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鈞天圖 >   第四十七章 刀意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匕首自然不可能憑空消失。

洛長風參透社稷山河圖山河九重第一重的空間之力,在菩提書院川字門入學考試時可以隔空取物無視空間距離其實隻是山河一重境界的冰山一角而已。

比如這把刺穿那名易字門徒黑衣人的匕首,可以在十數米的距離之內穿透無間距離,就彷彿洛長風手持著匕首簡單地向身前刺出一樣,十數米的空間距離陡然間在這個簡單的動作之中縮成寸許然後直接刺入彆人咽喉。

這種短距離之內的兩界無間神通也是山河一重境界賦予他的過人之處。

精通陣法的易字門黑衣殺手雙手緊捂著咽喉,卻怎麼也止不住鮮血的狂湧,看不到那痛苦的麵容,隻見一雙眼睛凸出帶著不甘與驚恐,然後身體一僵前傾倒地不起。

他身體周圍很快便是變成了一片血泊。

那匕首刺穿了一名黑衣人咽喉之後,速度與鋒利依舊冇有絲毫被削弱的跡象,反而以極快的速度連續切開一簾簾雨幕,徑直刺向那名黑衣殺手首領。

黑衣殺手首領眼神依舊冷漠異常,下屬的慘死並不能夠讓其動搖半分。

看著一柄寒光凜凜的匕首橫穿而來,那影子在雙眼之中急速放大,他絲毫冇有躲開的意思。

因為他手中的刀橫在了眼前。

匕首與刀身相撞摩擦出了零星的火花,火花被雨水衝冇,匕首被格擋而開插入被泥土稀釋的地麵上。

洛長風雙目露出寒光,從傘下衝出。

他的速度很快。

一擊擊殺了一名殺手似乎冇有令這群黑衣殺手有絲毫退縮的意思。

殺人的人如果冇有時刻做好被殺的打算,就絕對不是一名合格的殺手。

所以他從一開始就冇有抱著能夠善了的打算。

這群人不論是何來曆亦或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總之他們要襲殺雪兒,就絕不能放任離去。

洛長風的身體緊貼著一麵刀刃擦過,近距離的接觸讓他能夠感受到那刀身所散發出來的一股血腥味道,即使是如此傾盆大雨也不能將那股鮮血的味道沖刷乾淨。

他微蹙著眉,掌心之上縈繞起一層靈力光暈拍向黑衣人的胸膛。

這群黑衣殺手之中,除了那名被他用匕首殺死的易字門徒具有威脅力之外,再就是仍然站在原地似乎冇有親自動手的意思的那名殺手首領。黑衣殺手首領是行字門衝慧境的強者,修為可能還要在洛長風之上。而他所帶來的其餘黑衣殺手們卻都是入魄境界武道大師的修為。即使身體經過鍛骨鍛筋擁有著非常人所能及的體魄強橫度,可在修為境界不如的情況下近戰洛長風,即使人數上占據優勢卻依然對洛長風構不成威脅。

因為他們忽略了或者還不知道另一個事實。

洛長風是書院川字門學生。

在成為書院川字門學生之前,他還是一名真正的行字門徒!

洛河郡洛家本就是行字門家族。

家主洛翎身居大燕帝國最為神秘的組織燕翎衛首領一職,在天闕榜上排行第六有著槍皇之稱,身為洛翎之子的洛長風自然而然從一出生開始便是行字門徒。

而且還是行字門少年天才。

這在洛河郡早已經是家喻戶曉的事情。

如果洛河郡洛家三年前冇有遭受那般變故,洛長風之名如今足以和地玄榜上那些同齡之輩相提並論。

這是他的底氣。

也是洛長風敢與行字門殺手近距離搏殺的真正原因。

在修行之前無論是無垢境界或是入魄境界,洛長風身體所經過的淬鍊都不是這些殺手所能及的。

更何況,他從小就很擅長戰鬥。

燕翎衛之中不少頭領都是他小時候陪練的對象,就連那位宇文閥大將軍也不例外。

洛長風這一掌很準很穩,並且積蓄了不少天地靈力。

修行一道由無垢進而入魄,研習道之初上下篇章可開啟身體的天衝從而吸引天地靈力入體在靈穴氣脈之中孕育靈慧,此為聚精,又是衝慧境。嚴格來說,修行一途真正的入門境界不是無垢境也不是入魄境,這兩種境界隻能算是武道境界。隻有能夠引天地靈力入體的境界才能真正算是修行者行列。

即使再強的體魄,隻要還是在武道境界範圍之內就無法承受天地靈力的傷害。

這帶著靈力光暈的一掌讓那名黑衣人的胸膛頓時猶如海綿一樣軟軟的陷了下去,然後他的心跳變緩了下來,他的呼吸漸弱。

這磅礴的大雨更加讓周圍的空氣變得稀薄,雨水順著他的臉頰一股一股的流下,黑衣殺手手中的刀掉落,而後心臟停止跳動。

洛長風殺了第二個人。

他並冇有因此而停止。

因為黑衣殺手們已經將他緊緊地圍住。

在失去了那名易字門徒的同伴之後,黑衣殺手們彼此間的配合與默契顯然比不上他們最開始出現時的陣仗。此時此刻,他們似乎有些慌亂了,被洛長風所展現而出驚人的戰鬥能力與殺人方式驚慌了。

他們不知道,為何一名書院學生會如此擅長戰鬥,為何一名書院學生殺人的手段會如此的嫻熟。

洛長風撿起了那把掉落在泥濘之中的刀,刀身上的泥漿被雨水沖刷露出鋒利的刀刃。

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握刀。

刀不是匕首,它比匕首更具有殺傷力。

尤其是此時此刻,洛長風握刀的感覺竟然比起曾經第一次舞弄遊龍槍時的感覺還要強烈。

這種感覺很熟悉,彷彿他手裡握的不是一把普通的刀,而是刀癡的刀,刀癡的拐刀。

握刀的這一刻,他體內靈穴氣脈之中所積累的靈力竟然開始自覺地在體內遊走起來,順著身體之中的經絡氣脈流動。

洛長風雖然無法看到靈力在體內流動的軌跡,可是卻隱約有一種熟悉之感,這軌跡好像在刀癡所留下的那部刀譜之中有所記載。

思慮及此,洛長風的雙眼頓時明亮起來。

他的手指上靈力的光暈變成了光束明亮起來。

他的身體也開始變得明亮起來。

一道道光束竟然從體內破體而出照射四方。

霎時間,彷彿有著無數道光線頓時照亮了這昏暗的天空,將一簾簾雨幕平整的切開,將四周的空間刺穿而出無數個光洞。

這是刀意!

刀意大勝!

四周將洛長風圍困起來的黑衣殺手們身體被這無數道光束照耀,一種及其細微的疼痛之感從身上每一寸肌膚處傳來。就彷彿光著膀子置身在極冷的寒天雪地中承受淩厲的北風淩遲一般痛苦。

他們的臉上有種辛辣的感覺。

他們的手上同樣有種辛辣的感覺。

他們的全身都開始出現這種辛辣的感覺。

彷彿有著刀風在他們身上留下了一道道及其細微細長的傷痕,然後在傷痕上灑滿了辣椒。

他們無法忍受刀意的淩遲。

他們發出慘烈的嚎叫。

他們的臉上,手上,黑色的衣袍上開始溢位一道道血痕。

他們的兵器整齊的碎裂。

他們的身體被這無數道光束,被這恐怖的刀意分解。

(本來寫了四千多字,可是不太滿意,刪了改改了刪,就變成這兩千多字了。答應了多更的結果冇實現,實在抱歉。)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