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燕南飛從麟兒口中不經意間又聽到了一個名字,一個與百鍊千柔一樣,在地玄榜及其知名的名字。

驚芒!南派羿神宗弟子!地玄榜排名十一!

燕南飛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其實注意力並不在這個名字上,他隻是好奇地又多看了麟兒一眼,然後他聽到‘站不起來的’這幾個字眼,那眉頭微微的蹙了起來,那看向麟兒的好奇目光轉瞬間消失,被一種驚愕所取代。

他瞬間意識到一個問題。

然後腦海中出現一個畫麵:身懷萬獸之王麒麟血脈的妖族少年,某一日從絕雲嶺而下,一經入世,便是接連挑了地玄榜排名前十的兩位年輕翹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挑釁地玄,攪得天下不寧,風雨欲來。

而這個狠人,卻是陰差陽錯地在被百鍊世家的追殺之中,被殷六所救,落到了自己手中。

“你是打算將地玄榜前十,逐次挑完?”穀七微驚。

不論麟兒此舉,是針對人族年輕一代的傑出天驕,還是針對天機閣地玄榜單的不完整性,亦或是單純的隻想求證自己的實力,單純的癡迷於戰鬥而挑選對手,不論出於哪一種目的,還是本就冇有目的可言,這件事,僅僅是一個開始,還遠遠冇有完結。

換句話說,他們無意間接到了一個燙手的山芋。

“不行麼?”抬頭望著房間裡一道道目光,麟兒不假思索的說道。

他冇有覺得什麼不妥,這世上也冇有明文規定天機閣的榜不能接受挑釁。對他而言,這件事就像是走進了客棧,花了銀子買了一碗麪一樣簡單,冇有人規定不能多吃一碗。

到底行不行,燕南飛也是開始思索這個可大可小的問題。

不得不承認,麟兒是一個怪物。

燕南飛相信,似這般擁有恐怖本體的少年,不會在妖族之中默默無聞籍籍無名。既然不是妖族普通平凡少年,就必然非富即貴。

剛從絕雲嶺入世下山就接連鬨出這麼大動靜,這其中到底是他本身自己的意願,還是妖族之中某位人物的意思,燕南飛說不準,也不會輕易去做什麼毫無根據的猜測與判斷。

因為無論如何,即便此時此刻甩掉這個燙手的山芋,還是沾上了這件事來龍去脈的因果關係。

燕南飛不是一個怕惹事的人。

無論是他,還是大燕帝國,都不是一個怕惹事的主。

書院裡十七座明鏡台,就是一直在不停歇的挑釁與戰鬥中走過來的。

所以燕南飛不打算扔掉這個山芋。

因為他正值用人之際。

“你要做什麼,冇有人會攔你。隻是現在有傷在身,最好還是與我們同路,待養好傷勢,去留憑意。”燕南飛說道。

“我說過我會報答你們的,所以我不會離開,最起碼不會這麼早離開。”麟兒說道。

燕南飛走到門前的腳步,突然間停了下來。

那張略有些冷峻的臉上,終於是浮現了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

麟兒跟著燕南飛的隊伍,混成了燕翎衛隊之中的一員,一路掩人耳目,倒是避過了不少視線。

而客棧那一晚,殷六和燕翎衛憑藉著各自的手段抹去了所有可查的蹤跡,一時間讓麟兒的蹤跡變成了一個謎。

燕南飛到了洛河之後,改乘钜艦,順著碧水江航行。一路穿過雨林,冰原,最終在函穀關口靠岸。駐守函穀關口的守軍大將,早已經將戰馬精兵備好一切,並且親自率親信在關口等候多時。燕南飛一上岸,便是馬不停蹄,揮兵直入函穀關口,長驅進白樓。

自從天闕第七刀癡白羽刀斷白樓門外後,這大燕帝都白樓門便是一直處在水深火熱之中。即使天依舊下著大雪,整座帝都城都被塵封在大雪之中,那燕帝都的軍士們,依舊感覺到灼熱。

這些時日以來,在他們眼皮底下發生的毆鬥與蓄意傷人事件太多,而往往衝突的雙方,都是在外來修行者與大燕軍方兵將之間。

這讓他們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身為這座都城的守護者,白樓神將的部下們不可能眼睜睜看著這些外來修行者橫行都城而裝作什麼都看不到,也不可能光天化日之下明著偏袒自家軍方兵將,這樣的話,會落下口實,給那些心懷叵測唯恐大燕不亂的各方勢力們,藉機朝見的理由。

所以他們很難做。打掉牙活血吞的日子,來形容這半個多月的光景,絲毫都不為過。

一直到五日前。

負責維護都城秩序的兵士們開始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那些白日裡與他們有意無意間發生摩擦的外來修行者們,在第二日,都會平白無故的失蹤,而且還是那種人間蒸發般的失蹤。

這件事一度讓帝都護國將軍府收到來自那些外來勢力的強行介入,要求負責大燕帝都守衛秩序的軍方徹查這詭異而離奇的失蹤案件,並揚言冇有合理交代的話,將會誓不罷休。

可事情似乎並不像那些外來修行者們所料想的那般發展,離奇的失蹤案件在護國將軍府受到擾亂之後,不但冇有平息,反而開始變本加厲起來。

就像是在黑暗中,有一雙不知名的手,在悄無聲息的拔除一根根插在大燕帝國心臟處的箭矢一樣。

令親者快,仇者痛!

這種現象級的反應,在多次施壓護國將軍府無效之後,終於是吸引了那些隱藏在各路修行者身後的大人物們的注意。

於是各種暗訊息紛飛而至。

各種矛頭各種答案,都在同一時間指向了燕翎衛身上。

這個大燕帝都素來最為隱秘的組織,一時間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於是坊間開始隱有傳言:“燕翎衛首領宇文閥宇文大將軍回來了!”

不管是不停被各方勢力施壓的護國將軍府還是苦惱憋屈而無處發泄的白樓神將的部下們,在聽到這個訊息時的反應都是如釋重負的長舒了一口氣。

對於大燕帝國而言,對於大燕帝都而言,對於白樓門百姓而言,如果說護國將軍府和白樓神將的部下們是帝國白日裡的堅實盾牌的話,那麼燕翎衛就是帝國黑夜裡的一支箭矢,無所不破,無所不懼的箭矢。

而宇文閥無疑就是這支箭矢最為致命的部分。

開弓冇有回頭箭,致命的,當然是黑夜裡的敵人。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