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遙已經睡著了,實在是鎮山重夔的從頭說起,說的太長太臭……很顯然,後來的十四人最終應了墓主大人的要求,留守此地潛心修行,然後磨練境界殺王座。

大妖重夔沉浸在自己的感受之中,似乎並冇有發現阿遙苦苦支撐的瞌睡頭,以及那不知夢到何事而流露出的奸邪笑容。

隻聽大妖重夔自言自語說道:“正如墓主所言,子午井內的大陣被光陰消磨得厲害。我所麵對的那位洞穴內的異族舊王座,早已變得瘋瘋癲癲。初見時,是空有枯槁的肉身和化劫境左右的殺力,人已神誌不清,無法言語,且元神殘缺損傷嚴重,也不知聽不聽得到、聽不聽得懂我的話。”

“當然,從始至終,我都冇和他說過幾句話。”

“我隻想迅速破境,磨鍊修為,找到邁入神引境界的門檻,然後打破子午井,離開這個鬼地方。”

“我和他交手了十七次,打了十七次。慚愧的是,並冇有一次占據上風。如果不是大陣束縛了他的自由,第一次交手的時候,我恐怕已經死在他的掌下了。”

“好在墓主大人冇有撒謊。這異族舊十四王座不愧曾是神引境界的強者,即使如今隻有化劫境的修為,舉手投足間和所施展的神通裡,依然蘊含著隻有神引境才能領悟的大道至理,三年以來,隨著入井的次數增多,我似乎在冥冥黑夜裡,看到了些許微弱的星辰之光。”

“我應該已化劫境大圓滿,並且觸碰到神引境的門檻了,阿遙。”

睡夢中彷彿聽到呼喚的阿遙猛地驚醒,發現重夔依然在自言自語,並未注意到自己的憨態,這才稍稍放心。

正要開口說話,阿遙突然想起前一句,腦中迴盪依稀是‘神引境的門檻’之類的字眼,旋即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驚訝道:“你已經半步神引了?”

大妖重夔瞪了高木遙一眼。

阿遙悻悻地撓了撓頭,嘿嘿笑道:“然後呢?”

重夔繼續說道:“大約數月之前,也是最近的一次交手。那位異族舊王座,貌似施展了一門威力極強的神通。”

阿遙登時來了興趣:“什麼神通?”

重夔一臉茫然的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阿遙接了句:“廢話!你若是知道,豈不是也成了異族?”

誰知重夔突然話鋒一轉:“總覺得在哪裡見過那門神通,我思來想去數月,直到昨日見到釋宗流……”

阿遙露出疑惑的神色:“與釋宗流有什麼關係?”

大妖重夔抬起眼眸,看著阿遙說道:“釋宗流便是當年的帝禦天,是也不是?”

阿遙說道:“可以這麼說。”

重夔默默點頭:“那門神通,像是帝禦天的成名絕學,魔懲天!”

……

一個大雨滂沱的夜晚,聽雨而眠的暮涼城菩提道,有對母女撐傘而來。女子著一身紅衣,身姿綽約,玲瓏有致。她一手持傘,一手牽著隻有四歲左右、個頭堪堪過腰的纖瘦小姑娘。小姑娘也穿著紅襖,紮著兩個沖天辮,眼睛大大的,盯著關隧門頭以渾厚劍氣鐫刻的三個大字,慢吞吞又喃喃地念道:“菩提道。”

聰慧且可愛。

姓洛名成雪,乳名小豆芽的小姑娘拉著安紅豆的手晃了晃:“孃親孃親,我們到了。”

持傘的安紅豆第一次來到暮涼城,可瞧著城門處的三個字眼,冇來由生出些許久違的感慨。好像冥冥中自有註定,她遲早都要踏足此地似的,陌生而又熟悉。

安紅豆摸著小豆芽的腦袋:“是呀,我們到了。小豆芽累不累?”

小姑娘落成雪綻開笑臉:“小豆芽不累。孃親孃親,我是不是很快就能見到爹爹了?”

安紅豆微楞,旋即微笑道:“想爹爹了嗎?”

“想啊,很想很想。今天睡覺的時候,我還夢到爹爹了呢。他說他在暮涼城菩提道,他還說讓小豆芽一定要乖,他還還說,他想孃親了……”小姑娘落成雪滿臉認真的神色。

安紅豆噗嗤笑了,蔥蔥玉指點了點小姑孃的腦門兒:“小鬼靈精,倒會哄孃親開心。”

……

今夜菩提道守關之人,共十六,由書院道師靈竅境界的應天率隊。為防異族偷襲,每夜輪值當守,都已是常態。除此之外,菩提道裡坐鎮的化劫境高手,自是不怎麼露麵,通常都會在城頭搭起的茅屋裡休憩,時刻警惕著城西的動靜。

城門處

有座簡約的涼棚,應天正獨自坐在木桌旁,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水。隱約察覺到什麼,皺了皺眉看向雨中,瞧見一紅衣女子持傘站在城外,還拉著紅襖小姑娘。

他剛要起身去詢問究竟,忽聽身後城內兩聲呼喚。

“師母。”

“小小師妹。”

兩聲呼喚從雨夜街道的遠方傳來,柳十三跳了起來,使勁兒揮了揮手。應天自然能聽出柳十三的聲音,也看到南宮九走上前來。能讓這兩位出城迎接,並且被稱呼為師母之人,又是紅袍女子,其身份已經呼之慾出。

應天匆忙起身,從涼棚木柱旁取了把油紙傘,迎著大雨走了過來。

安紅豆瞧見雨中應天迎麵走來,微微施了一禮:“應師兄。”

這是尊稱,其實按照書院輩分,安紅豆嫁夫隨夫,該是應天師叔祖一輩。如今率先開口喚作師兄,著實讓應天有點兒不知所措。

他想了想,開口道:“見過洛夫人。”

應天性子直,索性各論各的,腦子裡閃過駱冰王、城主、主母、小師叔祖、安姑娘等一係列稱呼,自覺無一合適,於是直接喚了句洛夫人。

小豆芽也不甘落於母親後:“應師伯好。”

應天滄桑的臉上浮現喜悅的神色:“是小豆芽?都長這麼大了,真好真好……”

“師母。”柳十三跑了過來,然後在安紅豆身前跪倒,“徒兒柳十三向師母問安。”

“徒兒拜見師母。”南宮九也屈膝便跪。

安紅豆連忙攙扶,看了成熟許多堅韌許多的少年柳十三一眼:“都起來吧。”

柳十三笑容滿麵,一手抱起小豆芽,滿臉碎胡茬地貼了上去:“小豆芽,知道我是誰嗎?”

小姑娘落成雪機靈地躲開,伸出小手捂著柳十三臟兮兮的臉,抗拒地說道:“知道知道,柳二師兄,南宮大師姐。”

眾人被這一幕惹得大笑。

……

夕拾紀三百六十四年。

大梁城外。

洛長風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行。

李青蓮三杯吐然諾,脫劍膝前橫。

這千秋二壯士,煊赫大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