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這雪夜單騎的一聲突兀大喝,讓城下戰戰兢兢的兵馬如得解脫,潮水般紛紛退去。

老酒頭暗知不妙。

方纔布衣樓那邊鬨出動靜不小,雖然擱著老遠,老酒頭也能分神感知一二,九天之雲似天河水傾斜而下,分明是擺渡人老舟子搏命的神通。顯而易見,十天顯聖之一的老舟子遇到了不世大敵,否則怎會抱著必死的心態?

再加上兵馬撤離,退守披雲關。老酒頭大膽猜想,這座逐鹿原城恐怕守不住了!一時心中不覺惋惜,那十分鋪子剛有起色

老酒頭哀歎一聲,瞥了眼其餘兩處戰場,不曾想離落劍術大成,與那天醒神將侯戰得難捨難分還隱隱占據上風。而王敖老祖和白髮仙兄妹兩人卻打得憋屈,身處莫名陣法之內,未尋到對手身影,反而屢遭戲弄,脫不得身。

酒招旗心想,當務之急,還是拖住這三人,讓離落斷後,帶著王敖和水月洞天的兩位暫避鋒芒,方為上策。

思念及此,老酒頭有些不捨地將那壇人間煙火飲了乾淨,一滴不剩。

星空雪夜,天醒神將藏的身法彷彿無處不在,聲音飄蕩:“嗬嗬嗬,臨死之前倒是不忘做個酒鬼。”

酒招旗丟了酒罈,大聲笑道:“看今夜究竟是你死,還是我亡。”

言罷,老酒頭雙手結了一個奇怪的手印,口中道:“幾十年不與人動手廝殺,竟險些忘記了這門神通。”

“酒神咒。”老酒頭結出咒印,約一人高許,晶瑩剔透,瞧著像是一個古文‘縛’字,似真還虛,轉眼隱匿在黑夜虛空裡。

那咒印時閃時冇,追逐著天醒神將藏的行蹤軌跡,根本擺脫不得。不多時,擅長隱匿的天醒神將藏被逼迫現身,無處可躲,情急之下施展星蘊圖騰之術,胸前圖騰的紋路鬥射光芒,那圖案彷彿甦醒一般,扭曲變形,數百條紋路似金蛇又似遊絲,匹射而出,將那縛字咒印穿了個粉碎,勢頭不減,朝酒招旗迫近。

老酒頭微微一笑,麵對星蘊圖騰的神紋,不慌不忙,捲起大袖在身前抖了幾圈,形成一個袖中風捲,將那數百條紋路儘數收了進去。

他目光一瞥,瞧見一道虛幻的人影從遠方掠來,連忙提醒道:“先救傷者。”

話音未落,原本粉碎的酒神咒印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地又從夜空裡浮現印記,而且還是一分為二的兩個縛字,成功偷襲了天醒神將陣和天醒神將侯,將不同位置的兩人束縛其中,一時間竟掙脫不得。

冷風吹麵,飛雪漸亂,月三人的身影凝現,刹那判斷出城頭之上的戰況情形,瞧了老掌櫃酒招旗一眼,便毫不猶豫卷著水月洞天的兄妹二人影遁而去。

“王敖前輩先走。”離落見那天醒神將侯被控,這天賜良機豈能錯過?手中劍二十四以疾風勁雨的速度施展兩劍,分彆斬向那天醒神將侯與天醒神將陣。

這兩劍曾在江都城外劍斬棋劍雙甲李太白,一縱一橫,一靜一動,縱橫天地,橫貫八方。刹那間,好似切開黑夜。

冇占到半分便宜的王敖老祖扯了扯嘴,怒罵了兩聲,轉身追隨月三人的風跡逃去。

那天醒神將侯與陣兩人眼見著離落的可怖劍招臨近,而天醒神將藏被酒招旗糾纏無法抽身,千鈞一髮,天醒神將侯怒吼一聲,竟奮力掙開了酒神咒印的束縛,揮舞著那杆萬戶侯擋在身前。

他急忙應對離落的傾力一劍,明顯有些力不從心,被這威力無窮的橫劍震退數百丈外,落下城頭。幸在萬戶侯堅韌,否則瞬息之間戟斷人亡也不無可能。

另一邊,那天醒神將陣在酒神咒內掙脫了幾下,自認殺力猶有不及神將侯,便果斷放棄了這個念頭。

其實縛字印並非破解不了,隻是情急之間,那一字豎劍來的太快,留給他破解印法的時間不足一瞬,即便能破開束縛,也會硬生生挨下這霸道絕倫的一劍,後果非死即傷。故而他另覓法門,於周身體魄赫然結了四重護身法陣,任憑一字豎劍層層切開。

四重陣拖延兩瞬,趁此間隙,他破開束縛,身形一繞,離落的一字豎劍貼著麵門而過,那劍光擎天立地,好似一條奔走的銀河,將整座天下以此城為中心劃出界限分了南北。

離落兩劍未果,微微皺眉。正欲轉身聯手老酒頭夾擊那天醒神將藏時,忽有白芒迎頭而落,帶著泰山壓頂之勢。

離落抬眼,瞧見足足百丈的斧刃寒光凜凜直撲麵門。手持開天斧鉞的是一名身形高大的白袍男子,展開法相真身當空而立,不是那異族神裔仙羅破天荒又是誰?

離落自知此人之強,已非化劫境修為能擋。當下毫不遲疑,身化十八道劍光躥流八方,躲了一劫。

那巨斧劈落,逐鹿原城牆猶如被劃開的魚腹,連同大地深百尺,都被一分為二。恐怖的斧芒波及四周,震得離落劍光不穩,險些收攏不了神通。

十八道劍光在千米之外凝聚,顯出身形,離落麵紅耳赤,通體泛著紅光有如灼燒,又似淩遲,疼痛難忍。

他望向遠處,忽然瞧見老酒頭身後黑氣滿天,似滾滾濃煙般漸漸瀰漫而開,無聲無息。那黑氣之中,有雙巨眼似高掛夜空的燈籠射出兩道光芒,俯視著老酒頭的背影。

是那天醒神將冥,離落不由得大叫一聲。

聲音未落,夜空驟變。

城頭之上正西方有七顆星辰赫然驟亮,竟是西方白虎七宿。城南處繼而七星明亮,是南方朱雀七宿,以及東方蒼龍七宿,北方玄武七宿,二十八星宿此刻同時大方異芒,各星辰之間織交成網,結成浩然大陣,降下無數星芒流火,眨眼間便將整座逐鹿原城點燃,淪為火海。

這是月相期得自天機閣的二十八宿圖法陣,欲以星焚之火,煉化此城之內所有異族高手。

隻可惜,月相期開啟法陣維持不過十息,便被異族高手發現蹤跡。

那天醒神將巽快如雷龍,在星火流海岩漿地獄裡急馳而過,舉掌便朝月相期拍來。

施展對影成三人的月三人分身趕到,急忙迎了上去,一個殘影掠過月相期身旁,與那天醒神將巽對了一掌,激起無數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