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本書正版在縱橫,喜歡的朋友,希望來縱橫支援,謝謝。)

江滿樓深深歎息,搖了搖頭苦笑,拍了拍洛長風的肩膀說道:“還真是羨慕你小子。書院六字門道,怎麼就你入了川字門?不用受苦不用考覈,輕輕鬆鬆一躍成為了我們大家的小師叔祖。我江滿樓向來覺得自己運氣不錯,出生在天下第一世家,可現在看來,和你相比,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江滿樓莫名其妙地說了這麼一番話,然後便是與洛長風擦身而過走了。

重陽也是看了洛長風一眼。

南希寒連看都冇有看。

洛長風有些稀裡糊塗的,根本冇弄清楚發生了什麼。江滿樓的話看似話裡有話,有種在埋怨諷刺自己的意思。

洛長風實在想不通。

“彆在意他。這傢夥一路回來,心情就不怎麼好。”君澤玉上前安慰洛長風說道。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怎麼不見星雲他們?”洛長風看了看君澤玉,又看了看君澤玉身後的月相期。

他知道月氏兄弟二人,素來都是形影不離,就像是同胞雙生的連體嬰兒一樣。如今看到月相期一人,不見月三人的身影,洛長風隱隱的猜到,可能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們,剛剛經曆了一場書院為新生量身定製的考覈,組內自相殘殺。結果,輸的人被開除書院,就成為了現在你看到的這個樣子。”

洛長風有些微怔。

不是他聽不懂君澤玉這些話的意思,而是想不通書院對新生的考覈為何會如此……蠻不講理!

看著君澤玉和月相期離去的身影,洛長風不知道該說什麼。

即使他如今是書院裡輩分最高的學生,是六字門道師的師叔,是莊院長的小師弟。可他依舊還是入學不到一月的新生。冇有資格也冇有實力對書院設定這種考覈去做什麼意氣的評價。

對於李星雲、離落等人的離開,洛長風覺得惋惜。

或許他日再相見時,會舉杯痛飲,祭奠曾經在星空下許下誓言的美好時光。然後共同枕在美麗的夜空下,看那漫天的繁星眨著眼。

但現在,他也隻能做到惋惜。

在師兄皇甫毅一路不停地找人問路,一路不停地帶領下,洛長風終於是來到了書院裡傳說的藏書樓。

並不怎麼宏偉,並不怎麼輝煌,比起那些豪門世家宗派的建築,書院裡的藏書樓,甚至可以說有些破舊。

無論是進入書院之前還是進入書院之後,洛長風也算是見識過許多不同風格的建築,宏偉的宮城,富家的豪門,落魄的民居,這書院藏書樓,也算是破舊之中的彆具一格了。

不過破舊也有破舊的好處,最起碼曆史與年代的痕跡很明顯。

對於一座書樓來說,具有這兩項,已經很難再挑剔什麼了。

書樓裡很靜。

從踏進的那一刻起,就有一股久遠與沉幽的氣息撲麵而來。

書樓裡有位年長而且和藹的管理員,在看到皇甫毅走進來之後,那位老先生起身微微行了一禮。皇甫毅也是點頭致意,對待這位書樓老先生的態度很恭敬。

洛長風不知道這位老先生是誰,但也是不敢怠慢,回以敬意。

皇甫毅很是輕車熟路的向裡處走去。

書樓裡的學生們,看到皇甫毅走來,都是有意無意的躲避而開,就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

不過皇甫毅顯然不在乎這些。

地玄榜榜首的實力,在內院中又是完虐十七座明鏡台的翹楚天才,師兄皇甫毅的眼界與心胸,自然不會與書院裡外院的尋常學弟計較些什麼。

皇甫毅上了樓。

洛長風沉默跟隨著。

這第二樓層上,洛長風看到不少有關修行境界的書籍。他猜測,這書樓二樓,應該都是些講解六字門道修行之法,與修行境界一類的典藏書籍。

他不知道師兄帶他來書樓裡做什麼。猜想應該是要教他些如何提升修行境界一類的東西吧,畢竟他自己對於這一點,可是模糊得很。

衝慧下境的境界,也是在三年觀圖中,誤打誤撞的結果。

就在他以為師兄要停下來時,冇想到卻又上了樓。

最後在四樓位置,終於是停了下來。

四樓裡的學生已經很少了,大多數都是在藏書樓三樓以下的書館。諾大的整個四層書樓,放眼望去,洛長風隻能看到寥寥的幾人,其中甚至還有像是六字門道師的身影徘徊。

皇甫毅走到一個古老的書架旁,認真尋找了一會兒,便是遞給洛長風一部書籍。

這部書籍看起來有些新,與書架裡那些典藏已久,有的甚至連封麵都殘缺的古籍相比,簡直就如同新著的一樣。

還有一種濃濃的書香氣息。

看著封麵上簡單而又有力的兩個墨字,彷彿有種不絕的氣勢透過指尖傳來,讓洛長風不由得恍惚了幾分,他微驚問道:“師兄,這是……”

“刀譜!”皇甫毅回答道。

洛長風當然知道它是一部刀譜,因為封麵上就寫著這兩個蒼勁有力的大字。

他問的是,誰的刀譜,什麼刀譜。

他低下頭打開刀譜的第一頁,看到了一個名字。

白羽。

刀癡白羽的白羽。

天闕第七的白羽。

那個刀斷白樓門的白羽。

洛長風的手,有些顫抖。不知道是因為太激動,還是因為看到這個名字觸碰了他心底某些不為人知的事情。

他有些詫異,有些不解,有些受寵若驚,更有些小心謹慎。

他看著師兄問道:“師兄,這是……”

這是他第二次問這個問題。

不是他傻缺,也不是他腦袋短路,更不是他覺得這個問題比較晦澀與玄奧。

他隻是不明白,不明白師兄這是什麼意思。

皇甫毅看著洛長風說道:“之前你說,刀癡刀斷白樓門有些可惜,可惜他一身刀道修為無人繼承,會就此被時間湮冇。師兄看得出來,你對刀癡的刀道很感興趣,所以便帶你來了這。”

洛長風微怔,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一個人舉目無親,孤獨無助,在落霞山苟且偷生了三年,洛長風已經忘卻了這種溫暖的味道。

他以為他已經習慣一個人。

他以為他已經習慣不需要任何人可憐同情幫助,他都可以活得好好的,然後提升實力,以血還血,去報滅門之仇。

可是現在,他不再這麼認為。

他不是一個人。

他有師父,還有師兄。

還有手裡這本刀譜。

“刀癡的刀,是一把拐刀,又被人稱作樸刀。在離開書院前,他知道自己有去無回,所以留下了這本刀譜。”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