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x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暮涼出現在酒鋪前,是老掌酒招旗的鋪子,十分鋪子。被門口豎著的那塊丈許高碑石所吸引,駐足看了幾眼。先前在街道上耳聽八方就覺得好奇,如今瞧見,暮涼的眼中情不自禁地露出幾分讚許。想著狂詩絕劍陳玄都雖不知詩才劍術如何,單憑這隨手抖摟的才氣酒品就值得一交。

進了酒鋪,無人招呼。

當然暮涼也是有所耳聞,冇打算留下什麼絕活的他便自己打酒,與人拚了桌,自斟自飲起來。

他本並不嗜酒。隻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好像就酒不離口了。

酒桌的漢子瞥了與自己拚桌的暮涼一眼。

瞧見後者衣著打扮,渾身寬大黑袍,內襯墨藍衫,滿臉的胡茬,雙眸深邃猶如藏著滄海桑田。看著有幾分不修邊幅的落魄,又有幾分不俗。

漢子自然也是見慣了六字門大修行者的。想當初在龍門鎮,在自家師傅的客棧裡就住著一位鬚髮皆白仙風道骨的神仙老先生,名喚白知秋,是小師妹的授業老師,神引境界的聖人。

漢子當時不知神引境界究竟有多高,但想著能被稱為聖人,準是挨著天的老神仙無疑了。後來流亡到這逐鹿原城,時常聽酒桌周圍許多年輕的、年長的老前輩、甚至他敬仰無比的二十四年少說那些江湖和天下的故事,聽得多了,才發現繞來繞去,十有**的傳聞都繞不開白知秋這個名字。

直到那時,漢子才真正意識到天有多高。

不過瞧眼前這人,漢子搖了搖頭。

暮涼擱下酒碗。同桌漢子的神態舉止自是逃不了他的法眼。何況這人本就是冇有修為的普通男子。

暮涼笑著打趣道:“可是……差了點意思?”

漢子隱忍半天,忽然打開話匣子,便不客氣地說道:“何止差了點意思!和六爺我見過的那些強者相比,老弟這一看就明顯弱不禁風啊。”

暮涼嗬嗬笑道:“那六爺,你倒是說說看都見過哪些強者?”

自稱六爺的小六子報了一個名字,白知秋。

然後露出得意的神色。抱臂挺胸昂首,腦子裡甚至都已經浮現了同酒桌的鄉巴佬滿臉仰慕自己的神情的畫麵。

誰知暮涼聽聞後隻是淡淡地重複了句:“原來是白老前輩。”

“這就完了?”小六子心想。眼角餘光又朝暮涼瞥了眼,發現後者當

真冇有下文,頓時泄了氣。

對自稱六爺的少年的情緒,暮涼拿捏得很準。吃了幾口佐酒菜,這才又道:“你見過白前輩?”

“當然見過。”小六子興致高昂,“白老神仙在我家住了十年呢。”

“十年?”暮涼訝異,“你家在何處?”

“西邊兒龍門鎮。大名鼎鼎的龍門客棧就是我師傅開的店。師傅有個女兒,也就是我的小師妹,白老神仙是我師妹的授業恩師。”

暮涼眉頭深蹙。

瞧這少年不像是胡謅的故事,可仔細對照時間,又明顯存在紕漏。如果不是那種可能,白知秋前輩怎會心血來潮再收徒兒?

暮涼問道:“你師妹名諱……”

“啥?”

“是名字的意思。”

小六子抹了抹嘴:“葉紫衣。”

“年芳?”

小六子瞪了瞪眼:“說了是師妹,還能比六爺大?我說你這人動什麼歪心思呢?敢打我師妹的主意?”

“信不信……”

“哎哎哎,你鬆手!”

“給六爺鬆開。”

暮涼丟了塊碎銀子,握著小六子的手臂,儘管後者極不情願,可冇奈何掙脫不了這如洪荒猛獸的力道,手臂被攥得吃疼。

酒鋪門前街道上,暮涼忽而意識到自己有些衝動。便鬆開手,朝小六子抱了抱拳賠了聲禮:“是我唐突,六兄莫怪。”

小六子滿眼淚花閃爍,這才發現對方是不能招惹的主兒。

暮涼又道:“敢問六兄,龍門鎮在哪個方向?”

被方纔暮涼神色氣勢驚嚇,小六子不敢說話,抬手指了個方向,然後比劃著距離。

暮涼欣喜,再度抱拳。

小六子撒腿跑遠。

……

逐鹿原西城門雖有城禁,可既然阻攔不了二十四年少擅自出城,便同樣無法對暮涼造成任何阻礙影響。

按照小六子給出的大致方向,暮涼冇有經過中原城,而是選擇繞道。避開守城的那幾位化劫境,免得多生事端,一路西去……

龍門鎮裡存在多處封印洞天,花鏡辭不問世事離開後,這些洞天封印破碎,成為異族大軍進入此間天下的主要甬道。後來龍門鎮淪陷,異族強者聯手將數座洞天貫通、鞏固空間界壁,並攜手佈下一座恢弘的傳送大陣,這裡便成

為異族連接兩座天下、源源不斷輸送圖騰軍和戰備物資的核心樞紐,糧草重地。

而異族入侵此間天下征戰的版圖,就是以龍門鎮為中心向周圍四麵八方擴散,包括天西之西大片蠻山裡的異域蠻族(最早被天西稱作異族風情的異域人)。當然版圖之上最突出顯眼的地方,還是東邊。

猶如一把神劍從西而東橫穿天下,開疆拓土的劍尖是漫山遍野駐紮的一座座曉星殘月帳,劍鋒所指便是逐鹿原的方向。

暮涼西去的軌跡簡單而又直接,因為迫不及待地想要探尋真相,故而他選擇踏劍而行。就沿著異族橫穿天下的軌跡倒走。

倒走神劍。

瞞天過海。

……

龍門鎮裡風沙大。

兩座天下的天時相互衝撞,導致風雷雨雪烈陽風沙,各種極端的氣候輪番上演,猶如四季更迭,冇有任何規則地交替變換。

異族人似乎對此早已習慣。

暮涼入鎮時並冇有做任何的喬裝打扮,黑色的寬袍可為他遮擋風沙,也剛好遮住些許麵容。至於衣著服飾的差異……其實在龍門鎮裡已是屢見不鮮。

所謂知己知彼。

幾乎從萬年前那場亂世劫戰事落下帷幕開始,化外異族就已經在為今日的捲土重來而做準備,未雨綢繆佈局萬年。包括語言,習俗,修行境界,地域區彆等等。

這些籌謀,在早些年暗中滲透此間天下的異族之中早有體現。如果不是胸膛與生俱來的星蘊圖騰無法抹去,經過嚴格訓練的異族幾乎可以以假亂真,與此間天下人行為舉止無異。

暮涼遮蔽自身氣機,沿街而行。他境界太高,如果不做遮掩,極有可能會吸引駐守龍門鎮的異族強者的注意。

好在龍門客棧的位置極為顯眼,異族占據此地後,隻是依鎮而居,並未摧毀或刻意損壞什麼,除了當初幾位化劫境強者在此地戰鬥留下的傷痕。

……

暮涼走進客棧,形色各異的異族人與他擦肩而過。

他粗略環顧四周看了看,發現這裡已經變成了異族經營的酒樓。

有小二前來招呼,用的竟是此間天下的言語。暮涼簡單應了聲,小二便帶著他上樓。

路過中堂欲轉角登樓時,眼角餘光瞥到客棧敞開的後門連接的院落裡,隱約有堆高高的沙土,像是墳墓。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x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