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藏書樓四樓裡依舊很靜。

那些在某個書架旁靜靜觀望的老生們,見到洛長風竟然主動寫了邀戰貼,以一名新生的身份向書院內院第二第三座明鏡台的老生強者發起挑戰,都是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們在書院修行學習將近三年已久,不管是書院曆史中還是他們親身經曆的學生時代,從未發生過這種破天荒的挑戰。

就是他們尊稱小師叔祖的皇甫毅,也是在進入書院學習修行了數年之後才一舉以一己之力橫掃十七座明鏡台的。

從未發生過,所以他們覺得不太現實,甚至說有些兒戲。

當然,這四樓書樓裡與他們一樣抱有這種想法的人,同樣還有當事人。

行者、閻璽、蕭靈童。

身材略顯消瘦容貌俊美的閻璽接過洛長風雙手遞出的戰帖,翻開看了看

戰帖之中書寫的內容很簡單。

簡簡單單的筆畫,簡簡單單的內容。

上麵署著百裡長風這個名字。

不知為何,這冇有日期冇有地點的一篇戰帖,在閻璽的目光落到百裡長風這四個字眼上時,後者卻是眉頭頓時深皺了起來。

不止是閻璽,就連其身旁的行者與蕭靈童二人,也是被閻璽神色的變化所吸引,不由得湊了過來。

目光落在戰帖之上,一股刺鼻的寒風悄然間撲麵而來。

然後閻璽眨了眨眼,雙眼中泛起了血絲。

蕭靈童下意識地索性用手臂直接擋住了這股詭異而凜冽的風。

行者則是目光近乎呆滯的看著那戰帖上的字眼,而後不知為何深深皺了皺眉頭。

洛長風冇有理會這三人神色的異樣,接著說道:“希望到時候,兩位不要藉故推辭纔好。”

閻璽揉了揉血紅的眼睛,看起來有些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疲憊,冷笑一聲:“這冇有日期的戰書,可不要等到三年以後才用得著。”

書院裡本身有個規矩。

對於學生之間的討教較量,可以以下戰書的方式明確雙方。戰書上可以規定時間地點以及方式,也可以什麼都冇有。

後者看似被下戰書的一方有些吃虧,處於被動,但事實上並非如此。

就拿這一次來說,下戰書的是洛長風,行者與閻璽絕對有自己的自由選擇接受與否。不接受就罷了,如果接下了戰書,那代表著接受者有絕對的把握與實力,自信能夠駕馭甚至是輕鬆拿下這場挑戰,無懼時間地點方式。

閻璽與行者之所以接下洛長風的戰書貼,其中之意不言而喻。

事實上,這藏書樓四樓裡除了洛長風與師兄皇甫毅之外,冇有人會看好這場挑戰。畢竟洛長風隻是個新人,哪怕進入了川字門得到無相道宗親自指點,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超越書院內院占據第二第三座明鏡台的行者與閻璽二位師兄。

當然了,如果真如閻璽所說的那樣,此戰書貼約定的時間在新生入學三年以後,也就是下一屆書院招生的時刻,鹿死誰手還真的說不定。

畢竟能夠得到無相道宗親自指點三年,即使天賦再如何糟糕的學生,也不會絲毫冇有進展的。

對於閻璽話中有話的警告提醒,洛長風頗顯的無賴的笑了笑:“二位接下了這戰書貼,就算是三年以後生效,二位不也是奈我不何的不是嗎?”

行者與閻璽二人麵色冷峻了下來。

洛長風又補充說道:“不過話又說回來,你們小師叔祖我纔剛進入書院,沉澱三年修行學習再付此戰之約,未嘗不是件好事。”

洛長風轉身離去,下了藏書樓。

對於洛長風的表現,皇甫毅滿意的笑了笑。

剛邁出半步時,又陡然停了下來,回頭冷漠地看了看行者三人。

這藏書樓四樓裡的學生們,感受到皇甫毅身上頓時散發出來的威壓與寒意,不管情不情願,均是恭敬地拱手拜彆:“恭送二位師叔祖。”

從藏書樓裡借了刀癡白羽所留下的那本刀譜,洛長風與師兄二人一道離開了藏書樓。

“師兄果然冇有看錯,師弟確是修刀天才。”書院裡通往紫竹林的小路上,皇甫毅瞥了一眼洛長風手裡的刀譜說道。

“師兄何有此言?”洛長風露出疑惑。

“或許你自己都冇有注意到,藏書樓裡你所書寫的那副戰書貼,雖是簡簡單單地幾個草字,卻筆走龍蛇間,透露著一股威凜的刀意。”皇甫毅似有所憶說道。

“師兄的意思是說,我在無意間,竟領悟了刀癡前輩所留的刀意?”洛長風心中頗為震撼。

“不能說是領悟。你觀此刀譜不過短短個把時辰,能從中領悟到一絲刀癡的刀道,便足以證明師弟刀道的天賦。”

“竟隻是一絲麼?”不知道為何,洛長風顯得有些失望。

“一絲已經很厲害了!最起碼比起師兄剛開始看時,已經強上了許多。”

“師兄也看過此刀譜?”

“刀譜是我找給你的,你說呢?”

“那現如今,師兄領悟了刀癡前輩的幾分刀意?”

洛長風很是好奇地看著皇甫毅。

皇甫毅笑了笑冇有說話……

星夜。

菩提書院被夜空裡的菩提星輝籠罩普澤,整座菩提山都進入了夢鄉。

書院裡新生院落,卻有著不少燈火,在黑夜裡通明。

對於剛剛經曆過書院變態考覈的新生們來說,今夜註定是無法入眠的。

哪怕在書院連設的兩場考覈之中他們奪取了勝利,成功保住了書院學子的新生身份,保住了那一顆菩提子,真正成為了書院裡六字門新生,他們仍是無法入眠。

因為他們新生,隻剩下了一半人不到。

這兩場考覈,驅趕或者說開除了過半的入學新生。

在兩難山林後的那道鐵索橋上,當看著彼此十子同袍兄弟黯然離去的背影,留下的新生們,冇有感覺到半分的喜悅。

他們甚至比起自己離開還要痛苦。

或許這就是星空誓裡的感同身受。

隻是當時輕浮的少年們,並冇有想到誓言的兌現,會毫無預警地來得這麼快。

讓他們猝不及防。

然後落得狼狽之極。

新生院落裡,江滿樓不知道李星雲那幾個傢夥離開書院後此時此刻會在哪裡,或許會從哪裡來再度回到哪裡去。

同樣地,從兩難山林後那道連接著兩座懸崖的鐵索橋上離開的新生們,自己也是一頭的霧水,他們被兩位青衣教習帶走,然後穿山越嶺,接連走了大半日的路程,可依舊冇有看到書院的大門。

他們不知道自己是否還在菩提書院那座菩提山上。

如果不在,到底是什麼時候下的山?如果仍在,那這走了半日不見終點不見菩提城的山路,意欲何在?

好吧,不管這兩位青衣教習準備將他們這群失敗者從哪條不為人知的小路帶下山去,他們都已經冇有任何力氣與心情去抱怨發泄了。

輸了就是輸了,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要接受事實。

人生最難得的事情就是接受事實。

“離開書院後,你們有什麼打算?”不知是在那座不知名的山腰裡披星戴月的趕路,月三人抬頭看了看前方黯然失落的新生們,苦笑著搖了搖頭。

或許是想緩和一下這一路沉默的氣氛,他率先挑起了話題。

李星雲袖袍擦了擦臉頰的汗,捶了捶腿。

這接連走了半日的山路,他一名書生的體質可是與月三人這位行字門修行者無法相比。

“我……我想在菩提城裡謀一份差事,等待三年,書院下一屆招生的時候,再報考一次。”李星雲想了想,覺得就此返回星雲州無顏麵對江東父老,便是下定決心說道。

“我也是這麼想的,到時候可以和李兄做個伴。”蘇小凡想起天香閣那位女主人曾對自己的承諾,覺得在天香閣裡謀個職業繼續在廚房裡幫工應該冇有多大問題,心中倒是有幾分開釋了開來。

“瞧你們那點兒出息。”離落輸在君澤玉手裡,心情顯然不是怎麼好,即使趕了這麼久山路,吹了這麼久山風,那心頭的火焰還是有些過旺。此刻聽著李星雲和蘇小凡的打算,著實是怒火難遏。

月三人看了看他們三人,依舊是笑了笑,搖了搖頭。

而一路無言的沈天心卻開口了。

沈天心看了看月三人:“你的實力明顯在他之上,小組對抗,如何會輸給相期?”

這話算是問到點上了。

於是李星雲,蘇小凡,離落幾人的目光都是不約而同投來。

月氏兄弟的實力,哪怕是一介書生李星雲都看得出來,做哥哥的月三人要在月相期之上,可偏偏第二場考覈小組內對抗時,獲勝留下來的是月相期,而不是哥哥月三人。

這讓很多人不解。

他們所有人來自天下四海,過關斬將,隻為了在書院裡能有一處學習之地,為此拚儘全力在所不惜,最終都無法留在書院徒增遺憾。

而這月三人倒好,彆人辛辛苦苦欲求而不得的求學機會,他倒是磊落大方的拱手相讓。

雖說月相期是他弟弟,可這在其他人眼裡看來,依舊是不解。

既然隻有一個書院求學的機會,難道不應該留給實力最強的那個人嗎?這樣纔不至於浪費這次機會啊。

麵對一道道不解與疑惑的目光,月三人冇有多說什麼,隻是笑了笑:“你們不懂!我與相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孤兒。”

李星雲沉默了。

蘇小凡沉默了。

離落與沈天心也相繼陷入沉默。

雖然隻是一句簡單的話,可他們都聽得懂這裡麵的意思。

月三人是在說,他與月相期,不是兄弟,卻勝似兄弟。

月三人依舊保持著笑容,腦海裡浮現起許多年前,在某個街角,小男孩和小女孩從地上撿起一塊又臟又臭的饅頭,然後開心的笑了起來……

星夜下穿山越嶺的新生隊伍終於停了下來。

他們不知為何而停。

是因為前方帶路的青衣教習停下了腳步。

所以隊伍後方的人們,冇有弄清楚具體情況,而不得不紛紛駐足。

新生們一個個抬頭仰望。

一陣山風帶著秋重的濕涼意吹拂而過,閃爍起前方那隱約眨眼的光亮。

新生們這才注意到原來星夜裡更深露重,四周早早的升起了大霧。

這山風將霧吹散了少許。

所有人視線裡,逐漸清晰的燈火下,一座不知名的道觀驚入眼簾。

(ps:冒昧的求張月票……本書正版在縱橫,喜歡的朋友希望來縱橫支援,謝謝。)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