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x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黃金台的李賀躺在屋角飛簷上,躺的高,自然看得遠。本來冇精打采耷拉的眼皮忽然睜開,視線眺望城外的荒道,瞧見一道人影從風沙裡緩緩走來。

於是一直慵懶的李賀坐直了身體,伸展筋骨,不自覺發出幾聲舒適愜意的聲音,然後說道:“瞧,找打的來了。”

揹著一字寬巨劍的裴鳳樓背影筆直如鬆。他站在城頭上觀察了一會兒,補充道:“是一個人。”

接著天不殺我殺、人不憐我憐的陳玄都及酒桌上另外三人,閉目圍坐的五嶽境地五位劍仙才齊齊起身,一字並肩站在城頭。

以李長聖為首的二十四年少極為自覺地分開,各自站在九位劍道尊者左右兩旁。

柳十三驚訝道:“還真是一個人。”

當然柳十三的目力無法和裴鳳樓相提並論。百尺危樓的裴鳳樓說是一個人,看的是黃沙裡單槍匹馬人影的身後以及天上地下。而柳十三口中的一個人,就隻是指那個人……

城頭上十位劍道尊者和二十四年少齊齊眺望城下,有些好奇。

自洞天破碎亂世劫大戰金鼓敲響時起,異族大軍或正麵揮師東進、或暗中佈局與布衣樓爾虞我詐你來我往、或奇兵夜襲強者對決,種種方式應有儘有。似這般孤身赴城關的,倒是頭一遭。

讓人心裡不免嘀咕:“此人有何貴乾?”

……

異族觸是化劫中境修為,也是天策上將。布衣樓撰寫的百將策裡,觸的殺力境界隻能排在九十名開外。平常十八月宮宮主於曉星殘月帳召開議事,甚至都輪不到他參與,在如今化外天下半數以上的至強者紛紛越界而來的天西化外群魔中,他的存在感極低。

然而他並不在意這些。

“你年輕,比起曉星殘月帳裡主事的那群老不死,你的修行歲月幾乎纔剛剛開始。不足百歲齡便修成天策上將,未來大道可期近在咫尺。”這是作為兄長的天策上將怪對他常說的兩句話。

兄弟二人遠離故鄉出征域外天下,觸最在意的向來隻有他的兄長。

然而就在不久前,兄長卻戰死異鄉,埋骨在那連綿的賀蘭山缺群脈裡,屍首異處歸無期。

他失去了至親

聽聞罪魁禍首是近些日子在圖騰軍內部和曉星殘月帳裡名聲鵲起、繼而傳得沸沸揚揚的二十四年少。

觸喜歡深居淺出,喜歡一意孤行。

當他聽到‘二十四年少’這五個字眼是殺害兄長的元凶之後,便擅自離開圖騰軍大營,沿途東來誓不回頭。

誰也勸不了。

大有一種縱使千萬人在前,亦往矣的壯誌豪情。

天策上將觸來到中原城城樓三百米外的地方,便不再繼續向前。當然不是懼怕城頭上劍道氣息極為雄渾的那幾位。

聽說域外天下的人講究個顏麵,他於城頭下叫陣二十四年少,單打獨鬥。那些個百尊譜裡殺力修為皆不容小覷的老傢夥,總不至於厚顏無恥地插手小輩之間的君子之爭吧?

天策上將觸學著此間天下的抱拳禮,望著城頭朗聲說道:“曉星殘月帳天策上將九十五,問劍二十四年少。”

……

數十道陽光斜映深水水底,粗細有彆,猶如金色神輝照射著被鐵鏈懸吊在水底的這座奴獸峰。

水底整座巨峰被八根粗如千年木般的黑色鐵鏈拴著,鐵鏈的儘頭不知伸向何方。

奴獸峰底由下而上,周圍大大小小有數百個洞窟。每個洞窟落有鐵門,沉重至極連化劫境強者都無法掙斷。

物儘其用。

這不知何種材質製作的鐵門,自然隻能用來關押化劫境的強者纔算值得。比如域外天下十二星川裡的經天十二星!除了已故的兩位和天隱、天機二星,其餘曾被鎮壓在星川神廟十二雷宮陣下的八位,如今都被關押在子母陰河河底這座懸吊的巨峰山腳鐵門洞窟內。

被當做奴獸。

被化外異族身份尊貴的十二名少年當做奴獸,用來磨練……

鐵門升起,前前後後共有十二道年少的身影從洞窟內走出,渾身上下或多或少都沾著些血跡,天龍星的血跡。

為首的那名異族少年舔了舔唇邊鮮血,腦海裡閃過方纔十二人聯手戰龍星的畫麵,眼底流露出難以自抑的興奮:“聽聞域外天下的那座逐鹿原城,最近冒出一些個同輩少年,共二十四人,驚才絕豔,曾聯手斬殺過咱們的天策上將。”

“梧師兄說的

那群人,好像叫二十四年少?”

“可不是嘛,年少有為的年少!”

“為首的是位劍仙?”

“化劫下境劍仙李長聖,五嶽境地出身,喜好詩與劍。”

“那倒是巧了。”

“哦?”

“梧師兄最近讀了不少域外天下的詩集!”

被稱作梧師兄的十二人之首笑了笑:“落葉他鄉樹,寒燈獨夜人。”

有少年驚訝:“有我的名字唉,燈。”

異族少年梧繼續說道:“樹樹皆秋色,山山唯落暉。”

“是暉的名字。”

“山明水淨夜來霜,數樹深紅出淺黃。”

“是山,水和霜。”

“人煙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是梧師兄的名字!”

“夜雨做成秋,恰上心頭。”

“心、雨。”

“秋風萬裡動,日暮黃雲高。”

“風和雲。”

“知音如不賞,歸臥故山秋。”

“音。”

“夜半酒醒人不覺,滿池荷葉動秋風。”

“是我的名字,葉。”

被稱作梧師兄的少年忽然想到一件有趣兒的事:“不若我們也給自己取個域外天下的化名,以秋字為姓氏,梧葉音、風雨雲、山水霜、燈心暉取各自名。我們,就叫兒郎十二秋怎麼樣?”

異族少年梧的聲音剛落,就有笑聲從子母陰河陽光照射的地方傳蕩而來。

“二十四年少狹路相逢兒郎十二秋,有意思,有意思……”

緊隨笑聲而至的,還有一個人。

那人就像一粒微小的光塵,在某一道金色斜照的光束中忽然膨脹,然後凝聚人身。

是天醒神將,異族裳。

貴為天醒神將的異族裳雖冇有位列化外天下十大高手的實力,但卻是名副其實的十八月宮宮主之一。無論輩分地位修為,在整個異族化外天下,就算是十大高手排行第二的神將翦遇著,也得恭敬地尊稱一句師叔。

十二少年雖身份尊崇,天賦卓絕,卻也不敢在神將裳麵前放肆。

於是齊齊行禮。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x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