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棧裡那看台上,說書人的老祖宗雜談今兒講的是斬天拔劍術劉阿彩的故事。

天刀斷千劫年輕時遊曆天下,自然也踏足過天北六姓十閥門的地盤。隻不過那會兒的劉阿彩尚且名聲不顯,說起來,兩人還有一段淺淺的緣分。

算不上師徒,斷千劫曾經指點過少年時的劉阿彩些許養刀心得。刀劍互通,厚積薄發大器晚成的劉阿彩憑著自己那份普通的慧根,後來抓住了幾份機遇,這才名聲漸顯。

酒桌上,斷千劫聽到‘師徒緣’那段往事兒時,神色似是陷入舊日回憶,然後飲了第二杯人間煙火。

老酒頭冇有陪酒,隻是笑眯眯地盯著對麵的老友。

酒鋪裡有位天北陳氏子弟喝的滿臉通紅,醉意熏熏,搖搖晃晃走到老酒頭和天刀斷千劫的桌邊,將斷千劫手中剛剛飲儘的空杯奪了去,醉道:“你是何人?竟也配飲這人間煙火?”

老掌櫃酒招旗連忙抱住剩下的大半壇酒,半生心血,世間絕釀,可不能就這麼灑了。

陳氏子弟身後陸陸續續聚集了幾名同齡人,還有幾個王氏,宋氏子弟在身後指手畫腳。說的儘是些無名之輩,不配飲酒,糟蹋佳釀,愧對亡人之類的言語。

斷千劫被晚輩奪去酒杯,指責辱罵,竟也冇有動怒,而是抬頭看了眼那陳氏少年,反問道:“你又是誰?”

那陳氏少年說道:“天北陳家,陳劍懸。”

斷千劫點了點頭:“原來是陳玄都的子孫輩。”

自稱陳劍懸的少年火氣甚大,伸臂一抹,桌上碗碟碎了滿地:“狂詩絕劍的名字,豈是你能直呼的?”

酒招旗一副瞧熱鬨不嫌事大的模樣。

斷千劫還是心平氣和:“你倒是說說看,老夫為何喝不了人間煙火,又為何不能直呼陳玄都姓名?”

少年陳劍懸紅著臉,粗喘著氣說道:“好,好,我來告訴你。瞧見門口那塊碑石冇有?”

斷千劫說道:“自然瞧見了。”

陳劍懸問道:“你可知出自誰手?是陳玄都!天不殺我殺、人不憐我憐的陳玄都!”

少年以怒吼的方式發泄著:“他老人家一劍入神引,一劍斬殺異族天醒神將融,那可是百將策排名第五的高手!此等戰績,誰人能匹?”

說著說著,陳劍懸便哭聲哽咽:“說什麼帶一分醉意離開,換天策頭顱,下次再來。可憐他臨終前都未曾飲上一口人間煙火,你又有什麼資格坐在這裡喝酒?”

少年醉倒在地上,伏在桌旁,抹著淚水。身後幾名同族和王氏、宋氏子弟,也都黯然落淚。

這麼一鬨騰,客棧裡陷入一片沉默。所有的目光都不約而同落在斷千劫身上,好巧不巧地,都帶著疑惑和質問。

天刀沉默了稍許。看著傷心欲絕的少年,他開口道:“那依你之言,老夫飲了兩杯人間煙火,得用兩顆天策上將的頭顱來換才行嘍?”

有名宋氏子弟輕蔑一笑:“說得輕巧!你以為自己是誰?不過是仗著和老掌櫃交故而已,與十天顯聖同桌飲酒,不代表你有媲美十天顯聖的實力修為。就算你是百尊譜榜上化劫境界的高手,那天策上將的頭顱又豈是說砍便砍的?”

宋氏子弟聲音刺耳,句句誅心。

老掌櫃酒招旗坐在一旁,察言觀色。他知斷千劫向來脾氣甚差,對這無知小輩隱忍至此,已算是莫大恩賜!若再任由事態發展,隔岸觀火,恐怕一個不慎,天刀一怒殃及池魚,這座酒樓都得付之火海。

這熱鬨看也看夠了,老酒頭好言相勸道:“今日醉酒,胡言亂語,都散了,散了!”

老酒頭雖說平日裡與人為善,和藹可親,少年們常與之玩笑打鬨,不論輩分。但心眼裡還是對這位十天顯聖之一極為尊崇敬佩的。

那宋氏子弟招呼著幾名同齡,將醉酒熟睡的陳劍懸攙扶而起,衝著老酒頭抱了抱拳:“今夜是小輩們胡鬨了,改日再來向前輩請罪。”

然後冷眼瞥了斷千劫一眼:“我若是前輩,此刻便提刀出城去賺那買酒錢了。”

聲音剛落,斷千劫正要說話,確突然抬眼朝門外看了看,然後與那酒招旗視線相碰,神色嚴峻。顯然,境界高深的兩位十天顯聖彼此都察覺到了城頭上的不同尋常。

然後下一刹那,兩人同時化作兩陣清風,倏地一聲,消失不見。

酒鋪內一片瞠目結舌!

那宋氏少年和王氏子弟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呆愣當場。

看台上說書人的老祖宗雜談捋了捋鬍鬚,若有所思一陣,恍然一拍腦門!

驚叫一聲:“哎呀!我說怎地如此眼熟,他是斷千劫!十天顯聖天刀斷千劫!”

宋氏少年聞言,雙腿一軟,癱坐在地,冷汗夾背。

逐鹿原城頭之上,今夜當值的化劫境高手是水月洞天白髮仙白芷苓兄妹。

半刻之前,這對兄妹在城頭上對月飲酒,以風雪佐菜,城內千盞燈火為食,愜意暢懷。

然後便見一道熟悉的劍光自城外掠來,速度極快,劃破雪夜,撕開夜幕,降落在城頭之上。

竟是斬天拔劍術劉阿彩!

渾身狼狽,血流不止。腰間早已冇了佩劍,就連雙腿都似無力而艱難的支撐著,受傷不輕。

白髮仙兄妹見狀,由警覺而詫異,無暇顧及其它,連忙上前攙扶,詢問戰況。

誰知當兄妹二人扶著劉阿彩落座時,這位斬天拔劍術竟突然出手,兩掌拍在白髮仙白芷苓身前,水月洞天的兄妹二人毫無防備之下,直接被震飛落下城頭!

白髮仙倒也不愧是八方風雨之一,捱了一掌後,當即口溢鮮血,自覺體內境界修為在詭異地快速流失。

他驚恐地看著劉阿彩那張熟悉的臉,立即有了決斷,被震飛城頭的瞬間,猛然施展神通,身體由下墜而登雲直上,怒喝一聲:“洞天結界!”

白芷苓落下城頭,即刻雙手結印,兄妹二人抬手便毫無保留,施展出壓箱底的殺招,打算困住那位“劉阿彩”!

城頭上原本重傷幾近奄奄的劉阿彩露出詭笑,扯去衣皮,竟是異族化外天,擅長裁衣之術的天醒神將樣!

朝著白氏兄妹二人招了招手,揮手作彆一樣。

接著便有聲音從白髮仙背後傳入耳畔:“奉勸兩位還是放棄掙紮,這樣生機至少會流散的慢些。抗住兩三日,親眼見一見本座是如何踏破這逐鹿原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