪落的儘顯喪家之犬的模樣。

近日遭遇,不堪言說。

廟中忽然傳出嬰兒嚎哭的聲音,顯得並不是那麼洪亮,以至於很快就被廟外風雪掩蓋。

南希寒自然無法不聞不問。他苦惱地皺著眉,然後睜開佈滿血絲的眼睛,看了眼身旁的紅色繈褓。

繈褓裡的嬰兒如粉琢玉成,生的極為好看。小小手腕上帶著偶會似星星眨眼般閃爍靈光的漂亮鐲子,很是特彆。

嬰兒有名字,叫洛成雪。

小名兒是小豆芽,是洛長風和安紅豆的孩子。那晚南希寒潛入忘情川,與安紅豆纏鬥百招,方成功將小豆芽搶走。後來南希寒便開始了亡命之旅。

天大地大,何處去得?

天南是雨家雨一盞的根據地,江家富甲天下的產業多數紮根於此,眼線諜子可謂多不勝數。天西眼下正值異族大舉入侵,兵荒馬亂烽火狼煙,最終鹿死誰手不得而知。天東八百宗雖說山高水深可藏龍臥虎而尋不得,然而那裡畢竟還有個東楚明王,由於沈天心的緣故,南希寒有些懼怕君澤玉。帶著洛長風和安紅豆的孩子招搖過市未免惹人注目,再加上星川裡儘知天下事的九星天機,藏身其中難如登天。

至於中州帝王盟?那會兒的帝王盟龍華聚首,天下半數群雄都在商討著如何爭那天下共主席位呢,南希寒連想都冇想。

幾番深思熟慮,最終他選擇入了北境。躲避安紅豆那瘋婆娘捨命的追殺,順便思考接下來的路該如何走。

原本他怨氣橫生,想要報仇。讓洛長風重新體驗回味一下失去至親的滋味。然而安紅豆雖說脫下那身駱冰王將袍後,為風雪銀城的運作勞心勞力十年耽擱了修行,可畢竟是曾經與牧雲劍城、帝無淚等齊名的當代明珠,真拚命起來,南希寒尤有不及。

最終他殺不了安紅豆。便使計策,成功搶走了小豆芽。

南希寒本想擺脫安紅豆的追殺後找個清淨無人地,一把掐死這繈褓裡的嬰兒,可有時看到小豆芽莫名其妙地歡喜,他有些於心不忍。

終究不是那殺人如麻的劊子手。這不便抱著紅色繈褓,一路北上……

抱起繈褓裡嚎啕的嬰兒,南希寒低頭看了看。

篝火火光映著他滄桑的麵容,也映出了那眼底深藏的淺淺殺意。

他看著麵前篝火。心中有種欲將小豆芽投身入火堆的衝動,一了百了。尤其是想起自己祖父祖母喪生在洛長風手中,這種畸形的衝動便愈發強烈。

他看著篝火怔怔然,腦中如光陰河流般浮現了許多畫麵。他不自覺露出笑容,然後突然臉色轉為陰冷。彷彿從火堆裡看到石壕村自家南樓裡沈天心被自己糟蹋的背影,他大驚一聲,回過神冷汗直出。

懷中繈褓裡,小豆芽還在哭著。

他意亂,於是愈發心煩。

看著洛長風和安紅豆的孩子,撫著肩膀被安紅豆留下的劍傷,南希寒將心一橫,伸手將繈褓丟入火堆……

五行小廟外有稀稀落落的聲音傳入廟中。緊跟著聲音走進小廟的是三名行乞的丐兒,兩老一少,看樣子是躲避風雪。

南希寒心中忽驚。

聽到腳步聲進入小廟後,連忙伸手一抓,抓住險些調入火堆的繈褓,重新抱回懷中……

風雪依舊。

不多時,小廟裡傳出幾聲慘嚎。

南希寒披頭散髮,抱著驚嚇過度昏死過去的小豆芽走將出來。身後小廟裡的篝火旁躺著兩老一少死不瞑目的屍體。

……

洛長風從光陰河流登岸,一路險山奇峰腳下無路。攀爬數日,越過三座峻秀川巒和一片老林深山,看到一條寬廣的河流,正常的河流。

河流兩岸有兩座幾乎一模一樣的斷頭崖,延伸到河流的中央,在青天之下瞧著像是相對抱拳執禮的兩人手臂。

兩座高高崖畔之上,有兩道人影遙遙相對盤坐。

洛長風終於鬆了一口氣。自天機盤損毀,他被莫名之力扯入奇怪的河流,到了這不知天南地北的地方以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活人。

他心繫萬千。

天西異族入侵,中州群雄彙聚,書院妻女苦待,雪兒不知生死下落不明……諸多事宜未定,天下未來堪憂,他豈敢耽擱?想著無論此地距離中州多遠,他都要儘全力趕在和李星雲既定的時間之前,重新回到中州帝王盟主持大事。

洛長風抬眼看了看崖畔。然後縱身一躍,蜻蜓點水,接著禦風。掠出數十丈的距離後借力河畔崖石,徑直登雲直上。半空之中猶如燕返,便身輕如羽落在其中一座崖畔之上。

洛長風看了看麵前盤膝而坐紋絲不動的那人。

有些奇怪。

他遲疑了稍許,心想著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想起當初那位‘紅衣’虐殺兵魔的雷霆手段後,便愈發對此深信不疑。

於是黑衣銀髮的洛長風拱手作禮開口問道:“敢問前輩,此地何名?”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ip.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